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1450章 真的是个小娃娃说的…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今日在药方上有了新的进展,云家二老爷非常开心,傍晚散值时,他与四老爷一道回府,在家门口遇到他大哥三弟,二老爷特别得瑟的把这事儿又提了一遍。“七花与八枫吗?”云家这任当家人,云家大老爷摩挲着自己的下巴,思忖了片刻,才缓缓点头:“以前我倒也想到过,只是考虑到七花药性太毒,针对不同病症上,与八枫的配合不见得能做到毫无歧用,因

    此一直搁置未思,你方才说,这两种药可配出奇效?回头将你的方子给我瞧瞧。”

    云家二老爷爽快的答应:“方子带回来了,晚些时候我到大哥房中再细谈。”云家大老爷点点头,回头,面带赞赏的又看了四弟一眼:“这样便对了,学无止尽,以往倒当你固步自封,停滞不前,不想偶尔所言所出,还有几分深意,你肯钻凿深研,也证明你用心良苦,晚些你也来我

    房中,既是你提出的,大哥也想听听,你是否还有其他见解。”

    云家四老爷面无表情的站在那里,老实说,不是大哥二哥突然夸他这一回,他都不知道自己在兄长们心中竟然是这种形象!

    完全笑不出来好吗!

    云家三老爷在旁边听了个全程,此刻也微笑着赞叹:“老四都肯用心了,这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云家老四瞪着他三哥,瞪了一会儿,就鸭着嗓子,愤愤发飙:“我说了,这不是我想的!不是我!”

    云家二老爷一脸无奈,对他大哥三弟道:“老四倒是害臊得很,与我说是听什么小娃娃提到的,你们说,哪家的小娃娃能出口成章,连药方单子都能背出来?”

    云家四老爷焦急的解释:“真的是个小娃娃说的,一个穿蓝衣裳的小娃娃,是个男娃,长得还怪好看的,二哥,你听我说没有,大哥,大哥,三哥,你相信我吗,三哥……”

    三位哥哥头也不回的进了主宅,对于四老爷口中那根本不存在的小娃娃,他们没有显露出一丝一毫的好奇心。

    进入云府大门,刚到回廊,就见云府管家喜气洋洋的跑出来,瞧见四位老爷,管家态度敷衍的请了安,抬头就要离开。

    云家大老爷叫住他:“你急急忙忙的做什么?”管家一脸笑意的拿出手里一个小瓷瓶,摇晃着道:“三少爷四小姐今个儿不是回府了吗,还带了几位贵客回来,大老爷您不知道,那几位贵客可阔气了,这不是,连我也得了一份见面礼,我去给他们倒茶。”

    云家大老爷颇为无语,忍不住轻斥:“不知道的还当我们云家亏待了你,看你这失礼模样,怎么,是金子还是银子,值得你这般殷勤?”

    管家捂着嘴偷笑:“是,是青春。”

    云家大老爷皱眉:“什么春?”

    管家不说了,红着耳根跑远了。

    云家大老爷迷茫的与另外几位弟弟对视:“他这是怎么了?”

    另外几位老爷均摇头,四老爷又催促:“听闻阿席带回来的朋友里,还有姑娘,咱们赶紧去看看吧。”

    被四老爷拉着,几位老爷不得不也急急忙忙的赶到前厅,可还未走近,远远地,他们就听到里面传出嘻嘻哈哈的笑闹声。云家主宅并不大,六位老爷早年陆续成亲后,便搬到外面安了各自的府邸,自此之后,主宅人迹便最不鼎沸,往往是远方来了族客,或是哪位老爷临时开班,要给家里晚辈授课,才会统一把孩子们安排到

    主宅来住几日。今日四位老爷统一回主宅,也是因为事前得到消息,云席云想他们兄妹今日回家,孩子走了太久了,好不容易回来,自然就要全家聚在一起,好好吃一顿团圆饭,再说孩子还带了朋友回来,于情于理,长

    辈们都得出席,不能失礼了客人。

    可饶是知道今晚全家都会来主宅,乍然听到那么喧嚣的笑闹声,云家四位老爷还是有点懵。

    不是说来了客人?

    有客人来,做主人的自该稳重些,怎么听到那群笑声里,大房的大夫人和三房的三夫人笑的最大声?

    门口的婢女见到老爷们回府了,笑吟吟的扬声请了安。

    听到四位老爷回来了,屋里原本的笑闹停了片刻,而后,便见三夫人手里握着一把瓜子,走出来,对着迟归的几个老爷道:“就等你们了,怎么这么晚?饭菜都做好了,你们再不回来,我们便不等了。”

    天地良心,平日散值明明也是这个点,可从来没听说家里女人会不给饭吃的,再说,做大夫的,就算真晚了,那也是看病人给看的,杏林世家,这种事做夫人们的应当更加体谅才对!

    作为三夫人的夫君,三老爷皱紧了眉,打算斥责妻子无状,毕竟自己媳妇在自己家是什么样好说,但在叔伯兄弟面前说这些放肆的话,就很不懂规矩了。

    可哪知道,他还未开口,就听里面大夫人也道:“回来了便布膳吧,真是的,都什么时辰了,也不怕饿着老人家。”

    三老爷未说完的话立马就咽回了肚子,所谓长兄如父,长嫂如母,他没胆量跟他大嫂犟嘴。

    大老爷面色这会儿也沉了下去,他觉得自己的夫人当着弟弟们说这种话很不给他这个一家之主的面子,他不太高兴,板着脸就要拿出他当家人的威风。却见屋内四夫人伴着二夫人这会儿正走出来,一双妯娌手挽着手,大大方方的从四位老爷身边路过,何氏跟应氏说:“不知道厨房把汤煨好了没有,这老人家啊,就不能吃凉的东西,伤了胃,那是多少好药

    都补不回来的。”

    应氏就回:“我让厨房把汤隔着碗煨的,就怕串味,你同我一起去看看,若是好了,这就端出来。”

    二老爷愣愣的望着他媳妇的背影,觉得他媳妇看都不看他一眼,有点不把他放在眼里。

    四老爷偏哪壶不开提哪壶,问他二哥:“她们说的老人家是二哥你吗?你就比我大六岁,有这么老吗?”

    二老爷瞪着眼睛扭头:“我当然不老!”

    四老爷缩了缩脖子,撇嘴:“是大嫂二嫂说的,又不是我说的,冲我发什么脾气……”

    “你……”

    二老爷又要说什么,四老爷却赶紧跑进厅内,嚷嚷着喊:“阿席,不是说阿席回来了吗?人呢?”

    云席本来坐在前位,听到他四师父叫他,就抬抬手,示意一下:“我在这儿。”

    四老爷开心的过去,上下打量了云席一圈儿,一拍他的肩膀,道:“好小子,可算回来了,你不知你爹娘多想你。”

    云席性格较为内敛,闻言微赦的低了低眸,没有吭声,四老爷笑着又要逗逗他,可转头之时,冷不丁的突然瞧见首位坐了一位白须白眉的老人。

    那老人长得颇为慈祥,一脸的和蔼可亲,四老爷盯着那老人看了一会儿,又看了一会儿,怎么看怎么觉得眼熟。

    这时,屋外的大老爷、二老爷、三老爷也进来了,人群散开后,三人很轻易的也看到了首位的老人。

    老人也看向他们,数目相对后,却是大夫人率先说话:“看来男人就是比女人没良心,这也没多少年,倒是忘得一干二净了。”

    话音刚落,就见刚刚还在自我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越来越老的二老爷,咽了咽唾沫,冷不丁的冒出一句:“老,老师?”

    此言一出,周遭接连炸开了锅。

    “纪,纪老师?”

    “太傅?”

    “纪太傅?”

    “真,真是老师?”

    几个大老爷们面面相觑,最先反应过来的是纪家大老爷,他一脸惊喜的快步上前,对着慈眉善目的老人直接便是一个长躬,将学生对老师的敬重,在第一时间表达得淋漓尽致。

    有了他的动作,其他几位老爷也立马效仿,纪南峥望着几个迟归的学生,脸上笑得褶子都捋不直了,他抬抬手,欣慰的道:“不要多礼,都不要多礼了。”

    学者讲究长幼有序,尊师重道,作为启蒙之师,又可称作授业恩师,但凡是读书人,没有几个是会数典忘宗的。云家四位老爷是真的没想过他们的恩师会突然出现在家里,纪太傅致仕多年,天南地北,就连皇上都极少有他的消息,最近一次见太傅,还是五年前,皇上大寿之时,当时他们进宫晚了,还没见到老师,

    就听说老师又走了,依旧是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

    老师行踪成谜,学生们就是想孝敬都找不到人,现在惊喜突然降临,猛地就把几个大老爷们砸懵了。

    前头饭厅的餐席摆好了,二夫人应氏与四夫人何氏亲自过来请大家移驾。

    纪南峥起身的时候,大老爷与大夫人一人搀着他一边,惹得老人家直摆手,说他身子骨好得很,自己能走,不用人扶。

    走到一半,他又回头,问道云席:“蔚儿他们呢?”

    云席看了看家里的长辈,犹豫一下,还是悄悄凑到纪太傅耳边,嘀咕着道:“容大嫂说来时备了薄礼,但礼带少了,这会儿正在补办,与容大哥、云想、小黎他们在客房忙活,我派人去叫了。”纪南峥听着的不知道说什么好了,挺尴尬的,心想也不是缺钱,怎么能买少了礼,这让人知道了多不好意思啊。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