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全职高手  剑来  逆天邪神  魔道祖师  醉迷红楼  赘婿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1447章 吓得当即不敢再哔哔了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人才,这也算人才?

    是疯子才对。

    柳蔚听得直皱眉头。

    魏俦背景复杂,本性邪祟,见过的污秽事儿多了去了,一两件超出他意料之外的,听了,也只当是增长见闻,真要让他为此深恶痛绝,倒是难为他了。

    柳蔚见魏俦浑不在意,冷笑一声,顺势就道:“一晚便打听了这么多,您倒是天生吃这行饭的。”

    魏俦本还优哉游哉的,突然听到那句“您”,顿时后背一凉,警惕的盯着柳蔚:“你什么意思?”柳蔚道:“红颜枯骨,朱阁荒场,虽说人已死去,不该再计较那些红粉皮囊,但毕竟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以前不知道便罢了,现在既然知道了,那些女子的遗骸都落入了这般田地,你不觉得悲凉吗?说来

    也是缘分,你既然有缘撞见此事,不如一不离二,二不离三,好事做到尾,送佛送到西,帮忙把那些女子的尸骨都拿回来,找个风水宝地,重新安葬,可好?”

    魏俦咳了一声,捂着胸口:“拿?我去哪儿拿?都成肉沫了,还混在一起了,现在更成尸水了!”

    “那就一起埋。”柳蔚一脸信任:“你有办法的,我相信你。”

    魏俦抬手抵抗:“别信我,我们不熟,我和那些女子也不熟,不关我事。”

    “不是说了缘分吗?”柳蔚道。

    魏俦垮着面孔:“我又不信佛,我不听!”

    柳蔚静看了他一会儿,突然慢慢前倾身子,道:“那你到底去不去?”

    魏俦扁着嘴:“除了刘喜娘的尸首,其他的尸骨残渣,都埋在猪圈羊圈底下,很脏的,我不去!”

    柳蔚拿起一只茶杯,放在手心转了转,然后便听“咔嚓”一声,茶杯应声而碎,魏俦扭头一看,却见从柳蔚掌心滑落下来的,不是茶杯的瓷渣,而是一吹便扬的粉粉。

    魏俦快哭了。

    “恩?”柳蔚挑起一边眉毛。

    魏俦委屈得不得了:“关我什么事,凭什么要我去,我又不认识她们……”柳蔚叹了口气,跟他讲道理:“是给你积福,好事来的。有没有听过一则小故事,说一个女子前世被人弃尸荒野,从她身边走过三个男子,第一个男子看了她一眼,不闻不问的离开,第二个男子瞧她可怜,给她盖了一件衣裳遮丑,第三个男子最为仁慈,替她挖了个坑,将她埋葬,于是第二世,那女子投胎为一富家千金,最终嫁给了前世的第三个男人,成就了一番美好姻缘,你看,我是给你制造机会,你此

    生孑然一身,无亲无故,但来世你可以妻妾成群,儿孙满堂,开不开心?”

    “不开心!”魏俦大吼,还跳起来撒泼:“反正我不去,不要让我去,我不去,我不去,就是不去!”

    最后魏俦还是决定去了,因为比起柳蔚的长篇大论、晓之以理,容棱一脸冷漠的直接揍他了,还狠绝的专打那些光疼又看不出伤痕的地方,手法专业。

    嘴里的包子都快嚼出血了,魏俦幽怨的望着很快就接受外孙女的上京决定,已经托人去租借马车的纪南峥,小声的道:“要不等等我,一起走吧。”

    纪南峥看他一眼,好奇:“你不同我们一起?”

    柳蔚替他回答:“魏先生有事要多停留两日,之后他会赶来京城与我们会和。”将刘喜娘在内被私藏的尸首全部挖出来安葬,抓起那名老三,逼他供出鲛人珠计划的其他细节,再确保汤琴儿尸首不至受辱,最好能说服吴氏为汤琴儿举办火葬,一劳永逸,一干二净,将这些事都做完,

    两天应该够了。

    纪南峥好脾气的不甚在意的道:“就是晚两日,那两日后再见便是。”

    魏俦摇头,一脸哀求的望着纪南峥。

    纪南峥有点读不懂他的意思,尴尬的移开视线,悄悄问外孙女:“魏先生是不是没朋友,一点分别都舍不得,太娘气了。”

    柳蔚笑笑,目光扫向容棱,容棱眯着眼盯着魏俦,把魏俦吓得当即不敢再哔哔了。

    说要尽快上路,但也不是说走就走,首先还得先回明月镇接云家兄妹,待一群人乘上上京的马车时,已经下午过半了。

    柳玥是在晚饭时,才听说今日一早,柳蔚一家退房离开的消息。她先是一惊,随即立马找到珠书,紧张的道:“你怎么能让他们离开?他们全都不安好心,你放虎归山,势必会后患无穷,趁现在他们还未走远,你快派人将他们捉回来,柳蔚此人极其狡猾,为人阴毒狠辣

    ,不将她放在眼皮子底下,她会让我们所有人鸡犬不宁!”

    珠书今晨已经收到暗卫带回的口信了,此时再看柳玥,她的目光已不是昨日的犹豫,而是更为决绝的坚定。

    她揪住柳玥的衣领,狠狠的磨着牙道:“她的事,夫人自有打算,但是你,我不会再相信你说的任何一句话了,你不用白费心机。”柳玥顿了下,握住珠书的手腕,急切道:“我不知你什么意思,但我绝对所言非虚,柳蔚当真不能放,你既回禀过夫人,那夫人很快便能查到,柳蔚在仙燕国是没有身份的,她是个突然冒出来的人,没有户

    籍,没有文书,她是个来历不明的人,这样的人,你让她脱离我们的视线,你知道这样做会造成什么后果吗?珠书,能不能在夫人面前立功,就看现在了,你不能这么糊涂!”

    “来历不明?”珠书冷笑一声反驳:“你不就是吗?我看着你还不够吗?”

    柳玥抓着头发,有些狂躁的道:“到底谁才是敌人?我们有共同的任务,我们才是坐在一条船上的人,你到底长没长脑子?”

    “你敢骂我?”珠书火气一上来,直接一个耳光甩过去。

    可这一巴掌并未落到柳玥脸上,柳玥及时握住珠书的手,将她狠狠甩开,骂道:“废物!”

    “你——”珠书被她推得一个踉跄,仰头,不可思议的看着她。

    此时的柳玥不似平日的委曲求全,她满脑子都在思考对策!

    看她这样,珠书还有什么不明白的:“果然,你一直在装蒜,夫人说的没错,你才是最危险的人,如此说来,你勾引张元也是故意的?”

    “张元?”柳玥猛地一抬头,竟然笑了起来:“对,张元,怎么把他忘了!”

    “你想做什么?”珠书尖锐的问道。

    柳玥看向她,从鼻尖哼出一声,表情诡异,又张狂。看着她如此,珠书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