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1475章 只有容棱知她心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柳蔚此言一出,唏嘘着正要离开的围观百姓们尽数回头,而堂内哭得肝肠寸断的村民们,也猛地用看救命菩萨的目光盯着柳蔚。

    案情明显存疑,但却只有这么一个明眼人敢冒大不韪说出来。

    柳蔚拨开挡在自己前头的役卫衙棍,淡定走到堂前,盯着那满头白发的老仵作,发问道:“魂灵在天,亡者在前,你敢摸着你的良心说,你的验论,千真万确吗?”

    一言指出,老仵作已有些慌了手脚,眼神闪烁,只能求助的看向身后下了堂的府尹老爷。

    柳蔚看的不错,这位老仵作不是局中人,他是真的老老实实的验尸,且验出尸体真的有问题,但他不敢说,因为他是一介小民,须得仰仗官爷,所以才只得与府尹连成一线,咬死无罪。

    柳蔚再看那富贵府尹,见他眼睛微眯,定定的看着自己,再无其他,她一时也难以判断,这人到底是知情人,还是不知情人。

    不过对方与六王爷关系匪浅,应当,是个知情人?有了柳蔚的大闹衙堂,外面就有准备离开的百姓重新聚集回来,其中一人冒头儿吆喊:“到底验尸结果如何啊?这些人莫非真是被云家医馆给医死的?衙门怎可欺上瞒下,蒙蔽民心,还有没有王法了?我们

    求一个公道,求一个真相!”

    有一个人喊,就有无数人跟风一起喊,柳蔚认得出,第一个喊的,是汝降王的一个小侍卫,应是被容棱安排的。

    只有容棱知她心,造势造得恰到好处。

    民心所向,府尹本想雷霆结案,但被这么一闹,只好先平民怨。

    他有些恶狠的瞪着柳蔚,认定对方就是在给自己找麻烦。

    堂上的云大老爷如今亦是满眼无助,他微颔着头,神色仓皇,面颊苍白的呢喃了好一会儿,才找回自己的声音,艰涩的自问:“我……我当真用错了药?”

    柳蔚看他如此,心中酸涩,只是一位救疾扶危的老大夫,只是一位一心为民,一心为善的老人家,怎么就有人狠得下心,这样伤一位长者的心。

    府尹重上高堂,一拍惊堂木,震慑嘈乱百姓。

    堂下安静了片刻,又陆续蔓开窃窃私语。

    府尹知晓,今天若是不将话说明,这堂审是结不了了,法不责众,百姓真闹起来,便是役卫尽出,也堵不上这悠悠众口。

    府尹神色紧绷,瞧了堂下一圈儿后,定睛到那主头闹事的白面书生身上。

    惊堂木再落,他问:“不信衙府所定,你打算如何证实亡者死因?”

    堂外的四老爷突然大喊:“她是仵作,她也是仵作!让她一验,请让她一验!”

    府尹脸色差极,他自然也认得吆喝那人是云府四老爷,故而更加的恨,他这头帮着云家一心脱罪,那头云家人却鼓劲的自掘坟墓,这算什么?飞蛾投火?自取灭亡?

    简直愚不可及,不识好歹!

    府尹被猪队友气得说不出话了,抖着手,又将惊堂木拍得震天响,而后用满含杀意的目光紧盯柳蔚:“你是仵作?”

    柳蔚微微颔首,算是应了。

    那就麻烦了,七具尸体的确是药毒而亡,但凡有点经验的仵作一眼就能瞧出,这人若是真验出了实情,云家一家还不在劫难逃?

    到时候皇上那边,又该如何交代?云家即便没有封官在身,那也是国舅身份,与皇上,可是有姻亲的!

    府尹心绪不宁,柳蔚观察他的表情,不禁有些意外。

    这府尹对云家的担忧不似作假,那么,难道他一心顾全云家,的确是因官官相护,而非受人所命?

    不管是不是,现在想这些也来不及了,当务之急,得先还云家一个清白。

    不等府尹再找借口拖延时间,柳蔚倾身,哗啦一下,掀开一条盖尸布。

    布落后,一七八岁灰面男童的遗体便露了出来。

    “大胆!”府尹大喝一声,有心想寻个理由将柳蔚拿下,定她一个以下犯上的罪名。柳蔚却已捏住那男童的下颚,指着他脖子与锁骨间一抹青黑色道:“死亡时间十二至十六时辰间,尸斑初显,斑色偏褐灰,斑体为椭形半圆。”又捉住男童的右手,看向他的手前腕:“桡动脉凸起,脉线硬若

    顽石……”针对性药物中毒与一般性药物中毒,在尸体的表征上会有许多差别。一般性药物中毒,属于食用了高危毒物致死的常规性中毒,而针对性药物中毒,却是由死者生前所服的正常药物与另一种药物相结合,

    而产生的变质毒素。

    这个男童的症状,便是针对性药物中毒。柳蔚认真将男童身上所见的尸理现象一一道来,堂前的老仵作频频紧张的望着府尹,府尹则一想到自己的大好仕途或会因此遏送,便恼羞成怒,大声呵斥:“本官并未允许你碰触尸身,你破坏罪证,先斩后

    奏,来人,将他拿下,重打十大板!”

    都要打人了。

    柳蔚冷笑着觑对方一眼,心中因有容棱在后,并不担心什么。

    反又掀开第二具尸体,如前证验。

    手持衙棍的役卫纷纷上前,直接就要武力镇压,柳蔚头都没抬,却在衙棍正要落下时,身边冲来一人,一把握住衙棍一端。

    “让她验!”铿锵有力的声量,带着微弱的沙哑与笃定。

    柳蔚偏头一瞧,正好对上云三老爷鼓励的视线。

    长者微微倾身,一拍她的肩头,语气沉重:“好好验。”

    对云家人而言,定案判刑不重要,清清白白才重要。

    家族声誉不可辱。

    柳蔚对他点点头,用仅有两人能听到的音量道:“我不偏不倚,公平断验。”

    云三老爷一笑:“正该如此。”

    若他们错了,自该认错受罚,承担责任,若他们没错,也莫要有人想构陷污蔑,含血喷人。

    府尹在高堂之上气得冒烟了。

    一个二个的,都干什么呢?为何全都调转枪头,都疯了不成?到底谁是救你们,谁是害你们!

    七具尸体,症状统一。柳蔚一一证明七人的确都为针对性药物中毒,也就是说,他们先患病症,而后吃了大夫开的药,但这药,却又与另一种药相冲,历经半月沉淀,药性转变为毒性,一朝暴毙,死于非命!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