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全职高手  剑来  逆天邪神  魔道祖师  醉迷红楼  赘婿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1486章 小黎就是招人喜欢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辛贵妃端庄高贵的脸上,露出无奈的笑,她上前,温柔的将女儿揽过来,道:“哥哥不是宫里的人,不可以跟着清儿走,清儿乖,同母妃回去。”

    一听不能带走小哥哥,文清公主水汪汪的大眼睛里,又蓄起了雾气。

    辛贵妃心疼了,捧着小女儿的脸道:“若是清儿当真喜欢哥哥,以后有机会,母妃请哥哥进宫同清儿玩耍可好?”

    文清公主忙将目光投向小哥哥,眸里,满是期望。

    小黎有些不好意思,苦恼的抓抓脸,仰头去看太爷爷。

    纪南峥瞧曾外孙的确没有半分不妥,松了一口气的同时,自然的为他解围:“今日进宫出了这样之事,回头他爹娘问起来,我也不好交代,近段日子,应是不许他再进宫了。”

    文清公主一听,眼泪一颗一颗跟着掉。

    小黎瞧她实在可怜,犹豫了一下,琢磨着道:“若,若我娘允,以后,以后我再来看你。”

    说是以后,却不知是多久以后……对养在深宫的小公主而言,“以后”这个词,实在太容易听到了,舅舅说,以后就带文清出宫去玩,这个以后,舅舅从文清两岁,说到四岁,父皇说,以后父皇天天说故事给文清听,这个以后,文清从三岁

    ,听到四岁,外祖父说,以后外祖父用亲手栽种的山茶花,给文清编花环,这个以后,是外祖父在去年文清生辰时留下的承诺,但直到今年生辰,外祖父显然已经忘记了这件事。

    以后是什么时候,在幼小稚嫩的小公主眼里,就是永远不会实现的时候。

    大人总喜欢说以后,可或许连他们自己都不知道,这个以后,是不是真的存在。

    文清目光复杂的瞧着小哥哥,想着这或许就是与小哥哥最后一次见面。

    大概是她难过的表情太真实了,小黎让她瞧得周身不自在,最后只能道:“你先去回去换衣裳吧,着凉就不好了。”文清忍了又忍,最后还真是把夺眶而出的泪珠,又忍了回去,二皇兄说,会哭的孩子有糖吃,但太子皇兄说,男孩子都不喜欢小哭包,太子皇兄是太子,是仙燕国未来的君主,二皇兄只是二皇兄,所以文

    清决定听太子皇兄的,她不哭了,她不想小哥哥不喜欢她。

    小公主最后还是依依不舍的由辛贵妃拉着离开了,纪南峥瞧着小丫头走得老远了,还一直回头看,他不禁揉揉自家曾外孙的脑门,道:“小黎就是招人喜欢。”

    语气中的自得,表情上的炫耀,把旁边的皇上都看无奈了。

    这时,老太监福祥走过来,小声在皇上耳边说了两句。

    皇上听了,眼睛紧眯起来,沉沉的点了下头,道:“你去办吧。”

    纪南峥看他表情不对,心念一转,便猜到了前后,问:“还好吗?”

    皇上按了按眉心,道:“照看文清的两名宫女,均被人下了泻药。”

    所以才会出现宫女擅离职守的情况。

    后宫秘辛,阴谋迭起,纪南峥没再细问背后作乱之人是谁,这毕竟是皇上的家务事,他与皇上关系再好,也不宜插手过多。

    但皇上并不打算瞒他:“太傅认为,瑛儿这些年来会否因为身体抱恙,而心生怨怼?”

    皇后云瑛与辛贵妃之间的纠葛,皇上不是不清楚。只是,两个一个是与他青梅竹马,长相厮守的发妻,一个是知情识趣,为他排忧解难的解语花,手心手背都是肉,他哪个都不想负。

    文清公主是辛贵妃的命根子,之前皇后又因他在辛贵妃处留宿,而诸多不满,眼下文清公主遭难,皇上即便不想,也很难不产生不好的联想。太傅知晓五年前皇上寿宴后,皇后便大病一场之事,眼下皇上问起,他本不想回,但想到云瑛也是他看着长大的,犹豫一下,便道:“皇后母仪天下,便是五年病魔蹉跎,应也不至于心生狭隘,朝一个稚子

    下手,此事,或有其他隐情?”

    皇上恍惚一下,也点点头:“是朕想岔了,瑛儿,的确不是那样的人。”

    一刻钟后,常缘殿内,相似的对话,也在进行。

    让宫女带着文清公主下去梳洗后,辛贵妃招来了贴身亲信杜鹃。

    “你如何看?”

    杜鹃是辛贵妃身边的老人了,闻言先是思索片刻,而后反问:“娘娘可有怀疑之人?”

    “有一个。”辛贵妃表情极为难看:“说说你的看法。”

    杜鹃斟酌了一下言辞,道:“纯妃娘娘与倩妃娘娘这阵子,与娘娘一直有些龃龉。”辛贵妃冷笑一声:“纯妃没这么大的胆子,皇上就在御花园,还上赶着冲到皇上眼皮子底下去胡作非为,她如此心机之人,做不出这样头大无脑之事。至于倩妃,她脑子的确不好,这样冲动之事,她是干得

    出来,可她那亲弟弟前个儿在京城大街打伤西镇大将军家的幼子,事情闹得两家险些交恶,这阵子她精疲力竭为娘家筹谋,哪还有精神,盯着我这儿。”

    这也不是,那也不是,杜鹃面露为难,而后又想到了什么,面色一白:“难道娘娘是怀疑……皇后?”

    辛贵妃嗤了一声:“这件事的确与她有关,却不见得是她做的。”

    杜鹃不懂:“难道是相国夫人代劳?”谁不知道相国夫人云氏,就是皇后的狗腿子。

    辛贵妃瞧了杜鹃一眼,叹了口气:“在本宫身边多年,你想事还是如此简单。”

    杜鹃面有赦然,忙愧疚的低下头。辛贵妃沉声道:“皇后与我是有恩怨,但依她秉性,断不会朝清儿下手,她虽不喜欢我,但待清儿却是极好,你忘了,去年除夕,清儿为了追花灯险些掉下花桥,是她瞧见了,不顾身子抱恙,扑过去抱住了

    清儿,若她想要清儿死,当年又怎会如此奋不顾身。”

    杜鹃回忆一下,也想到了这件事,而后又陷入困惑:“那不是皇后,又会是谁?”

    “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此事却是冲着她去的。”

    杜鹃一愣:“您是说……”

    “前两日云家请了位大夫去青凰殿为她看诊,看诊之后,也不知怎么回事,她待皇上突然冷淡起来,皇上昨夜还同本宫说,说皇后已开了口,说治病时面容难看,让他近半年,都莫去青凰殿留宿了。”

    杜鹃噎了一下:“皇后待皇上,还真是任性。”辛贵妃淡笑:“以前便是病得七荤八素,也要防着皇上留宿本宫这儿,现在却主动将皇上推开,我也不知她这是怎么了,可应当是皇上有哪里做得不好,让她伤心了,这不,帝后刚刚出现龃龉,便有人夹缝

    求生,在中间挑拨离间,今个儿清儿遇害,皇上想到皇后这几日的态度,说不准便会怀疑上皇后,皇后如此高傲的一个人,自然不会受这冤枉气,两人大闹一场,指日可待。”杜鹃脸色一黑:“皇上与皇后闹得不欢而散,世人肯定都以为是娘娘您从中作梗,那娘娘岂非要为那幕后之人背这黑锅?”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