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1432章 笑的这么恐怖,必然不是人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还未到祠堂,汤琴儿母亲吴氏的哭声,便从里头传出来。

    珠书领着柳玥,没从正门走,走的侧门。祠堂内已有不少妇人围着吴氏,劝阻安慰,让她保重身体,首位之上,张镇长焦头烂额的与几位乡绅商议,厉婆当街杀人,罪大恶极,但派往京城报官的人还没回来,这两日,厉婆必然要继续由他们清风

    镇看守。

    祠堂地下有间地窖,往年镇上有犯了大错的族人,视恶行而定,会将他们锁到地窖中小惩大诫,但厉婆是个杀人犯,还是个疯婆子,要将她锁起来,看守之事,又该谁去做?

    几个乡绅你推我让,吵吵闹闹,折腾了大半个时辰,也没个定论。

    张镇长实在看不下去了,最后只得由他大包大揽,轮班看守人员,由张家全包了。

    因为镇上出了人命案子,张镇长无法在这个紧要关头离家上京,他回到府中,刚进门就见他夫人迎了上来。

    得知躲在房间一天一夜的张翠翠竟然出府了,张镇长立马命人把大门后门都关死了,不准那狐狸精再踏进门一步。

    张夫人有些担心:“你说她不是翠翠,可万一,万一她就是呢?我们如今得罪了她,届时她告诉她父亲,我们又该如何?”

    张镇长叹了口气,摇头道:“眼下的问题已不是她的身份了,而是阿元,你我都年轻过,阿元现在这个痴痴缠缠的模样,你还不清楚吗?”

    是啊,若这张翠翠不是张翠翠,反倒还好,若真是,那张元喜欢上自己的堂妹,这不是有违伦常,天理不容吗!

    张夫人明白了,点点头,认真道:“我这就让人去安排,断不会让这个女人,害了我们的儿子。”

    祠堂在热闹一阵后,随着天色渐晚,终归于平静。

    珠书与柳玥躲了足两个时辰,直到人都走光了,她们才敢偷偷进去,到大厅查看汤琴儿尸体。

    珠书平日张牙舞爪,可毕竟是女流,又是无光无烛,她刚到门口,瞧着里头那幽深耸立的漆木棺材,已本能的打了个抖,一咬牙,将柳玥往前一推:“你去看。”

    柳玥自然也怕,但她不敢违背珠书的话,小心翼翼的往前走了几步,走到棺材旁,却怎么也不敢伸头往里瞧。

    “去啊。”珠书又推了她一把。

    柳玥被推得踉跄一下,闭着眼睛往里一探,然后火速收回,害怕的跟珠书说:“并无异常,我们走吧。”

    珠书喝骂一句:“你看都没看就满口胡言!快,你快去看清楚,她是不是被刺死的,身上有几处伤,又不是没见过尸体,你怕什么怕!”柳玥委屈着倔强的辩驳:“以前,以前不是这样的,第一回那王家姑娘是病逝的,我们去的时候,她父母都在,第二回那李家姑娘是上山被老虎咬死的,人运下山时,我们在大街上瞧见的,可这回的汤家姑

    娘已经下了棺材,还是在这样阴森萧瑟的祠堂,我们……我们还是明日白天再来吧。”

    “明日明日,你有几个明日,信不信我这就禀明夫人,说你懈怠职事,惫懒拖沓,让她派人来,这就把你的项上人头收走!”

    柳玥一想到那相夫人狠辣凶残的手段,便忍不住一凛,相比起来,面对不会说话,不会动弹的尸体,怎么也要比面对那豺狼虎豹一般的相夫人要好。

    柳玥鼓起勇气,又往里看了一下,可刚看一眼,她就倏然的惊叫起来:“啊——”

    短促的尖叫声令珠书心惊肉跳,她重重的拍了柳玥一巴掌,大骂道:“叫的这么大声,是不是想把别人招来!”

    柳玥委屈的摇头,指着那棺材道:“她,她,她睁着眼睛。”

    “呼”的一声,厅外晚风袭来,萧索的凉意吹动空气中飘荡无定的阴寒。

    柳玥紧张的盯向厅外,颤颤巍巍的问珠书:“刚才,是不是有人走过?”

    珠书闻言,立马也看向厅外,风势婉婉,树影被清风刮得“吱吱”作响,珠书清晰的听到了自己心脏跳动的声音,她强自镇定的道:“人,哪来的人,人都走了,哪还有人!”

    柳玥一脸担心,她焦躁的道:“不若明日再来吧,我怕会被人发现……”

    “不想被人发现,你便速战速决,快,去看清楚!”珠书这回加重了力道,把柳玥整个人压在棺材沿上。

    柳玥淬不及防,冷不丁的与棺材里的汤琴儿四目相对,她吓得倒抽一口凉气,整个人四肢抖动的挣扎起来。

    “放开我,你放开我……放开我……”

    珠书哪里肯放,她趁机又按住柳玥的后脑勺,迫使她的脸与棺内汤琴儿的脸近在咫尺,问:“看好没有,是不是被捅死的,伤口看清了吗?”

    柳玥急的直掉泪,整个人都在冒汗,明知棺材里的人已经死了,但这样四目相对,她甚至能看清汤琴儿眼白中炸裂的血丝,她依旧害怕的手舞足蹈,两股战战的拼命要往后退。

    就在这时,厅门外,响起一阵“吱呀”的推门声。

    珠书浑身一震,柳玥也猛地止住挣扎。

    接着,便是由远而近的脚步声……

    珠书终于放开了柳玥,柳玥一边擦着眼泪,一边问:“怎么办,怎么办?”

    珠书倒是镇定,她咬紧牙关,瞪了柳玥一眼,冷声道:“我自有说辞,一会儿你只管点头就是。”

    这个时候祠堂还有人来,的确是超出珠书的意料,但来之前她已经想好了一切可能,自然也预备好了撞到人后的应对之词。

    柳玥胆怯的站在珠书背后,两人严阵以待的盯着厅外大门,只等着到底是谁会现在前来。

    可人没看到,她们却优先听到一声轻灵的哼曲声:“那……那……那……那那……那那……”

    古怪的词曲,古怪的音调,配合着这森冷的环境,还有清脆的脚步声,柳玥脑中突然闪过一个惊恐的念头,她握住珠书的手,狠狠一捏,问:“会不会,来的不是人?”

    珠书咽下唾沫,冷呵道:“别危言耸听,怎么,怎么可能不是人!”

    话是这么说,但她自己音调也抖了起来。

    这时,她们透过月色倒映的光影,看到了一道细长的女子倩影,停在了大门之外,珠书咬紧牙关,想出声唤一句,却又听一女子笑声,蜿蜒清脆,咯咯作响:“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

    珠书瞬间浑身汗毛倒立,柳玥眼前一花,恨不得直接晕死过去。

    不是人,真的不是人,笑的这么恐怖,必然不是人。可不是人又会是谁?鬼魂吗?冤魂吗?难道,是刘喜娘?白日汤琴儿才死,夜晚,她便前来,要……要取汤琴儿的腿?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