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1454章 柳姑娘与那小娃也不是故意的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对云家人而言,今晚是着实特殊的一晚。

    晚饭过后,云想领着柳蔚一家回到客房,而云席,则被他的父亲,并伯父叔叔们,叫到了书房。

    仔仔细细将如何结识容棱,再结识小黎,最后结识柳蔚的过程全交代了一遍,说完后,就听大老爷问:“你是说,那位柳姑娘,本职,是位仵作?”

    云席点了点头,又将蒋氏那案子说了一遍。

    四老爷听完一拍大腿,想起来了:“就是谋杀亲夫那桩案子啊,听说就是那起案子衍伸出的万立一案,把整个京城都惊动了。”

    万立贵为白山洲府尹,他突然落罪,成为阶下囚,在京城可是闹了沸沸扬扬的一阵。

    坊间流言也是此起彼伏,众人都说,万立获罪,其中是有汝降王千孟尧与巡按府笑阎王庄常的功劳,但具体案中发生了哪些细节,传到京城,早就失真了。

    至少,云家人便没听说过,其中还牵扯过一位仵作。

    众位长辈又详细的问了问蒋氏那桩案子。

    云席解释得有些烦了,皱着眉道:“诸位师父若是真想知晓,大可直接问柳姑娘本人,我知晓的当真不多。”

    四老爷一拍云席脑门,斥道:“怎么还好意思问,今天丢的脸还不够?问你你就说,你怎会不知?你不是一直跟他们呆一块儿?你应该一清二楚才是!”

    云席莫名其妙挨了揍,很不高兴:“破获蒋氏一案时,徒儿正在钻研缺魂之症,并未过多关注其他。”

    四老爷愣了一下:“好好的又鼓捣什么缺魂症,正事不见你办。”

    云席绷着脸,将李玉儿的事说了。听完后,四老爷突然笑起来:“那位柳姑娘也治不好?哈哈哈,我就说,她也没那么厉害!你说她这么年轻,就算精通验尸、外科,也不可能做到面面俱到,总有不会的吧?你看,缺魂症就不懂了吧?不妨

    事,不妨事,席儿你放心,那李姑娘的病,包在四师父身上了!四师父替你把她治好!”

    云席一头雾水:“四师父精通缺魂症?”

    四老爷抬头:“我不精通,但你五师父精通,我找你五师父去。”

    云席哑然,也不好骂他四师父不要脸,毕竟四师父与五师父乃是双生同胞,五师父常年不在京,真要说家里谁能说动五师父让他回来给人看病,也就只有四师父一人了。

    不过云席倒觉得,也不见得非要麻烦五师父。

    “柳姑娘说,李姑娘的病情已有好转,她虽心智不高,但某些行为却很有章法,比如见到仇人会有反应,柳姑娘说,这是本性使然,既然本性尚存,那只要取其适当时机,治好不过须臾。”

    四老爷不听,摆手道:“反正她现在没治好,以后能不能治好也是两说,就让你五师父治,你五师父本事大!”

    云席见他四师父一意孤行,心想多个人诊治,也不是没有好处,便点头,替李玉儿道谢。

    四老爷听到这儿,倒是忽然问:“你一直替那李姑娘治病,那李姑娘是不是很亲近于你?”

    云席皱了皱眉,并不懂这个亲近是什么意思。

    旁边的三老爷咳了一声,瞪了四老爷:“别胡说八道。”

    四老爷抱怨:“还说带回来了大姑娘,就这么两个女子,一个已嫁人妻,另一个患病在身,总不能一点盼头都没有……”

    云席这下听明白了,抿着唇,语气严厉:“四师父,李姑娘在我眼中,只是病人,大夫对病人,怎可能有僭越之心?”

    四老爷瞧侄子生气了,忙打哈哈:“我就是随口说说,不是就不是嘛。”

    云席不高兴了,对另外几位长辈道:“若是无事,我先回房了。”

    三老爷道:“回房之前,先去瞧瞧你娘,她嘴里不说,心里却是想着你的。”

    云席应了一声,这便离开。

    云席一走,书房里大老爷便看向了二老爷,斟酌了下,问:“你是什么看法?”

    二老爷抬起头来,脸上板板整整:“大哥问什么?”

    三老爷笑出声来:“二哥向来爱惜人才,再说柳姑娘与那小娃娃也不是故意的,大哥无需这般小心谨慎,二哥并未生气。”大老爷虽然贵为云家当家,但不可否认,在观人于微上,他的确不及八面玲珑的三弟,他叹了一声,拍拍二弟的肩:“你这张脸,喜怒均是一个神色,我倒真未瞧出你是否生气,那你便告诉我,你是气还是

    未气?”

    二老爷脸黑了,绷着声音道:“大哥,我当真未气。”

    “我猜你也不是小家子的人,那下回,你不气便笑一个,省得我一晚上提心吊胆,唯恐揭了你的伤疤。”

    二老爷虽说不气,但也不是说笑就能笑出来的人,任谁遇到这种事,都不可能笑出来。

    二老爷闷声道:“学无止境,我既技不如人,理该越发用心,只是席儿分明说,那位柳姑娘精通各门各类医道学说,不知针灸之法,她又有否涉猎?大哥,不若明日为弟替你问问?”

    大老爷皱起眉:“缝合之道,与针灸之术南辕北辙,想来,她便是涉猎,应也算不上精通。”

    二老爷哼了声:“大哥如此笃定,看来是对自己的针灸之法,成竹在胸。”

    大老爷笑了声:“二弟,为兄怎么听着你的语气,是酸的?”

    二老爷不吭声了,抿着唇,起身就往外走。

    三老爷故意问了声:“二哥去哪儿?”

    “回房!”

    二老爷一走,四老爷也打起了哈欠,跟着告了辞,临走前,他还顺走了一壶草汁汤。

    三老爷似笑非笑的看着他。

    四老爷理直气壮的道:“席上我就没喝,这是我该得的,固美增颜!”

    等四老爷也走了,大老爷才对三老爷说:“那位柳姑娘年纪轻轻,在医道上的见解却已深不可测,你交代云席,与她多多来往,这样的朋友,理该深交。”

    三老爷点头,笑道:“席儿自有分寸,只是说到交往,想儿倒是比她哥哥更有天分,今日我听着,叫得比亲姐姐都欢,这若不是我生的,怕姓都要跟着人家改走了。”

    大老爷失笑:“天佑稚子,想儿天赋普通,不济席儿万一,却自有她自个儿的造化。”

    三老爷同意,眼中露出欣慰:“听想儿说,这两月来,她的针灸之术得柳姑娘指导,已有显著提升,相信假以时日,还会更上一层楼……”

    大老爷闻言一顿,看着他三弟。

    三老爷笑:“大哥,想儿还说,柳姑娘的针灸之术,比你更厉害,我觉得她是胡说的,你觉得呢?”大老爷:“…………”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