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1453章 憋缩在容叔叔怀里,结结巴巴的道歉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不算说错……”

    柳蔚小声的在儿子面前说道。

    娘亲和儿子四目相接后,柳蔚拍了拍儿子的小肉手,转而抬起头来,语带歉意的朝众人道:“小儿无状,才疏学浅,倒是让诸位长辈见笑了。”

    小黎脑子里转了几圈,将娘亲的这番话消化了大半。

    大人说话弯弯绕绕,真是难以揣摩……

    桌上众人还未说什么,柳蔚又补充的把小黎方才没说出来的关键全都说了一遍。

    柳蔚说完,又回头看了眼儿子,问:“那你现在该对大家说什么?”

    小黎撅着嘴,明白过来,才跟席上众人鞠了鞠躬,人太多,鞠好几个,乖巧说道:“给伯伯,婶婶们道歉,我学艺不精,方才口无遮掩了……”

    柳蔚“恩”了声,又看向离她隔了好几个席位的二老爷。在二老爷木讷呆滞的眼神中,柳蔚微笑着礼貌的道:“小黎虽是我儿子,但大略是小时候未教好,人比较笨,不聪明不说,也不会举一反三,每次教点什么,都得说一句听一句,让他自个儿去琢磨,不到两天就能给你搅得鸡飞狗跳,上下不得安宁。按理说二老爷您是云席云想的长辈,您既然开口了想收小黎为徒,那自然就是他的福气,我这个做母亲的应当高兴,可这孩子愚笨得很,就怕到时候您教的太累

    ,反会让他刁扈的性子,气坏了您的身子,因此,虽是妄言,但晚辈还是打算替这孩子回了您的好意,还请您莫要介怀此事。”

    开玩笑,把自家孩子送到别人手上当学徒,她怎可能干出这么狠心的事?

    要说家里没人教这个也就算了,那必须得送出去。

    但家里这不是有她在吗?

    虽说严师出高徒,但儿子在自己手上教,总归是看得见的,小黎本来就蠢,傻傻的偏还在某些思想上格外固执,这要是拜的师父,是个说不了两句就要动手的,那孩子还未成才,恐怕就先被抽成陀螺了。

    说她自私也好,娇惯也好,总归古往今来,到人家家里做学徒,那都是极吃苦遭罪的事,她宁愿孩子傻点笨点,也不想他平白遭这无妄之累。

    柳蔚说完还挺忐忑的,毕竟人家云二老爷是欣赏她在医道钻研上的灵活,才爱屋及乌的想收小黎为徒,自己这么不给面子的说回绝就回绝了,会不会让云席云想不好做?

    柳蔚悄悄的又去瞥云席和云想,见云想正一个劲儿的推她娘亲,显然是看气氛有些僵了,想让自己母亲开口,帮忙说说话。

    洪氏让女儿推搡得都快掉桌子底下了。但有云想的插手,洪氏又的确是众人中最先回过神的那个,她咳了一声,脸上带着干笑,摆手道:“不拜的好,不拜的好,柳姑娘医术精湛,对外科一门更是见解独到,言浅意深,倒是……倒是让我们一众

    人,都跟着听出神了。”

    洪氏尬聊完,自己都忍不住红了脸,她又推推身边的妯娌应氏。

    应氏接过棒子,连忙点点头,却是笑着问说:“倒是不知柳姑娘师承何处,你刚才所说的皮内缝合,不知又是何意思?”柳蔚迫不及待的想令气氛回温,便知无不言的连忙说道:“常见的缝合术法,分为简式缝合,内翻缝合,外翻缝合,减张缝合,与我方才所说的皮内缝合,虽同样属脂肪组织层的创口缝合法,但手法的迥异,在针对不同皮口开裂的状况时,也会有不同的恢复效果。另外四种先不说,单说皮内缝合,皮内缝合适用于小范围创口,从切口的一端进针,然后交替经过两侧切口边缘的皮内穿过,一直缝到切口的另一端穿出,最后抽紧,此法缝合的优点是对合好,拆线早,愈合疤痕小,且愈合后感染的几率大大降低,耳部乃人五官之一,其皮质敏感不言而喻,因此眼耳等部位的外科缝合,引用皮内缝合,是最妥当

    完善的一种,故,晚辈方才才有此言。”

    应氏听得一愣一愣的,听完后,茫然的看向她身边的夫君,小声问:“你也知道吗?”

    二老爷:“………………”

    四老爷此时也反应过来,他悄悄起身,凑到二老爷背后,在他耳边小声嘀咕一句。

    二老爷听完,整张脸都青了。

    四老爷也过意不去,他尴尬的捂着脸,忙又坐回自己的位置上。

    可他这一动弹,原本因为主席人太多,根本没怎么仔细看的小黎,却一下看到了他,小家伙“呀”了一声,伸手比了比,正要说话,又及时捂住嘴,把话头咽了回去。

    纪南峥注意到曾外孙的举动,问:“小黎,怎么了?”

    小黎脸蛋涨红着,捂着嘴,直摇头。

    纪南峥皱眉:“到底怎么了?是不是不舒服?”

    小黎又摇头,摇过头,还心虚的望望四老爷,然后把自己塞到容叔叔怀里,把脸埋进容叔叔衣服里。

    “小黎,小黎?”纪南峥都急坏了。

    容棱也莫名其妙,他把儿子揪出来,拧着眉头,拿大手贴上他的额头,看他是不是真的不舒服。

    小黎不肯说话,可是又脸红,又耳朵红的,很不正常,席上其他人同样不明所以。

    四夫人却比较在意方才四老爷离席起身,不知去同二老爷说了什么,二老爷听完,脸色都变了,她小声问了问自己的夫君。

    四老爷犹豫一下,到底没瞒媳妇,老实的把话又说了一遍。

    谁知何氏越听越惊异,听到最后,直接扬声出口:“你说这小娃娃今日去你医馆,不光问你买禁药,还改了你的药方?七花与八枫?”

    “嘘嘘。”四老爷忙捂住媳妇的嘴,可已经来不及了,满桌人都听到了。

    小黎这会儿更不好意思了,他红着眼睛,憋缩在容叔叔怀里,结结巴巴的道歉:“对,对不起,我,我不知道伯伯是云席哥哥家的伯伯,我,我,我不该骂伯伯是大笨蛋,我,我错了,伯伯不要怪我……”四老爷脸都僵了,哭也哭不出来,笑也笑不出来,整个人以一种非常诡异的姿态,踯躅的木在原地。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