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1431章 与邪灵联系,并未有人觉得不妥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关于来清风镇冒充张翠翠一事的原委,柳玥不知道,但珠书一清二楚。

    珠书是当朝相国夫人的贴身婢女,因性子泼辣,人却忠诚,尤得相国夫人宠信。

    一年前,珠书眼睁睁看着夫人将相爷从外面带回来的狐狸精凌虐半死,她看得惊恐万分,却也知夫人这是无奈之举,大家望族,真情难求,若非有些手段,凭着夫人的出身,如何能稳坐相国正妻一位?

    夫人以前也是为婢的,出身云家,与云家姑小姐一同长大,后云家姑娘一跃为凰,荣冠后宫,夫人算是鸡犬升天,被皇上赐婚给当朝相爷为妾。原是妾室,后相国夫人病逝,她便利用手段,由侧转正,要说她的出身,若非有着皇后可以依仗,是如何也斗不过相府的莺莺燕燕们,可幸亏,夫人审时度势,多谋善断,知道自己该仰仗谁,也知道自己

    该对谁尽忠,更知道什么人需以雷霆手段,一击毙命,什么人,又需晓以大义,循循善诱。

    事情一开始,是五年前皇上大寿,皇后娘娘心血来潮,组了一曲百鸟朝皇,当时为凑够百名舞姬,皇后费尽思量,可临危关头,却生了异变,那事情的源头,就是清风镇,一名叫刘喜娘的姑娘。

    原已定好的人,这头刚快马回京通报了消息,可过了不到一日,人却突然说死了,换个人而已,本不是什么要紧事,但怪就怪在,刚提出换下人选,皇后便于大殿之上,突发恶疾,卧床不起。

    大寿之日近在眼前,皇后的舞曲尚在编制当中,此时病倒,无疑雪上加霜,可偏偏这病来势凶猛,不到两日,太医竟声称药石无灵。

    倒是国师指天观测,言说皇后这是撞了邪灵,是什么邪灵能突破皇城龙气,朝当今皇后下手?国师说,并非那人突破而来,而是皇后亲自将那人收入麾下,那人为效忠皇后,因此纠缠不放。国师一职在仙燕国地位尊崇,原是因为仙燕国国名由来,便是因一只能识人言的仙燕,仙燕国的传统里便有神族、仙族一说,因此,国师将皇后的疾病与邪灵联系,并未有人觉得不妥,就算有不信鬼神的

    ,也终究对其抱有一份敬畏之心。

    皇后的病源一直找不到由头,后众人再三筛选,将目标定在了临近京城的一个小城镇,清风镇上。

    刘喜娘死在清风镇,但魂魄为何能进入皇城?国师指着那份舞姬名单,指着上头皇后亲自圈起的“刘喜娘”三个字道:“她是被皇后娘娘亲自招来的。”

    国师到底有些真本事,又是设祭,又是蛊算,终于在大寿之前,将皇后的厄病去之大半,由此,宫中众人更加尤信邪灵之说。相夫人在皇后卧榻之时便伺候左右,有人说她身份显赫,不比当年,大可不必为娘娘端茶送水,但相夫人却不畏病气,对皇后不离不弃,可自那次大病之后,皇后身体一直虚弱,到如今,也时常犯病,常

    常说两句话,便突兀倒地,昏迷不醒。

    皇后这怪病在京中虽未传扬,但太医院与国师府却是早已商量得热火朝天,相夫人却是想到了另一个法子。

    所谓当断不断,反受其害,理应釜底抽薪,速战速决。

    她将目标定在了刘喜娘身上,至于为何会选择一个贱婢去冒充张翠翠,则是她打了另一个算盘。四年来,清风镇谣言四起,关于刘喜娘的那双腿更是为人津津乐道,据说清风镇每隔数月,便会有一名女子枉死,死法大有不同,但终极到头,这些枉死女子的腿部,都会有不同伤势,有些是生前造成的

    ,有些则是死后莫名其妙出现的。既然女子是目标,那么就得选定一个女子前去,既然枉死的都是镇上的姑娘,那就得找个生于镇上的本地姑娘回去,张家的确有个张翠翠,但无冤无仇,相夫人并不打算加害人家,于是便生了李代桃僵之

    计,相爷带回来的贱妾早晚都是要处死的,既然如此,便让她死前去当回鱼饵,真能查清此事,破了皇后病厄,也算她死得其所,若这鱼饵死了还查不清事实,便算这计策失败了,容后再议。

    可活人要查出鬼神之说,谈何容易。

    长达将近一年,镇上又死了两个人,柳玥与珠书依旧一无所获。

    如今,眼看离第二桩命案又过去了三个月,第三桩案子,终于出现了。珠书急的团团转,她的名字一直都叫珠书,她又并非镇上出身的姑娘,也与这清风镇没有半点关系,她并不怕刘喜娘会找上自己,但她更担心的是,刘喜娘不找上张翠翠,眼下又死了一人,依旧不是张翠

    翠,她心里又是着急,又是火大,瞪着张翠翠的目光尤为气恼,似乎觉得她太不争气了,又觉得她神憎鬼厌,连鬼都不乐意找她当替身。

    张翠翠浑然不知自己在相府一家人眼中,就是个白老鼠,她更不知自己来此是为了做饵,她看珠书着急,便也紧忙换上衣裳,要与她赶去查看。

    可刚走两步,她又退缩,手抓住房中桌角,担忧道:“我若出去了,二叔不让我回来该如何?”

    张翠翠头上还绑着,但绷的已经轻简许多,只是薄薄一层。也是,昨日大庭广众,她被撕开缠布,众目睽睽让人发现她只是破了一层皮,留了一个小口子,她装腔作势,假意伤重,把张家人骗的团团转,如今事态揭发,张镇长气她无事生非,惺惺作态,险些动手

    打了她,后更提出要送她回京,让她哪来的回哪去。

    张翠翠吓得惊慌,还是靠着张元转移视线,才死皮赖脸的留下来,但她现在怕就怕自己一走出张宅,就会被锁在外面,不许她回,因此,从昨日到今天,她连房门一步都不敢出。珠书恼得一个劲儿戳她脑门,呵斥道:“现在都死了人了,镇长忙于周旋,哪有空管你这贱皮子!赶紧跟我走,若是再查不清事态,你就给我陪那汤琴儿下黄泉去!”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