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全职高手  剑来  逆天邪神  魔道祖师  醉迷红楼  赘婿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1459章 扑面而来的凌厉之气,直朝柳蔚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云家人进宫不是大事。

    自从皇后大病一场后,云家人三不五时便会进宫复诊,有时来的是几位老爷,有时来的是几位夫人,其中来的最多的,便是秦氏与应氏。

    可说到底也是皇后的娘家人,傍晚之前,皇上竟抽了空,特地来了一趟。

    见着秦氏,皇上口吻甚是温和:“昨夜又说不适,朕来瞧了,是脸色不佳,恰逢今个儿你们到,便多给她看看,让她好歹睡个安稳觉。”

    因为怀疑水银毒一事与皇上有关,秦氏表情并不好,更不想回应。

    可对方是一国之君,加之现在无证无据,什么也没法说破,应氏便捅了捅秦氏的胳膊,让她不要喜怒于色,平白让皇后为难,秦氏这才深吸口气,勉强道:“开些安神的吧,睡前半个时辰喝。”

    皇上便道:“那就劳烦了。”

    秦氏看他一眼:“皇上若真挂念瑛儿,便莫让她伤心了。”

    云想在边上听得寒颤,就算辈分涨一截,但皇上就是皇上,大伯母张口教训皇上,还不得触怒龙颜!

    应氏也板正了脸色,抢在皇上开口前忙道:“时辰也不早了,不如,先回去吧。”

    皇上却心头想到了什么,扬声唤:“来人,送两位夫人。”

    门外很快有宫女应声,皇上尤重的看了眼秦氏,而后扫过应氏,转过身去,进了内殿。

    相夫人正与皇后说话,旁边还有柳蔚。

    柳蔚一身男装,瞧着尤为扎眼。

    皇上神色一怔,而后扑面而来的凌厉之气,直朝柳蔚。

    柳蔚本来要走了,又听闻皇后这几日睡不好,便在临走前特地给皇后施了一针。

    之前她也听见外殿在喊皇上驾到,可相夫人不慌不忙,皇后也一言不发,二人均没有出外迎接的意思,柳蔚便当做什么都没听到,专心施针。

    可眼下皇上进来,却目光狠辣的看着自己,柳蔚就觉得有点无辜了。

    相夫人敛眉给皇上请了安,皇上对云氏进宫早已见怪不怪,他的目光自进殿后,便一直凝在站于皇后身侧的白面青年身上,那眼睛,跟掺了毒似的。

    若非柳蔚定力惊人,要换个人来,怕是已经被这九五威压,吓得跪地不起了。

    不过饶是如此,一国之君都站在眼前了,也没有当没看见的道理。

    柳蔚也请了安。

    皇上看着柳蔚,面色铁青,问皇后:“这位是……”

    皇后抚了抚自己因为施针而被拨乱的发髻,浅笑道:“柳姑娘是席儿的朋友,臣妾前几日不是同皇上提过,席儿的信里说,要带位朋友回京,来给臣妾瞧瞧这老毛病。”

    “姑娘?”敏锐的捕捉到这一重点,皇上又上下打量起柳蔚,这一看,果真松了口气,点头道:“席儿有心了。”

    皇后也笑笑,道:“柳姑娘医术精湛,说臣妾这病,可以治。”

    皇上一顿,忙上前握住皇后的手,语气激动:“当真?”

    皇后看着他的眼睛,心中不知想着什么,又偏眸去瞧柳蔚:“柳姑娘说在家乡见过臣妾这种病症,有迹可循,便可以治,皇上,您可以放心了。”

    皇上大笑起来,连说了三个好!

    云氏在旁看着,脸上是一点笑都憋不出,光想想皇上对皇后做的那些事,又看看他现在一本正经的装模作样,她是心都寒透了。

    皇上特地问了柳蔚一些皇后的病症,柳蔚自然不可能说,只捡了些不重要的,加之把病源推脱到奇难杂症上,皇上果真没再细问,只感叹:“原是那么偏的病法,怪说京里愣是找不到一个人能治好。”

    其实皇后这病,柳蔚一开始也没看出来,她就怀疑是肾衰竭,想必其他大夫也看出是肾衰竭,但在换肾手术不存在的古代,这种病症,根本没得治。

    唯一能做的也就是像云家这样,慢慢温养,以图另想他法。柳蔚是因为学过西医,才举一反三的从肾衰竭延伸到了并发症的可能性,因此查证出罪魁祸首为水银毒,其他大夫想不到,不证明他们学艺不精,只因为中医西医,隔着山河大海,没有人可以在无师自通

    的情况下,将两门学问烂熟于心,柳蔚也不可能。

    就像皇后的病,从中医来看,的确不好治,云家人和太医院的老太医们都没说错。

    而柳蔚能治,是因为她制定的治疗之法里,涵盖了洗肾等需要工具才能完成的西医疗法,这不代表她有多本事,只因为她知道的多点而已。

    古往今来,医学越发昌明,正是因为这些肯于钻研的大夫们不断的在努力。

    柳蔚是食了现成的果,若比伟大,她不如古代的大夫们在有限的条件下,依旧能将人治好那般伟大。

    柳蔚对自己的医术有信心,对来询问她的人也尽量知无不言,她不是好为人师,她只是希望,从她这里学到东西的人,未来也能学以致用,令更多疾病患者受益。医学的发展,离不开实验与挖掘,更离不开人才,她不可能以一人之力,让中华医学提前几百年,她只是尽力在做自己能做到的事,希望不论在何年何代,因为一些小病小灾而亡故的人,能少一些,再少

    一些。

    况且,比起治病,柳蔚更喜欢的是剖尸。

    对活人而言,病了还有机会治好,对死人而言,被冤枉了,那才真是黄泉天庭,今生来世,再无平反之时,试想一下,这种委屈,可不是最大吗。

    时辰已经不早了,柳蔚给皇后取了针,外面应氏也催了,一行人离开时,相夫人也是一道走的,她走前,却还特意多看了皇上一眼,小声的对皇后道:“我明日再来。”

    皇后对她点头,眼看着人都离开后,她才起了身,站在皇上面前,问:“皇上今夜可要留宿?”

    皇上心情大悦,道:“自然留下。”

    皇后分不清他现在的喜悦是不是真的,就像她分不清方才见柳蔚一身男装,他的醋意是不是真的一样,她只笑笑,还故意嗔怪:“就不怕辛贵妃不乐意,过几日,可是小公主的诞辰了。”

    皇上想到了秦氏之前的话,想来他多日留宿辛贵妃处,是让皇后伤心了,便道:“朕就想留宿你这儿,你还要将朕撵走不成?”

    皇后笑起来,微白的面孔,因为这一抹笑意,带上了红润。

    皇上看得心头微动,轻轻将她拥住,低声道:“在朕心中,你才是最重要的。”

    皇后尽管听着,却早不似几十年前的小丫头那般,因他一句甜言蜜语,就高兴得上蹿下跳。时间,能改变任何事,尤其是情。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