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剑来  逆天邪神  全职高手  魔道祖师  赘婿  金瓶梅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1466章 怎么肥四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边上的魏俦没瞧见车外的岳单笙。

    跟守门官差交涉这种事,自有珠书去干,他们是客人,不做这些粗重活。

    却看钟自羽在前头身形紧绷,魏俦以为他还在想麻雀的事,拍着他肩膀安慰:“这么小的雏崽,肯定是养不活的,你真喜欢,改明儿我给你抓窝鸡崽,鸡比鸟好养,还都有翅膀,长得也差不多。”

    钟自羽没做声,却是醒过神来,退回车厢,哗啦一声,将车帘放下。

    魏俦没当回事,歪在车壁上问他:“云家在哪条街你知道吗?临走前柳蔚跟你说没有。”

    钟自羽有些神思不定,吐了口气,将手里已经硬了的麻雀放在角落,方才撩帘子,他就是想扔掉,这雀崽已经死了,他从未养过活物,不知道这小东西竟这么难伺弄。

    抬起头来,看向魏俦,钟自羽表情略显复杂的道:“岳单笙上京了。”

    魏俦还在琢磨怎么找柳蔚接头,猛地听到这话,愣了一下:“谁?”

    钟自羽按住眼睑,沉沉的往后一靠,神色疲惫。

    魏俦忙窜起来撩帘子往外偷看,刚好进来的暗卫见他鬼鬼祟祟,不耐烦的道:“做什么?”

    魏俦后退一点,却还是四面八方的瞄,但什么也没见着,他回头问钟自羽:“你看清楚了?”

    跟着柳蔚一家上京,就是知晓岳单笙还会在西进县呆一阵子,魏俦不想这人再找他们麻烦,便思忖着走为上计,可这儿刚到京,怎么又遇上了?

    钟自羽抿着唇道:“是他,我不会认错。”

    两人血海深仇,你死我活的折腾几年了,魏俦也觉得钟自羽这点眼神还是有的,他烦躁极了:“真是阴魂不散。”又担心钟自羽:“没事吧?”

    钟自羽狠狠的捏了捏眉心,倏地问:“我是不是太没出息了。”

    魏俦“啧”了一声,有点心疼:“找个机会暗杀他吧,你俩不死一个,这恩怨完不了。”

    钟自羽掀起眼皮,视线透过指缝,盯着他。

    魏俦憋了一下,闷着嗓子:“我说笑的。”

    钟自羽又闭上眼睛,这时,马车重新行驶,进了京城主街,魏俦还在想辙,看能不能多蹭会儿车,主要是真的找不到路,就听马车外突然传来一声鸟鸣:“桀。”

    魏俦一下来了精神,笑呵呵的道:“我朋友来接我了。”

    马车临街而停,魏俦下车后,就看到拉车的黄马头顶,一只浑身漆黑的乌星鸟正站在那儿梳理自己的翅膀毛,魏俦看了乐,伸手撸了把珍珠的背毛。

    珍珠回头就在他手背上叨出一个印子,瞥着他,让他别动手动脚。

    魏俦把手收回来一看,手背上那红印子都冒血珠了,他呲了呲牙,心想果真物似主人型,跟它主人一样,一点都不好相处。

    有珍珠领路,与暗卫们分别后,魏俦与钟自羽顺利的找到云家。

    看着眼前的豪门大院,魏俦赞叹一声:“那几个后生瞧着挺穷酸,家里竟如此富贵。”

    云家子弟出门都较为低调,不盛气凌人,也不颐指气使,可这并不代表他们穷,垄断仙燕国医疗行业半壁江山了解一下?

    敲了门,很快有下人来开,一听是少爷的朋友,门童忙要进去通报,可就在这时,府门外又停了一辆马车。

    跑上来的是个小侍从,手里拿着张帖子,见了门童,就将帖子送上:“我家王爷特来拜会贵府当家老爷,还请尊驾通传一声。”

    门童愣了愣,看那帖子封面标书的“汝绛王府”图纹,当即郑重道:“小的这就去,大人稍后。”

    魏俦是不认得汝绛王府图纹的,这小侍从又没自报家门,他也不知这是谁,钟自羽却认出那辆马车分明就是城门前,他见到岳单笙乘坐的那辆。

    暗暗皱起眉,他心中思忖,不会这么巧吧?门童很快回来,带来的还有云府三夫人洪氏,洪氏先见了堵在自家门口的魏俦与钟自羽,知晓二人也是云席的朋友,粗问了两句,证实了二人身份,便吩咐下人带他们去前厅奉茶,自己又亲自去门外的马

    车前,对车内恭敬的说了两句什么。

    魏俦凑在钟自羽耳边嘀咕:“是什么大人物?”

    钟自羽没回答,跟着云府下人进了屋。

    魏俦急忙跟上。

    云府的下人将他们安排在前厅,又上了茶点,魏俦倒是吃得挺开心的,钟自羽却心事重重,一直盯着堂厅大门。

    没过一会儿,洪氏进来了,后头却还跟着三五人。

    钟自羽定睛一看,走在最前面的两个,可不就是眼熟到不行吗。

    魏俦本来在喝茶,一见对方一口水喷了出来,差点没呛死。洪氏让他这阵仗吓了一跳,又看身后几人突然不动了,她回头一瞧,就见门外的汝绛王定步在那儿,一身矜傲,气度不凡,却与厅内云席的两位朋友四目相对,而后,他礼貌的勾起唇角,朝对方缓缓一笑。

    ……

    柳蔚与秦氏、应氏离宫后,便直回云府,刚进府门,就见管家信步而来,管家将府里来了几位客人的事与大夫人二夫人说了。

    秦氏听完,很是诧然:“汝降王亲临?为何?”

    应氏也道:“我们与汝降王府无旧。”又问:“三夫人呢?”

    管家道:“三夫人正在作陪,已去请了大老爷,只大老爷出了外诊,一来一回,怕是要再晚些才能回。”

    秦氏“恩”了一声,带着应氏先去前厅看看。

    柳蔚犹豫了一下,也跟了上去。

    一到前厅,还未进去,柳蔚就看到立在廊前的岳单笙。

    秦氏应氏直奔厅内,柳蔚却留在门外,问岳单笙:“怎么又上京了?”

    岳单笙抿了抿唇,脸色并不好看,道:“听命罢了。”

    意思是说汝降王要上京,他不过跟随。

    柳蔚皱了皱眉,还想再问点什么,却听厅内传来一声大叫:“柳蔚回来了?人呢?”

    柳蔚听出了那是魏俦的声音,往厅内一看,正好见着魏俦跑出来,看到她,魏俦仿佛看到亲人,心急火燎的就道:“你可算回来了,等你多久了!”柳蔚正狐疑时,就听厅内传出“哐当”一声,她忙上前去看,就见屋里千孟尧不知为何大发雷霆,一怒之下,长袖一挥,将手中杯盏狠砸落地,瓷落之时,巨响乍起,而碎掉的瓷片尽数落在钟自羽脚下,滚

    烫的茶水,去淋在他鞋面之上。再看那方的钟自羽,他霍然而起,咬牙切齿,眉目阴冷,瞳孔发紧,在云家几位夫人茫然无措,目瞪口呆时,他猛地上前,单手揪住千孟尧的衣襟,把人狠狠一推,推到椅背上卡紧,顺手操起手边案几上

    的瓷花瓶,一砸,将花瓶砸碎,捏住一片利瓷,扎向千孟尧的颈脖,血液顿时流出……柳蔚人都看呆了,这是……怎么肥四?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