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剑来  逆天邪神  全职高手  永夜君王  赘婿  金瓶梅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1434章 借出去万一小黎不还……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珍珠是必不可能借钱给小黎的,不说它有没有钱,就算有,借出去万一小黎不还怎么办?所谓亲兄弟明算账,哪怕关系好,一旦牵扯到钱,那都不好说,万一小黎不还,它也不能追着人家讨债去?

    珍珠就装没听到,一摇一晃的光围着棺材盖飞。

    小黎盯了它一会儿,也看出它不愿借,他撅着嘴嘟哝:“我不会赖账的。”

    珍珠还是没理,涉及到金钱瓜葛,他们姓柳的没一个是好说话的。

    对,珍珠一直觉得自己姓柳,跟柳蔚姓。

    小黎又磨了珍珠一会儿,看它还不答应,也只能死心,小家伙从侧厅搬出两张大椅子,放在棺材旁边,让李玉儿坐一张,自己坐一张,就守着那棺材,等割腿的鬼出现。

    祠堂的大门常年不关,空旷的室内风声萧索,小黎坐了一会儿就困了,他本来就是小孩子,平日也不怎么熬夜,枯坐久了,自然易困,再看旁边的李玉儿,已经点着脑袋,一晃一晃的在打盹儿了。

    小黎很发愁,他推醒李玉儿,小声道:“玉儿姐,我还是先送你回去吧。”

    李玉儿睁开眼,迷迷糊糊的捉住小黎的手,依赖的对他摇头,就要跟着他。

    小黎叹了口气:“在这里睡一晚,你会伤风的。”

    李玉儿不听,还起身把自己的椅子和小黎的椅子贴在一起,更紧密的与小黎挨在一起。

    小黎没办法,只好牵着她,心里估算着,再等一个时辰,若那割腿之人不出现,要不就不等了?

    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珍珠靠着汤琴儿伤口里的碎肉,已经把宵夜都吃完了,它随意的窝到汤琴儿的裙子旁边,垫着软软的棉絮,趴着就打算睡一觉。

    可刚闭上眼睛,就听到门外传来细小的脚步声。

    小黎也听到了,他立马睁开眼,同时叫醒李玉儿。

    李玉儿懵懵懂懂的,抓了抓脸,迷茫的看着小黎。

    小黎把两张椅子放回原位,带着李玉儿躲到灵位塔的背后,祠堂有镇民巡逻,在不确定来的人是谁以前,他们不能被发现。

    珍珠倒是比较闲暇,它直接缩进汤琴儿的裙子里面,就如之前面对珠书、柳玥的窥探时那般,把自己藏得严严实实的。

    门外脚步声渐渐大起来,接着,有一道烛光倒映,小黎探出脑袋往外一看,便看到是个女子,手持烛台,正往里面走来。

    刘喜娘吗?

    小黎记得是这个名字,激动起来。

    却见烛台靠近,那遮掩在黑暗中的女子脸庞,在烛光的映照下,露出一张清丽姣好的脸。

    是她。

    小黎欲出的步伐停止,他对李玉儿摇摇头,示意她也不要动。

    外面,去而复返的柳玥放下手中烛台,她看看左右,确定祠堂内没有其他人,便走到棺材前,神色冷静的打量汤琴儿的尸身。

    与半个时辰前一惊一乍,惊惧万分的她不同,此刻的她,表情镇定,动作果断,她深吸一口气,抬手直接在汤琴儿身上翻找着什么。

    从衣襟,翻到袖口,却都一无所获,柳玥皱紧了眉头,抿着唇道:“不可能啊,明明应该有的……”

    这么想着,她把手伸到汤琴儿的裙子上。

    “哗啦”一声,裙摆掀开,她却还未看清裙底之物,便被猛然窜出来的一道黑影盖脸攻击。

    柳玥吓了一跳,连忙退开,便看到一黑色鸟儿从汤琴儿的棺材里飞出,直奔窗外。

    “该死。”她咒骂一声,勉强稳住自己的呼吸,平静下来。

    没有后怕,没有恐惧,柳玥再次走过去,把汤琴儿浑身上下都翻得清清楚楚,却也什么都没翻到。

    她握住棺材沿壁,指尖泛白,狠狠的咬着唇:“明明看到的,怎会没有。”

    今日下午,柳玥被珠书强迫赶到祠堂,祠堂外人来人往,她们二人不敢靠近,只敢躲在一旁,等待夜幕降临,再偷偷潜入。

    可当时在人圈之外,柳玥分明瞧见有人靠近过汤琴儿的棺材,还把什么东西放在了里面。

    可现在怎会没有?

    心中狐疑时,柳玥猛地又看向窗外:“之前那鸟?”

    她忙跑到窗口,可那鸟儿浑身漆黑,又长了翅膀,在这暮气沉沉的夜晚,早已无影无踪。

    握紧了拳头狠狠锤了一下窗框,柳玥眼中掠过烦躁:“还以为有线索,哪知又是白跑一趟,真不甘心!”

    愤愤一声,又想到自己是借腹痛为由,支开珠书偷偷跑回,惟怕被珠书发现,节外生枝,她只得又看了汤琴儿的棺材一眼,不情不愿的再次离开。

    直到柳玥再次走远,脚步声已几近于无,小黎才带着李玉儿从灵位塔后走出来。

    看着柳玥离开的方向,又看着那阴沉笨重的棺材,小黎坐过去,学着柳玥的样子,在棺中翻找起来。

    一无所获后,他看向李玉儿,问:“她在找什么?”

    李玉儿哪里知道,她懵懵的砸着嘴,揪着小黎的衣角,等着他什么时候弄完,可以回去。

    小黎却皱起眉头,盯着汤琴儿的棺材越看越出神,半晌,他突然福至心灵,踮着脚伸手去把汤琴儿的尸身翻了一整圈,让她背对朝上,面朝下。

    这回,小黎果然看到,汤琴儿的后背里有一样的东西,薄薄的贴着她的背心,藏在衣服里。

    小黎把那拿出来,借着月光一看,却是一张黄纸,上头书写着符文。

    黄符?

    只是一张民间随处可见的镇鬼符箓?

    小黎有些不信,又觉得方才那女子要找的可能不是这个。

    正在他百思不得其解时,珍珠从窗外又飞了回来,它直接落到小黎肩头,看到他手上的黄纸,它便跳了过去,用小嘴,却戳黄纸上的符文。

    小黎忙拦住他,道:“还不知道重不重要,你不要弄坏了。”

    珍珠仰着头,对小黎叫了一声:“桀桀。”

    小黎一愣,错愕的问:“这不是朱砂?”说完,他拿起来一嗅,果然嗅到黄纸上的符文,不是以朱砂所绘,竟以人血所画。

    小黎把那黄纸折叠起来,放进怀中,道:“拿回去让娘亲看看。”收好黄纸,他又把汤琴儿的尸身恢复原状,左右瞧瞧,确定都恢复如初了,再看时辰也差不多了,猜测今夜那割腿之人应是不会出现了,便谨慎小心的带着李玉儿和珍珠从侧门离开。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