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1474章 柳蔚担心的,就是这个!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对方摆明了是冲着他们来的,云家只是遭了无妄之灾。

    而这灾祸,柳蔚自然有义务替他们解决。

    柳蔚与四老爷走得匆忙。

    云府这边,容棱也安排了一支人马,贴身保护纪南峥,甚至格外嘱咐小黎,不可让太爷爷离开他视线一步。

    纪南峥不明所以,叫住欲走的容棱:“到底怎么回事?”

    老人家于现在的状况,一头雾水。

    容棱不知该如何解释,犹豫了一下,只道:“您身上的东西,对某些人来说,可能很重要。”

    因为重要,才会环环紧扣的布下一套大局,令蒙在鼓里的他们,险些被打个措手不及。

    纪南峥顿时一愣,随即,若有所思。

    容棱已在此时离开。

    房中只剩祖孙二人,小黎缩在太爷爷怀里,笑嘻嘻的拉拉太爷爷的衣袖:“太爷爷放心,我会保护好太爷爷的。”

    纪南峥揉揉曾外孙的脑门,停顿了半晌,突然问:“那太爷爷请小黎帮个忙,小黎帮不帮?”

    小黎忙道:“帮!”

    纪南峥笑了一声,将孩子放到地上,牵起他的手:“陪太爷爷进宫可好?”

    聪明如纪南峥,只凭容棱一句暗示,已知现今状况。

    京里头对他手里东西感兴趣的势力,远不止一两股,他回京多日,这些人怕是已坐不住了。

    尤其是六王爷,前阵子可是追到西进县去了,想必,是最着急的!

    纪南峥心叹,与其让小辈们为了他的安危担惊受怕,还不如他自己解决。

    既敢回京,他又怎会怕面对那些贪婪的面孔。

    ……

    柳蔚与四老爷一同赶赴京城衙门时,里面已经开了堂。

    衙门门口,围满了京城百姓。

    四老爷手持病册,赶到最前,将册子递交给早已等候多时的状师。

    于此时,柳蔚也在堂外,看到高堂之上声威赫赫的京城府尹。

    那府尹大人瞧着不惑之年,红光满面,一看便是个锦衣玉食惯了的大老爷,倒不是说真正的清官就该全是两袖清风,瘦骨嶙峋,但这么脑满肠肥的,实在让人难与清廉二字挂钩。送上病册后,里面状师开始侃侃而谈,先引病册中词,言在上月大老爷去村上治疫时,那些村民的确各个都是活蹦乱跳的,无论是药方,处症,亦或者当时救急时洒下井口的药粉,全乃对症下药,没有丁

    点的错漏,若是还有不信,大可请更高深的大夫,出庭作证,不拘对照。

    状师说得有理有据,不找借口,就是直言不讳,强硬的咬定,云家医馆绝对没有医死人!

    门外的百姓多是京城本地人,在京中过活多年,有点小病小痛,也惯爱上云家医馆,毕竟人家是连锁店,宝号遍布全京,可谓家大业大。

    这样一户往日就与自己密切相关的医馆,若真出了医死人的事,那他们这些以往去看诊的,岂非各个都有危险?

    如今听到状师口若悬河,百姓们也稍稍安心,有良善的听客便对那一干村民道:“云大夫医术高超,祖上也是在太医院任职的,还时常赠医施药,可谓大善人家,绝不会罔害人命。”村人们个个横眉怒目,指着堂上一一摆开的七具盖着白布的尸首,痛彻心扉:“什么大善人家?人命关天,若无确凿证据,我们又怎敢上闹官衙?这些遗体,我们已请镇上大夫看过了,个个都说,就是吃了

    他们云家医馆的药吃死的!证据确凿!”

    “什么就证据确凿了。”云家状师满面愤慨的打断:“病册在此,用药是否有错处一目了然,你们要再不信,尽可请衙门仵作当堂验尸,让尔等心服口服!”

    村民立刻嚷嚷:“好啊,验啊!就让你当堂验尸又如何!”

    柳蔚站在人群外,眉头紧蹙。

    事情,往最差的方向在走。

    四老爷在她身边,却是松了口气:“验了尸便可证明清白了。”

    柳蔚看着他,沉声:“验了尸,才不清白。”

    四老爷一愣,又想到柳蔚跟来是为了亲自验尸,忍不住道:“京城衙门的仵作经验丰富,不见得便比你差,只要如实验尸,是非曲直,自有公断,怎会不清白?”

    柳蔚也不知云家人都这么甜,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只能说:“大难临头,且看吧。”

    四老爷还要再说什么,就见已有一位白发老者带着验尸工具上堂。

    那老者在众目睽睽下对七具尸首都进行了验证,然后对照状师手中的病册用药,最后却是脸色一变,神色踯躅的看着堂上的京城府尹。

    府尹一愣,立刻坐直了身子,道:“上来说话。”

    仵作一脸紧张的上前,小声与府尹耳语几句,府尹听完,亦是脸色一变。

    柳蔚冷眼看着。

    四老爷有些慌张:“这……难道验查的结果……”

    七名死者,当真都是被云家医馆的药给活吃死的。

    真正的证据确凿。

    仵作与府尹的窃窃私语让堂下众人与堂外百姓都看了真切。

    但片刻之后,仵作却对府尹微微颔首,扬声对外道:“七具尸首,俱因恶疾未止,病情激发而亡,与什么药不药的,全无关联。”

    一言生出,全堂喧哗。

    而后府尹立即宣布:“既案情已了,云家众人,当堂释放,至于原告,本官怜你们痛失至亲,既往不咎,现允你们带回尸首,不可再生事端。”

    随即一拍惊堂木:“退堂!”

    犹如冷水入了油锅,惊堂木一落,全场众人都惊了,如此匆匆结案,加之之前仵作与府尹的小动作,原告村民们各个痛哭流涕,大喊:“官官相护!”

    而之前为云家说好话的那些听客们,也面面相觑,心中惊慌,原来云家医馆当真医死人了,且,还买通府尹,颠倒黑白。

    果真,什么大善之家,都是伪装……

    就连一心想为云家平反的状师,也在听到这个结果后,一瞬间呆在原地。状师应下云家的案子,是因云家乃是积善望族,他敬重仰慕,可他万万想不到,自己竟是在助纣为虐,从刚才仵作与府尹的动静足可看出,官家分明是有所隐瞒,不尽不实,难道,云家医馆当真犯了人命?

    四老爷现在已经慌得手足无措,整个人迷迷瞪瞪的只管抓着柳蔚,紧张的问:“怎,怎会这样,怎会是这样……”

    柳蔚默默的看着这一切。

    云家乃皇后族亲,莫说有无医死人,就是真医死了,看在皇亲国戚的份上,衙门也不敢将罪名真冠在云家头上。

    这场对簿,必然是以云家无罪释放为结,毫无悬念。

    恰,柳蔚担心的,就是这个。

    制造这样一个局面,六王爷根本不是为了真将云家定刑入牢,他是为了毁掉云家阖府数百年的笃笃清誉。

    就如方才所观,仵作分明验出了尸体有异,但府尹却急于结案,给了百姓与原告,甚至被告,无限的遐想。

    看现在云四老爷不敢置信的样子,再看堂上瞠目结舌的三位老爷,衙门的定刑算什么,现在全京城的人,包括云家人自己,都认为他们真的医死人了!

    最为致命的,不过如此!眼看着这堂审就要散了,府尹已经快步往后堂而去,柳蔚回头一看,就看到人群外容棱一闪而过的身影,她心中大定,扬声喊道:“小民对验尸结果存疑!”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