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1452章 娘亲最厉害!!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说到他娘时,云家四老爷还稍微瞥了下边上的柳蔚,这位是纪老师的外孙女,但是按那个小娃娃所言,这位柳姑娘好像经常使唤孩子去药铺买禁药,还给家里老人吃。

    虽说人家自称也是从医的,应该不会乱来,但禁药这东西,之所以被禁,就是因为其药性中搀和了不少毒素,所谓是药三分毒,大多数药材里,其实都带有药毒。还有极少部分的药里,毒性比药性更强,这些药材你也不能说它没用,在针对某些需要以毒攻毒的病症时,它会有奇效。可常人若是随意服用,却很容易伤心动肺,长此以往,容易滋生内伤不说,重则,

    更会要人性命。

    云家四老爷这么提出,也不是想挑拨,但他心里着实不安,为人医者,想的看的,总是比常人更谨慎。

    果然,云家四老爷提出后,主位这边,静默了片刻。

    来京城的第一天,便让孩子去医馆里买禁药,这听起来是有些古怪。

    四夫人推了推自家夫君的胳膊,小声道:“你不要胡说。”

    四老爷冷不丁的又想起那娃娃说,禁药是用来送礼的,他愣了一下,不禁看向自己眼前的草汁。

    纪南峥必然是相信自家外孙女的,但因他也不了解情况,因此只能茫然的望着外孙女,等她解惑。

    其实,今天小黎没把药买齐全回来时,便将理由与娘亲说了,柳蔚也为此问了云想,才从云想口中得知,京城位于天子脚下,药物监管的确比别的地方更为严格。

    云想还提出,是否需要她亲自去医馆帮她把药买回来?

    但柳蔚考虑既是送礼,就不好让云家人再出这个面,便拒绝了,转而又想到了熬制汤汁的法子。

    这会儿被公然问了出来,柳蔚便将药物的用途说了出来。

    云想看过药方,之前配药的时候,也帮柳蔚打了下手,因此可以作证,禁药绝非滥用。

    倒是云家大老爷听闻“回元丹”一药,露出几分狐疑,又端着自己手边的药汁打量起来,左看看右看看,又凑近嗅嗅:“莫不是,世上还真有固美增颜的奇特药物?”“固美增颜,不过是一种说法。”柳蔚含笑,简单的解释:“人的内在体质,决定了他的身体机能是否康健,外疾内治,内脏的沉疴是引起外部皮肤等周边病状的主要因素,人的面色好坏与心肝脾肺等各项内部脏器,均密不可分,心气旺盛,气血充沛,人自然面色红润,光泽如新,反之,若心气不足,血气亏损,内疴闭塞,血流不畅,人的面上,也会暗黄、灰土,更甚者苍白,青紫,黄斑不断,所谓固美增颜,不过是以用一些固本培元的上佳药材,加以中和调制,以达到康壮体质,强机化能的最终效果。回元丹也好,诸位手上的汤汁也好,以用的原理都在这里,养生与养颜看似截然不同,实则殊途同归,

    晚辈对此也只是略通皮毛,不敢班门弄斧。”云家二老爷将那草汁杯一放,笑了起来:“好一句看似截然不同,实则殊途同归,医药之法,万变不离其宗,有人穷尽一生,也不过照本宣科,拿着固式的模子,做着十年如一日循序往复的旧事,小姑娘年

    纪轻轻,却已能从养生之道,悟出养心之道,足矣看出,你天赋不浅,也怪说云席将你夸得天上有地下无,就这不肯墨守成规的灵巧,也值得敬你一句佩服。”

    柳蔚连忙摆手,不敢承长辈厚赞。

    云家二老爷却笑得更爽利了,又扬手,叫来邻桌的云席。

    云席上前后,云家二老爷与他耳语两句,云席听了,愣了一下,又看了柳蔚一眼,才走到另一桌席上,将正在给李玉儿夹菜的小黎叫了过来。

    小黎被拉来时,还迷迷茫茫的,小娃娃看着很乖,被领到长辈们面前,虽有些拘谨,但也规规矩矩的行了礼,喊了:“伯伯,婶婶们好。”说完后,就小步子挪到他娘亲身边,有些害羞的守着娘亲。

    云家二老爷招招手,让小家伙过来。

    小黎揪着娘亲的衣角,没有动。

    柳蔚虽不知他要做什么,也推了推儿子,让他不用害怕。

    小黎走了过去,站在二老爷面前,又唤了一声:“伯伯好。”

    二老爷摸摸娃娃的头,笑问:“你叫小黎?”

    小黎点点头,粉雕玉琢的模样,白白嫩嫩的小脸,一看就招人喜欢。云家二老爷又看向纪南峥,道:“方才老师便说,您家的小娃娃也对医道一门有兴趣,学生不才,既提出收徒,就不愿半途而废……”说着,他又看向小黎:“小黎,听说你的师父是你娘亲,你觉得,你娘亲

    厉害吗?”

    小黎闻言,立马笑成了弯月眼,脆生生的答:“厉害,娘亲最厉害。”

    “那小黎愿不愿比娘亲更厉害?”

    小黎愣了下,低着小脑袋思索片刻,才有一句是一句的回:“娘亲最厉害。”他要与娘亲比,还差很远很远很远,他有自知之明的。二老爷笑得很开心:“小黎的师父虽是娘亲,但小黎的娘亲在伯伯面前,也是晚辈,无论是医道上的经验,还是入行的年头,伯伯都比小黎的娘亲要强,所以,小黎愿不愿意另拜伯伯为师?伯伯保证,一定

    把伯伯最拿手的外科全教给小黎,这样小黎长大后,就可以做挂诊堂的大夫,天天给人治病。”

    小黎从未遇到过有人想收自己为徒,他有些懵,望望伯伯,又望望娘亲,最后再望望席上其他人,愣神半晌后,他第一反应竟不是拒绝,反是认真的斟酌起来,然后童言童语的问:“外科?”

    二老爷点头,眼中带着一种炫耀自己独家本领的得意:“你可知,人的手脚掉了,是可以缝回去的。”

    云席在旁边听着,含蓄的咳嗽一声,拉了拉他父亲的衣角。

    云想也揉了揉鼻尖,以手盖唇,小声的提醒:“爹,别说了……”

    二老爷却没听到,他还拉着小黎,笑问:“怎么,是不是没听过?”

    小黎眨了眨眼,又眨了眨眼,然后莫名其妙的道:“听过。”

    云家二老爷顿了一下。

    小黎一脸理所当然的道:“手脚断裂,只要在十二时辰内,将断肢处理干净,在不影响血管闭合的情况下,本来就是可以接缝好的啊。”

    云家二老爷往后直了直身子,脸上的笑意,渐渐凝固。

    小黎又说:“不止手脚,人身上的任何器官,只要在未发生致命性断裂情况的前提下,都是可以通过手术进行缝合治理的,不过既然是手术,无论什么部位的手术,都是有一定风险的。”小黎说完,发现周遭突然变得寂静,他迷茫的望了四周一圈,见所有人都目不转睛的望着自己,他一下有些胆怯,又窜到了他娘亲背后,小小的力气揪着娘亲的衣角,问:“娘,我说错了吗?”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