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1441章 容棱负气的咬住她的唇瓣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这话就像一记重锤,敲击在柳玥头顶。

    柳玥怔忡了好久,才木然的望着柳蔚,忽而冷笑:“你不过也是靠着男人罢了,又比我高贵在哪里?”

    柳蔚看着她,气笑了:“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

    “我当然知道!”柳玥猛地一吼,涨红了脸,双眼鼓涨地瞪起。

    在柳蔚眼里,柳玥整个人犹如一只即将被吹爆的气球般,说道:“不过是用了你的名字,出门在外,背井离乡,难道还敢用真名吗?你激动什么?我又恶心了你什么?”

    柳蔚看她的眼神就像在看疯子:“你是真不知道自己错在哪里?”柳玥踉跄的扶着墙,缓缓站起来,她倔强的挺直背脊,道:“我错在,没托生到吕氏的肚子里,我错在,生为庶女,却祈求能有一份属于自己的幸福,我错在不自量力,不识好歹,明知斗不过你,却偏想从你手上抢走点什么,可你是谁,柳家的大小姐!你多聪明,你多能干,所有男人都围着你转,一会儿容溯,一会儿容棱,什么逃婚,什么毁容,做足了把戏,把整个柳家玩得团团转!现在呢,你是不是如

    愿了?是不是高兴了?所以才得意地站在我眼前,把我当蝼蚁一样侮辱?”

    “我侮辱你?”柳蔚自诩口若悬河,此时竟也无话可说,所谓倒打一耙,反咬一口,不外如是了吧。“你知道我活得多辛苦吗?你知道看到你出现我多高兴吗?柳蔚,你就不肯帮我一次吗?”她说着,上前一步,压低了声音,用仅有两人能听到的音量道:“门外那人叫珠书,你揭我底细,曝我姓名,若今日

    你不带我走,她必上秉主事,明日就能要了我的命,你,要看着我死吗?”

    柳蔚冷笑:“方才若非我出手,你已经死了。”

    柳玥咬紧牙关:“所以你已经救了我一次,何妨再救一次,你替我杀了她,你可以的,容都尉大名鼎鼎、如雷贯耳,杀一个小丫鬟罢了,对你们来说不是轻而易举吗?”

    柳蔚觉得她真的疯了。

    容棱更是什么话都不想说,若不是柳蔚强硬的箍住他的双手,他现在只想把这脑子有病的女人脖子拧下来。

    “只要你肯救我,我会报答你的。”

    柳蔚拉着容棱,直接扭头,往房间外走去。

    柳玥气急的叫住她:“柳蔚,你与皇后娘娘之间的事,你以为我不知道吗?”

    柳蔚莫名其妙的回过头去:“什么?”

    “你,对皇后娘娘图谋不轨。”

    柳蔚嗤笑一声:“所以?”

    柳玥曾在皇后麾下,皇后或许与她提过自己,但柳蔚不觉得这是什么秘密,她与皇后不合,那又如何?

    柳玥不说话了,只突然,沉默的盯着她笑起来。

    柳蔚皱眉,容棱已不耐烦了,带着柳蔚,头也不回的走下楼。

    待他们离开后,门外的珠书匆忙跑进来,一脸严肃的问:“皇后?你刚才提到了皇后?”

    柳玥低下头,样子又恢复了之前的怯懦。

    珠书握住她的肩膀,凶恶的摇晃一下:“是不是皇后?你是什么意思?你给我说清楚,说清楚!”

    柳玥被她晃得只觉得头重脚轻,刚才险些被掐断气的回忆又充斥脑海,她捂住自己的胸口,强行咽下几欲反胃的呕意,倏地道:“珠书姑娘,你要听我解释……”

    珠书皱眉看着她,迫使自己平静下来:“你要解释什么?”

    “刚才那人,白衣那人,她是个女子,是我的姐姐,她就叫柳蔚。”

    珠书冷笑起来:“你不是说你叫柳蔚吗?”

    “其中别有内情,珠书姑娘,你方才可听我与她说了,她对当朝皇后娘娘,图谋不轨……”

    柳玥并不知相夫人与皇后之间的情谊,但这并不妨碍她借题发挥,京中流言,当朝皇后身患怪病,药石无灵,虽只是一些小道消息,但无风不起浪,既然有这么个说法,便不怪有人会产生联想。

    相国府贵为一品勋贵,涉及到如此重大的深宫秘事,她不好奇,珠书也不会不好奇的。

    皇后到底是不是身染重病她不确定,但既然大家都这么说,她借来用用又何妨?

    珠书身为相府丫鬟,心思格局,自然都端得较高,普通的污蔑她听不进去,但若涉及一国之母,这样重大的事,就算不信,怕也得有三分警惕。

    相夫人有多厉害无需她再说,若让相夫人知道,皇后的病,与柳蔚有关呢?

    无论站在什么角度,那相夫人是上报也好,亲自出面邀功也要,均不可能放过柳蔚,届时,柳蔚自然死定了,而她,自然无事一身轻。

    心中闪过无数念头,柳玥深吸口气,可怜兮兮的说起了她的故事。

    故事内容几乎都是编造,但她说故事的能力向来不错,而看珠书越发严肃谨慎的表情,柳玥知道,自己这条命,并不会因为冒名顶替而消失,这招祸水东引,看起来非常有效。

    ……

    傍晚时分,姗姗来迟的京中衙门五位正役卫,进入了清风镇镇口的祠堂。

    因时辰已晚,五人今晚必定借住一宿,张镇长安排了客栈给他们,同时为了节约时间,他们打算连夜审理汤琴儿一案。汤琴儿是在闹市遇害,凶手也当场缉捕,此案几乎没有悬疑,而在有正役卫督正的同时,他们并不需要劳师动众的将汤琴儿的尸体运到京城,再经正衙审理,只需由外出的正役卫审理妥当,带回定犯便可。

    张镇长与多位乡绅作为陪审,证人分别是案发当日与汤琴儿同行的女眷们,与周边正好看到凶案经过的商贩。

    审理非常明快,不过半个时辰,已经接近尾声,厉婆被铐上了手镣,于明日一早,被正役卫带往京城定罪。

    事情结束后,张镇长做东,安排了一局大宴,宴请诸位役卫,而宴席过程中,有人离了席。

    柳蔚斜倚在祠堂后门内的高大花盆后面,容棱在她旁边,一脸的冰冷,神色极为冷峻。

    柳蔚看他一眼,又看他一眼,最后看不下去了,拉着他的衣袖问:“你到底还要气到什么时候?”

    容棱没做声,只眉头紧紧拧着。

    柳蔚凑过去,踮着脚尖吻住他的唇。

    容棱负气的咬住她的唇瓣,狠狠的咬着。柳蔚“嘶”了一声,小声骂道:“狗吗?”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