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1484章 飘在水里的小黎吐了口脏水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给银子是不可能的,这辈子都不可能给银子的!

    六王爷面色青绿,狠戾的瞪了柳蔚几眼后,打算先忍下这节,只待退堂之后,他再与府尹说清。

    什么捐款,完全是这险恶青年的子虚乌有,他不会给什么一百万两,永远不会给!柳蔚一看六王爷的表情,就知他的心思,她轻笑一声,推了推还激动得难以言喻的府尹,道:“您既要上表,不若现在便表,正巧王爷就在,与此事相关的百姓苦主也都在,不能让王爷的一百万两捐得悄然

    无声,得让大家都知道,都看到,才能彰显王爷的仁心仁德,您说是不是这个理。”

    府尹犹豫一下,很快应允:“是这个道理,是这个道理,王爷的广阔心胸,自然要万家传唱,万不能亏待了王爷一片善举。”

    六王爷瞪着柳蔚,想在他身上戳出几个窟窿。

    那边半晌没说话的裘掌柜也在此时欣慰的点起头来:“京中才子风范,正该如王爷这般,惠国惠民,大善也。”

    六王爷气得鼻子都歪了,眼花缭乱的,呼吸都快呼吸不上来了。

    正说着,府尹已经麻利的借走师爷的纸笔,草草奏文一番,交托给心腹役卫,让他赶紧带进宫去。

    这是自己最后的机会,六王爷立刻打起精神,对那接下奏文的役卫使眼色。

    役卫收到指令,点了点头,不声不响的离开。

    六王爷松了口气,知道这封奏文是送不进宫了,心总算放下了一半。

    柳蔚却在此时走到他身边,不阴不阳的嘟哝一句:“心可真大。”

    六王爷皱眉盯着她。

    柳蔚却对他一笑。

    六王爷先是一愣,后猛地反应过来,眼前这人,可是与千孟尧那小畜生一伙的!

    役卫手里的奏文,怕是一出府衙,就要被汝降王府的人抢走了!

    当今圣上是个如何爱财如命的人,作为亲弟弟的六王爷一清二楚,若这封奏文当真送上去了,白得的一百万两,还不把那人脸都笑烂了!

    六王爷大受刺激,一口气没上来,差点过去。

    柳蔚见状,赶紧道:“王爷站累了,还不快为王爷准备桌椅茶点,奏文已经送出去了,怎么着也得等到宫里有回复,咱们可还得在这儿呆一阵呢。”

    ……

    六王爷猜的没错,役卫拿着奏文离开府衙,正要寻个地方将其撕毁时,几个身手矫捷的侍卫凭空出现,而后不过两息,役卫晕倒在后巷,而那封奏文,落到了几个侍卫手中。

    之后的事,便水到渠成。

    这封奏文,在半个时辰后,落到了当今圣上的手中。

    接到奏文时,圣上正在御花园与人对弈,他对面坐着一位白须白发的矍铄老人,老人手捻黑子,正对着棋盘谨慎思量。

    圣上等候的功夫,拆开了奏文,看了两行,却是笑出声来。

    他的笑声打断了老人的思绪,老人抬起头来,问道:“怎的?”

    圣上将奏纸递给他,道:“老六也不知怎么了,好端端的,要上捐一百万两入国库,这孩子,何时这么有心了。”

    老人听他提起六王爷,眉目深沉起来,想了想,道:“六王爷可早就不是孩子了。”

    圣上顿了一下,叹息道:“是长大了,不似幼时那般可爱了,只是到底兄弟一场,朕是他的亲兄长,当今世上除了朕,还有谁能包容他。”

    老人将黑子放下,面色如墨:“皇上可知,王爷早有不臣之心。”

    未防老人会一句就捅破了窗户纸,皇上表情顿时尴尬。

    老人站起身来,眉目凌厉,语带逼迫:“皇上还打算纵容他到何时?”

    皇上起身,恭敬道:“太傅先坐。”“不坐了。”仙燕国前太傅纪南峥绷紧面庞,表情看起来非常不好说话:“四十多岁的人了,还让你当娃儿似的宠着,这是养虎为患你可知晓?明知他有逆反之心,你不止不阻,还多番宽恕,你若真不想当这

    皇帝了,这便传位于太子,太子都比你长脑子!”

    堂堂一国之君,让人骂得头都抬不起来,却半句反驳都没有,旁边伺候的太监宫女们见此,都被吓得魂飞魄散了,却只有跟随皇上最久的老太监福祥知道,这种事,以前可没少发生过。皇上与太傅之间,说是师生,其实早已情同父子,当初先帝病逝,皇上尚未及冠,在如狼似虎的朝堂中,他根本稳不下来,前有百官搪塞欺瞒,后有储王蠢蠢欲动,那时,全赖太傅力排众议,一力担保,

    才将皇上给扶了上去。

    皇上一生的才学素养,治国之道,不是先帝所授,全是太傅所授。

    太傅不仅教会了皇上如何为君,更教会了他如何为人,因此八面威风的一国之君,却唯有在太傅面前,才会露出如此姿态。

    打心眼里,皇上是将太傅当做恩人的。纪南峥将自个儿不争气的学生骂了好大一顿,却见皇上也不反驳,就老实的垂着头听他说,他顿时更生气了,骂得也更难听了:“公私不分,恩怨不分,一肚子学问,都学到哪里去了?今日你便回我一句,

    六王,你惩不惩?!”

    皇上现在是肠子都悔青了,早知道方才就不该把奏文的内容告诉太傅了,要不现在还在好好的下棋。

    太傅难得回京一趟,他不想忤了老人家的意,又狠不下心来对自己唯一的兄弟下狠手。

    这可如何是好?

    正捉摸着,皇上突然听到小池塘那边,传来幼童的惊呼。

    皇上立马抬头,指着小池塘道:“方才太傅带进宫的那娃儿,是不是去了那边?”

    纪南峥一愣,脸色唰一下白了。

    皇上又道:“前阵下过雨,池塘水深,可别是掉下去了,福祥,你带人去瞧瞧。”

    一听掉进水里,纪南峥哪里坐得住,忙脚步匆匆的跑过去,刚过去,还真看到自家曾外孙从池塘里探出头来。

    “小黎!”纪南峥大喊一声,声音都变调了。

    皇上忙对身后的太监宫女呵斥:“都站着干什么,还不赶紧将人救上来!”

    “不用了。”飘在水里的小黎吐了口脏水,手里拖着个哭得支离破碎的小女娃,一边往岸边划,一边说:“我救上来了,不用下来了。”

    众人这才看清,水里竟还有另一个,却是个三四岁模样,粉雕玉琢的小姑娘。

    “清儿?”皇上见状,大惊。水里那人不是别人,正是皇上最小的女儿,辛贵妃所生的小公主,文清公主。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