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全职高手  剑来  逆天邪神  魔道祖师  醉迷红楼  赘婿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1480章 脸色,当即黑成了锅底!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人群逐渐散开一条道,所有人都沿着柳蔚的目光朝后头看去。

    便见大门开合处,一身绛青长袍,不苟言笑的中年男子,领着一些侍卫仆从,不知何时站在了那儿。

    在场百姓虽多为京城本地人,但也不是个个都有幸面见王公贵胄,大家交头接耳,议论纷纷,猜测这位衣冠楚楚的大人物会是什么身份?

    云家乃百年世家,又与京城上流圈子交情颇多,自然认得那位就是当今皇上的弟弟,六王爷。

    几位云家老爷面面相觑,不知六王爷为何会出现在这里。

    就连高堂之上的府尹也愣住了,他在科举高中前与六王爷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主仆关系,自打入朝为官,又受皇上青睐后,他便总有意无意的与六王府多番疏远。

    一开始他也怕六王爷会怪罪,可后来他简在帝心,更被委任京城府尹一职,这些担忧便随之消失了,陈年往事毕竟只是陈年往事,只要他现在只效忠皇上一人,皇上自会保他安然无恙。

    现在六王爷乍然出现在他的府衙,府尹怎会不惊,他从高位上下来,恭恭敬敬的走到衙门口,敛袖恭敬:“不知王爷大驾光临,有失远迎,还望恕罪。”

    王爷?

    边上的百姓听说这位竟是王爷,纷纷笨拙的行礼。

    六王爷看着眼前红光满脸的旧部,眼底掠过一丝戾气,讽刺道:“不是你派人手持官令,召本王来的吗?”

    府尹顿住:“下,下官并无……”说到这儿,他突然反应过来,猛地扭头,看向堂上的柳蔚。

    随着他的目光,六王爷也瞧见了堂上容貌清隽的年轻男子,方才那句“见不得人的亏心事”,便是他说的吧。

    迈步,六王上了正堂,迎面站定在年轻男子的面前,虎目危险的眯着,用仅有两人能听见的声音,警告道:“你可知,你这是在找死?”

    柳蔚眼神同样尖锐:“拭目以待。”

    “你……”六王还待说些什么。

    柳蔚已打断了他,扬声道:“请王爷来的,的确是在下,不过现在人还未到齐,烦请王爷稍候。”

    府尹脚步匆匆的走到柳蔚面前,压着声音问:“你到底是谁,你想做什么!”

    “在下是一名仵作,现在正在协助大人您破案。”柳蔚说着,还比了个“请”的手势:“人应该快来了,您请上座。”

    府尹颤抖着,指着柳蔚的脸:“本官真是让你给害死了!”

    正说着,外头又传来一阵脚步声。

    柳蔚往外一看,登时笑了起来:“这回,人到齐了。”

    最后一个被请来的,不是别人,正是知晖雅集的裘掌柜。

    看到裘掌柜出现的那刻,原本还算镇定的六王爷,猛地瞪向柳蔚。

    裘掌柜也看到了六王爷,他压制住要上前请安的冲动,先对府尹大人行了个礼。

    府尹是认得裘掌柜的,京城文人,没哪个是不知道知晖雅集的。

    府尹被迫回到高位上,一拍惊堂木,直视柳蔚:“你想说什么,现在便说!”

    柳蔚转首,看着年过半百的裘掌柜,问:“裘掌柜可会书正楷体?”

    这话明着是问裘掌柜,另一边的六王爷,却瞬间握紧了拳。

    裘掌柜不明所以,只回答:“在下会书正楷体,却并不精通,不知阁下所问,意欲为何?”

    柳蔚摆手:“说说闲话,活跃一下气氛。”

    堂上的府尹严厉的重拍惊堂木:“大堂之上,不是让你说笑的地方,你将六王爷与裘掌柜找来,便是要戏弄愚耍他们吗!”

    柳蔚没在意府尹的激动,这位富贵府尹也怪不容易,先是六王爷,后是裘掌柜,他现在怕是已经被吓疯了。比起六王爷的有权有势,一个区区知晖雅集,应当不足挂齿,可偏偏,知晖雅集地方小,人脉却广,京城士子皆聚于此,得罪一个裘掌柜,便等同得罪整个知晖雅集,得罪整个知晖雅集,便等同得罪全京

    城的才子文人,

    这位府尹是文官,他得罪不起这些未来的国之栋梁。

    柳蔚理解他的敏感,也不卖关子了,又将那份病册与药方拿过来,递到裘掌柜面前:“不知裘掌柜,可能瞧出这两份文书的不同。”

    裘掌柜狐疑的将病册与药方看了看,而后道:“瞧着是两个人的笔迹,实则却像一人所书,笔锋笔意,均大略相同,应是一人模仿二人之笔所提。”

    柳蔚笑了一下:“知晖雅集的主事人,果真非同凡响,一眼便能道出关键。”

    裘掌柜谦虚的笑笑:“只是一介酸儒,公子客气了,不过是平日看得多了,也能瞧出些门道罢了。”

    柳蔚点头:“掌柜实诚,那么一事不烦二主,裘掌柜既然能瞧出这两份文书所书为一人手笔,又能否瞧出,是哪一人所写?”

    裘掌柜一愣,摇头道:“对方有意掩藏笔迹,在下又能看得出,不过瞧这笔锋,写的应是正楷体,在京中,书正楷体的大儒也有那么四五位,你不妨问问其他人。”

    柳蔚一下走到六王爷面前,问:“六王爷可算当中之一?”

    裘掌柜一顿,犹豫了一下,才说:“六王爷的正楷体,也算当世一绝,笔力锋刃,字正浑圆。”

    柳蔚直接把病册和药方递到六王爷眼皮底下:“王爷身份尊贵,本不该劳烦于您,可人命关头。”

    六王爷眼神尖刻的瞪着柳蔚,众目睽睽,他不好发作,只能将两样物证拿过来,随意看了下,敷衍道:“背后是藏了正楷体的笔锋,但本王瞧不出是谁的笔迹。”

    柳蔚料到他会否认,不疾不徐的道:“要证实的确有些困难……”说着,又话题一转,看向裘掌柜:“匆忙之下将裘掌柜请来,您想必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那在下便长话短说……”

    柳蔚言简意赅的将今晨发生的种种一一道来,待她说完,裘掌柜才知事情经过,不免唏嘘:“云大夫妙手回春,按理说,不该犯这样的错误……”

    柳蔚道:“正是如此,在下一开始也认为当真是云大夫一时错手,枉害人命,可转而又发现这病册上与药方上的字迹,竟出自同一个人,这便有些蹊跷了,裘掌柜您觉得呢?”裘掌柜点头道:“原告既说,是看见云大夫先书了药方,再由药童抄录在病册上的,那两样东西,便该是两人所写,可方才在下也瞧见了,药方与病册上,笔迹是不同之人,可笔锋却出自同一人,这便说明

    ,药方与病册被伪造了,这并不是云大夫初时写的药方,病册也不是小药童一开始写的病册,事情,大疑。”

    柳蔚拱手,一脸敬佩:“裘掌柜明理,如今前有七条人命无辜枉死,后又有云大夫一家含冤受屈,掌柜一身浩然正气,不知,您可愿拨冗,为此案尽一份心力?”

    裘掌柜被说的面有赦然,文人的气节又随之涌现,他郑重道:“若有在下能助之处,自当竭力。”

    柳蔚等的就是他这句话,她笑容扬起,上前一步:“那便烦请裘掌柜好好想想,京城文人中,谁人既精通正楷字体,又是仿笔高手。”

    裘掌柜果然认真的回忆起来。

    柳蔚眼尾扫了一直盯着她的六王爷一眼,状似不经意的道:“正楷体乃是官体,大多学子书生都会习写,实在是范围太大……”

    却在这时,裘掌柜眼前一亮,拍手道:“有了!”

    柳蔚立马看向他,六王爷也忙看过去。

    “宁辉,今届阴州士子,现就暂居知晖雅集内!”柳蔚清楚的看到,六王爷的脸色,当即黑成了锅底。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