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1442章 容棱你给我差不多得了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容棱伸手一掀,把柳蔚压在墙壁上,按在墙上啃噬了好一会儿!

    直到门外传来脚步声。

    柳蔚忙推开身前獣性大发的男人,一边紧扯自己的衣领:“容棱你给我差不多得了,又不是老子的错,还记不记得今晚的正事了,他妈的,来人了!”

    容棱:“……”她骂脏话,都格外好听。

    ……

    无月的夜空,格外寂静。

    祠堂后面的侧门下,一道漆黑的身影一闪而过。

    柳蔚站在墙根,小声的问身畔的容棱:“是他吗?”

    容棱仔细确定了一番,方才轻应一声:“恩。”

    京中正役卫来了五人,五人无论身形样貌,容颜特征都大不相同,傍晚时容棱便在祠堂门口亲眼目睹,现在虽说看不清正脸,但光从身影,他依旧能判断出,来的这人,就是那五人中的一个。

    “跟进去看看。”柳蔚走在前面,顺着围墙潜到大厅北面的窗户下。

    掀开窗户的一角,屋内浅黄色的光线倾泻而出。

    接着,便是轻微的响动声。

    柳蔚探头一看,便瞧见屋内一道黛青色的身影,正背对着他们,朝向汤琴儿的棺材,俯身翻找着什么,屋内的光源便是他手上端着的一盏烛台,烛火摇曳,足够人能视物。

    短暂的搜找后,那人似乎发现了目标,他先环顾左右,确定周围没有人,便从棺木中拿出什么,塞到怀里,然后吹熄蜡烛,将烛台放到一边,如来时一般动作迅猛的离开大堂。

    柳蔚与容棱对视一眼,容棱便顺着那人离开的方向追了出去,柳蔚则翻窗而入,走到汤琴儿的棺木前,将汤琴儿翻过去,手往她的后背里一探。

    白日放进去的黄纸果然不见了!

    柳蔚又去确定汤琴儿的双腿,双腿完好,如之前包扎的一模一样,看来那人今晚的目的不是朝这双腿下手,只是为了收信。

    将汤琴儿的尸身收拾好,柳蔚悄然离开祠堂,顺着沿途容棱留下的标记,一路追到了镇尾的一家酒楼。

    容棱在酒楼一楼要了张桌子,点了两样小菜,正在等她。

    柳蔚过去,坐到他旁边,问:“人呢?”

    容棱抬了抬棱角精致的下颌,示意她看二楼。

    二楼最靠内的一张大圆桌上,张镇长与四位乡绅,正陪同五位身穿青色劲装的男子饮宴,五人穿着的衣衫都是京衙正役卫的官服,材质颜色均一模一样,正是柳蔚方才在祠堂看到的那种。

    柳蔚在那五人中打量一圈儿,问向容棱:“中间那个?”

    容棱端起酒杯喝了口酒,淡淡的道:“史见,京衙二队役长,受命全权都办汤琴儿一案。”

    柳蔚咂一下嘴:“动作挺快的,姓名身份这就到手了?”

    容棱扫了她一眼,这种基本操作,他没什么好说的。

    楼上的小宴已经接近尾声,柳蔚与容棱便在楼下吃起了宵夜,他们吃完时,楼上也吃完了。

    张镇长亲自送几位京里来的领导回客栈休息,柳蔚与容棱亦跟在后头。

    此时夜已深沉,转眼便是丑时了,二人站在客栈后巷的大树底下,他们这个位置刚好可以看到三楼客房的后窗,五间客房,除了最左边的那间,其他四间都熄火了。

    柳蔚歪在容棱挺拔厚实的身上,盯着那唯一亮着烛火的房间,小声嘀咕:“若是今夜不动手,我们岂非要等到天亮?这种粗重活下次还是别自己干了,我看魏俦就挺闲的。”

    容棱侧身为她捻了捻微风吹拂到她眼睫上的几根发丝,轻声问:“困了?”

    柳蔚回身踮脚把脸塞进他颈窝里,嘟哝着:“还行。”

    ……

    两人于是又等了半个时辰,直到最后那间房也熄火了。

    柳蔚伸了个懒腰,叹了口气:“白等了,回去。”

    容棱却一把拉住她的手腕,皱眉道:“我去看看。”

    说着,身形一跃,直接踩着墙壁,上了三楼窗外。

    柳蔚在下面等着他,只见容棱在第五间房外看了一遍后,又去了另外四间房,等他再下来时,神色很差:“五间房内,都无人。”

    柳蔚一顿,沉静了一会儿,猛地反应过来:“我们想岔了,只以为五人中有一人是与那封密信有关,如今看来,这五人分明就是一伙的。”他们这位置是客栈后巷,可客栈的通道原本就不止一个,后窗可以跳,正门更可以走,如此看来,那五人分明是刚回客栈没多久,便又从正门离开了,走的时候,应当就是另外四间房烛火熄灭的时候,至

    于最后一间为何亮着,应是走时忘记了,而方才突然熄灭,则是因为蜡烛燃尽了吧。

    柳蔚觉得自己太蠢了!

    为何只会干等,竟没想过上去查探一番?

    “赶紧回祠堂看看。”柳蔚说着,便迅速往镇口赶。

    赶到祠堂时,意外的是,大堂一片平静,柳蔚再去看汤琴儿的尸体,发现尸体还是她之前离开时那样,没有一点区别。

    难道那五人不是来了祠堂?那他们去哪儿了?

    此时夜已过半,今晚上了大当,柳蔚心力交瘁,容棱心疼她疲倦,只得牵着她的手道:“今夜算了,回客栈。”

    人都跟丢了,不算了也不行啊。

    柳蔚没精神的“恩”了声,与容棱从后门离开,打算从荷塘那条小径走,穿过荷塘,能直接绕到正街上。

    可意外就在此时发生了。

    那条白日他们行走了两次的荷塘小径,在深夜里,居然并不平静。

    柳蔚错愕的看着荷塘中人头涌动的五道身影,间或的,还能听到他们小声的吵声。

    “这种挖尸刨坑的活,凭什么就非要我们干,一队那些狗畜生怎么不干。”

    “行了,废什么话,他们也赖不了,鲛人珠成了,有的是他们吃力不讨好的地方,算起来,咱们还算省劲儿的,赶紧把东西挖出来,明日趁早回京,这鬼地方老子再也不想来了。”

    “那老三呢?最后不是还差一具尸体吗?”

    “老三已经定好了,就是那个汤琴儿,明日我们将案定了,最快后日人便能下葬,到时,老三自然会带人掘坟断腿,这种事,老三可比咱们熟练,这五年来,清风镇的尸体不都是他经手?”

    几人商商量量,你言我语,柳蔚听着,只觉得得来全不费工夫。

    原以为今晚要没收获了,没成想就撞个正着。

    容棱与柳蔚躲进了树丛的阴影处,二人屏息倾听,听到荷塘中的五人还在抱怨。

    “这糟心的狗屁事可算是完了,不过那什么鲛人珠真的有用吗?有了它,娘娘真的能生出皇子?”“应当是吧。”另一人随口回道:“反正国师说行,那便一定能行,国师那可是有大神通的人,呼风唤雨,无所不能,他既都说有七成把握,那便保准十拿九稳了。”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