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全职高手  剑来  逆天邪神  魔道祖师  醉迷红楼  赘婿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1470章 霎时间,柳蔚福至心灵,拍案而起!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汝降王回京不过一天,小道消息就开始满天飞。

    柳蔚一开始没在意,后来洪氏都杵在她耳朵边议论了,她想装不知道也不行了。

    洪氏也挺不好意思的,还刻意压低声音问:“柳姑娘,你与汝降王,是否十分亲近?”

    千孟尧在人家云府喊打喊杀的时候,几位云夫人可是都在场,几位有涵养,当时没多嘴,但不代表私下她们不讨论。

    柳蔚有心为当时的误会解释两句。

    可洪氏却摇摇头,叹息道:“他一直便是如此,看似亲和,实则狂妄,柳姑娘,我问这些也没有其他意思,只是想提醒你,若你们私交尚且不深,还请多加回避,那汝降王啊,在京中,风评可不怎么好。”

    柳蔚挑眉:“不好?”

    洪氏苦笑:“少年继位,身份显赫,自然就养出了些刁毛病,以前他外祖母还在世时,倒能约束一二,待老人家一走,便开始无法无天了。”

    柳蔚抬眸:“比如呢?”

    洪氏道:“强抢良家女子。”

    柳蔚一愣:“良家……女子?”

    洪氏沉重的点头。

    柳蔚却错愕之后,脱口而出:“他不是喜欢男子吗?”

    洪氏惊讶:“什么?他喜欢男子?”

    柳蔚又问:“他不喜欢男子吗?”

    洪氏莫名其妙:“他告诉你,他喜欢男子?”

    柳蔚摇头,又恍然大悟:“原来他不喜欢男子啊!”

    洪氏无语了:“柳姑娘,他到底喜不喜欢男子啊?”

    两人鸡同鸭讲半天,柳蔚赶紧将脑中千孟尧与岳单笙之间的粉色泡泡驱逐,然后问:“他抢良家女子做什么?若是心上人,正正经经提亲迎娶不就是了。”洪氏又叹一口气:“就是赌一口气,两年前皇上做主,要给他纳妃,选定的本是六王爷家的康庆郡主,哪知汝降王不同意,不止当众羞辱郡主,还在第二日,跑到闹市,与一位酒家姑娘拉拉扯扯,闹得街知

    巷闻不说,最后甚至不顾圣上责难,将那姑娘强娶入府,原以为就算荒唐了些,好歹也成就了一段姻缘,可哪知,不过半月,那酒家姑娘……就悬梁自尽了。”

    洪氏说的唏嘘,语气中满是同情。

    柳蔚却从这段话中,捕捉到另一个关键人物。

    “六王爷?”

    仙燕国的六王爷,柳蔚那是太有印象了。

    当初在西进县时,肖习正等人恶意追捕外祖父,不止伤了红家村数位村名,还将小舅纪淳冬袭击重伤,这事儿在柳蔚这儿,可还没完。

    柳蔚靠近一些,问:“三夫人可了解六王爷?”

    洪氏不妨她问这个,懵了一下才回:“六王爷乃皇上的亲弟弟,封地在西边,不过因与皇上关系亲近,常年住在京里,康庆郡主是六王爷的四女。”

    柳蔚坐近一些:“还有呢?”

    洪氏又想了想,道:“六王爷此人好信鬼神,正阳居士……就是国师,当年便是由六王爷引荐入宫,后冠居国象监主事的。”

    柳蔚顿时愣住,讶然的睁大眼睛:“您是说,国师……是六王爷引荐的?”

    洪氏点头,不解她为何如此激动:“你不知晓吗?此事在京里并不是秘密。”

    皇后中水银毒与鲛人珠二事,洪氏并不知晓,这事毕竟是机密。目前为止,只有秦氏、应氏,相夫人,太子,与云家四位老爷知晓,洪氏与何氏这边,因为她们极少入宫,一番斟酌后,大家便决定先不告诉她们,毕竟这也不是什么好事,知道的人多了,也恐节外生枝。

    国师与六王爷还有这层关系在,柳蔚是的确没料到,其他人没说,应也是觉得两者之间没有关系,可这一瞬间,柳蔚心中生起了许多念头……

    六王爷,康庆郡主,酒家姑娘,汝降王,肖习正,外祖父,国师,甚至辛贵妃……

    一连串的人物如走马灯般一一划过,霎时间,柳蔚福至心灵,拍案而起。

    洪氏正盯着她,瞧她一惊一乍,神似癫魔,不禁担忧:“柳姑娘……你,你怎么了?”

    柳蔚来不及回答,抬脚就往外走。洪氏又在后面喊了两声,却叫不回人,她不禁懊恼,难道柳姑娘是怪她吗?她提起汝降王强抢民女这事儿,真不是挑拨离间,她就是怕柳姑娘初来乍到,识人不清,会交友不慎,她没有恶意的,但柳姑娘

    ,好像误会了?

    柳蔚现在是顾不得洪氏的心路历程了。

    柳蔚不了解千孟尧,但她了解容棱,容棱既然说了,千孟尧可以结交,那便说明这人的人品没问题,可是怎么会闹出强抢民女这事儿?

    一想到肖习正在西进县的所作所为,又想到迫在眉睫的鲛人案,甚至五年前的水银毒案,柳蔚心如鼓雷,一个大胆的想法油然而生。

    一路从云府回到汝降王府,经由门童通报,岳单笙很快出来,亲自接迎柳蔚。

    看柳蔚行色匆匆,岳单笙不解:“出了何事?”

    柳蔚摇头,问:“容棱呢?”

    岳单笙一边领着她往内走,一边道:“在书房,里头人不少,我替你叫?”

    柳蔚点头,到了书房门外,便老实等着。

    没一会儿,容棱出来,见柳蔚额上竟有薄汗,知晓她赶来匆忙,便抬手替她擦擦薄汗,问:“怎么了?”

    柳蔚握住容棱的衣袖,手指紧成一团:“容棱,这几日外祖父可与你说过什么?”

    自打来京,柳蔚便忙着替皇后治病,连着两三天累得焦头烂额,回府一打听,却听闻容棱也忙,却是忙着陪伴外祖父左右。

    外祖父有多不喜欢容棱,柳蔚是一清二楚,那为何却要走哪里都带着容棱呢?

    柳蔚首先想到的就是京中有人对外祖父不利,那西进县的肖习正就是个例子,所以外祖父不喜欢容棱,也需要容棱随身保护。

    柳蔚对此乐见其成,恨不得由此能令外祖父与容棱的关系突飞猛涨。

    可今天,她却有了其他看法。

    容棱不知她为何问这个,却还是如实回答:“说了一些当初官任时的趣事,怎么?”

    “可提到六王爷了?”

    容棱一愣,摇头:“没有。”

    他也记得,当初肖习正于西进县的恶行,正是授命于六王爷。“容棱。”柳蔚咽了咽唾沫,盯着容棱的眼睛:“我想,我们有麻烦了。”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