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1444章 这么多人都治不了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打发走了暗卫,云氏疲惫的揉了揉额角,一旁的婢女玉书忙上前搀住她,犹豫再三,还是问:“那位仙士,夫人可要送进宫去?”

    云氏撑着椅子坐下,沉沉的叹了口气:“瞧着倒是仙风道骨,就是不知是否有真本事,云家那边你去问过吗?云席何时抵京?”

    玉书摇头:“今个儿一早也去问了,还是没消息,事前说的是前两日就该到,可这都晚了快三日了,还没见着人,不知是不是路上有什么耽搁。”

    “再耽搁也该到了,不是说已经过了京郊吗?”

    玉书也不知,便道:“那天黑前奴婢再去云府问问。”云氏“恩”了声,想了想,又道:“大老爷那边你也去请个安,问问他是否得空,若是得空,请他这两日再进宫一趟,这阵子回天,夜里凉的很,娘娘的身子本就不佳,之前那药方也用了快一个月了,看能否

    让大老爷换个方子吃,这一种药啊,是真不能吃到老,就怕吃着吃着便没效了。”

    玉书听着便笑了:“夫人心疼娘娘,可大老爷那是娘娘的大哥呢,哪能不比夫人仔细,我今早去的时候便听说了,大夫人、二夫人今日下午都进宫,估摸着这会儿该回来了。”

    云氏闻言松了口气,又想到厅里还有一位高人,唯有打起精神,继续出去周旋。

    可这刚要走,却听外面有下仆进来禀报:“夫人,夫人,宫里来了人,说皇后娘娘晚膳后呕吐时呕出了血,人现在已经晕了,云家那边大老爷、二老爷都在往宫里赶了。”

    “什么?”云氏也顾不得什么高人不高人,衣裳都来不及换,急急忙忙的便带着玉书出了门。

    皇宫。

    青凰殿。

    殿堂里里外外围满了人,太医院院首带着几位老太医,焦头烂额的进进出出,国师与国象监的诸位护道公也都赶来了,十好几人站在外殿,头凑着头,慌忙的出着什么主意。

    云氏赶到后,便有宫女带她从侧门入寝殿,云氏与皇后娘娘关系极好,她往来宫内外的时候也最多,因此这青凰殿从来不避忌她。云氏进去后,先看到的就是卧榻前,握着皇后娘娘的手,正陪伴着她的皇上,她先请了安,年近不惑的九五之尊随意摆了摆手,并未分神看她。云氏起身后,不敢当着皇上的面僭越到床前去查看娘娘病情

    ,只走到了床尾的另一边,云家大夫人身边去了。

    她先颔了颔首,同云家大夫人请了安。

    殿内所有人都在忙,云家大夫人秦氏看她来了,压低声音道:“你去帮帮阿梳。”

    阿梳是云家二夫人应氏的闺名,云氏听着应了声,走到云二夫人身边,同样与她请了安。

    应氏托了托她的手,轻声道:“你也是贵为相国夫人的人了,与我说话,自在便是,无须这般多礼。”

    在相府作威作福,凶名在外的相夫人云氏,在应氏面前却是规矩得很,听了应氏的责说,她也只是低着头,好脾气的道:“既是自在就罢,这样我便是最自在的,二夫人便莫要劝我了。”

    应氏知她格外遵循主仆有别,心里叹了口气,也不多说了,毕竟她与这位相国夫人来往其实并不多,倒是皇后娘娘,也就是她的小姑子,与相国夫人因从小一起长大的情谊,是多年未变的好姐妹。云氏的到来并未多青凰殿发生的事有任何帮助,皇后娘娘今日本还精神奕奕,下午时还接见了特地进宫来给她诊病的云家大夫人与二夫人,谁知意外就出现在晚膳上,晚膳的菜肴都是太医院提前订好的餐单,但今日不知怎的,喝完参汤,皇后娘娘突然不好起来,抚着胸,先是呕不出来,后来还不容易呕出来了,却呕出了血,宫女太监们见状吓了一跳,留在宫中一同用晚膳的云家大夫人、二夫人当机立断

    的给皇后娘娘就诊起来,可病源还未查出,人却先晕了过去,直到现在,也没醒过来。太医院的人已经急疯了,国象监的也没好到哪儿去,没办法之下,现在所有人都在等着云家大老爷、二老爷的到来,云家固有神医之名,因不愿一身医术只服务王孙贵胄,云家这任家主并未入驻太医院,

    但他圣名在外,医术了得,皇后娘娘又是他的亲妹子,所以由他来诊治,所有人都是放心的。

    云氏接到消息的时间,与云府两位老爷相近,但相国府离皇城近,因此云氏赶到,云家两位老爷还并没有到。

    众人又等了近一刻钟,外头才传来太监的传报声,随即,便将两名风尘仆仆的中年男子,先后进入寝殿,同皇上礼貌性的颔了颔首,也不等人家叫平身,就自动走到床榻前,为皇后娘娘诊脉起来。

    秦氏此时也走到自家相公身边,将皇后娘娘从发病到晕倒的全过程叙述一遍,她说得仔细且专业,云家大老爷很容易便听懂了。

    “是旧疾复发,没什么大碍,但骨子却有些伤。”云家二老爷诊脉之后得出结论,同时看向他的夫人应氏,吩咐:“你去外面拿点葮心草来。”

    应氏应声而去,秦氏与云家大老爷细声商量着什么,被撵到一边,连个正眼都没给的皇上沉郁了好半晌,才插嘴问:“国舅,皇后何时能醒?”

    云家大老爷没吭声,还在与他夫人说话,云家二老爷间或的也加入话题,三人围绕着皇后娘娘的身体,商量得热火朝天。

    过了一会儿,应氏拿了葮心草回来,正好听到皇上还在后头追问:“皇后看着似很是辛苦,国舅究竟有否救治之法?”

    应氏将葮心草递给二老爷,回头做了个噤声的动作,提醒道:“请您小声些,莫要打扰大夫过诊。”

    皇上:“……”

    云氏在旁也帮不上忙,只能盯着皇后娘娘昏睡的模样干着急,应氏拿过葮心草,又去旁边调药粉,云氏见状跟过去,小声的问:“二夫人,云席那孩子究竟何时能回京,这是不是都晚了快三天了?”

    应氏愣了一下,又了然,道:“是晚了,怎么,你还真等着他能给你带个神医回来?”

    云氏面露苦涩,干声道:“他信里不是说,他这次在路上见到一位医术惊人的青年才俊,说要将他带回京,给娘娘看诊?难不成不是?”应氏叹了口气:“是倒是,可娘娘这病,云家这么多人都治不了,哪里外面随便遇个人就能给治了,倒是你,我听说你又找了什么仙士、道人?哎,那些都是江湖骗子,既然是病,便该让大夫治,找什么神

    神鬼鬼的有何用?”

    云氏闻言脸颊一红,也不敢反驳,却还是小声嘀咕:“说不定云席真能找到一位神医,那孩子实诚,从不说虚话,但凡有一点机会,咱们都不能放弃。”应氏也不知该说她什么好,也就点点头,将手里调好的药粉,端到床前去。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