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全职高手  剑来  逆天邪神  魔道祖师  醉迷红楼  赘婿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1488章 气氛中,弥漫着杀气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文清公主凭着自己不算太好的语言组织能力,愣是绞尽脑汁的又将法力超群的小哥哥夸了一通,夸完后,竟是因为词穷,不知该再如何表述,只能抓着脑门道:“反,反正,小哥哥是神仙……”

    皇后听她东一句西一句的,还离谱的将救她一命的小男孩说成了菩萨坐前的小仙童,她哭笑不得,捏捏文清鼓鼓的脸颊,笑道:“清儿说是神仙,那便一定是神仙,那小哥哥救了清儿,清儿可有谢谢他?”

    小公主忙不迭的点头,焦急的道:“有,有谢谢,可是……可是小哥哥走了……”

    辛贵妃到此时不得不插嘴:“那孩子是太傅家的娃娃,今个儿带进宫却为了救清儿下了水,太傅紧张,短日子内,说不会再带他出门。”

    这也是人之常情,辛贵妃很能理解,但是小文清却为此失落不已。

    皇后听着,心里却另有琢磨。

    她思忖一下,到底看不下去小文清愁眉苦脸,便捧着小丫头的脸蛋,道:“若那小哥哥当真是太傅家的,可就凑巧了,太傅如今正借居于云大夫家,清儿还记得云大夫吗?替清儿治过伤寒的那位。”

    小公主连忙点头:“记得,云大夫有黑黑的胡须,一直到这儿。”她说着,还比划一下,手比着脖子前面。

    皇后点头:“正是那位云大夫,清儿若实在想念小哥哥,母后可托云大夫为清儿说说,请太傅下次再带小哥哥进宫。”

    小公主闻言,高兴得上蹿下跳:“真的?真的?好耶好耶,谢谢母后,清儿最喜欢母后了!”说完,凑过去,在皇后脸上狠狠的亲了一下。

    皇后将她搂得满怀,心里想着,有个香香软软的女儿真是太美好了。

    帘子外的辛贵妃见状却撇撇嘴,她家清儿之前还说喜欢她来着,这么快就变了,果然像她父皇,见异思迁,花心萝卜。

    解决了文清的小心事,皇后便让云氏带着小公主出去玩,独留下她与辛贵妃。

    气氛中,弥漫着杀气。

    云氏心里仍旧担心,便只带了小公主在殿外,不敢走远。

    内殿一下静了下来,辛贵妃隔着薄透的纱帘,看着帘后面有些憔悴,却硬是擦了红腮朱唇的皇后娘娘。

    虽然两人龃龉颇多,关系不睦,但她不得不承认,皇后是美的,哪怕重病在身,面色不佳,也依旧是美的,无怪皇上对她死心塌地。

    辛贵妃抬了抬下巴,尽量不让自己落了下成,她今日虽说是来求助的,但也不意味着她会低人一等,漂亮高贵的女人,在另一位漂亮高贵的女人面前,是永远不会示弱的,这是女人间的尊严角逐。

    皇后沉沉的观察了辛贵妃半晌,片刻,才冷着声音道:“清儿之事,不得善了,你尽管去查,查出是谁,本宫做主。”

    没想到轻而易举的便目的达到,辛贵妃面上不禁露出笑容。可皇后随即又话锋一转:“但清儿是清儿,你是你,辛贵妃对本宫所做之事,本宫永生难忘,故此,往后你也甭来本宫这青凰殿了,今个儿是本宫拦着,若明日本宫拦不住了,总是有人,要拿扫帚打到你头

    上去的!”

    这话说的是云氏,长达五年的水银毒,云氏现在草木皆兵,日日守在皇后身边严正以待,唯恐她身边又出现什么可疑之物。

    而辛贵妃又是最有可能对皇后下毒之人,云氏现在看辛贵妃的目光,就跟看杀父仇人差不多,今个儿皇后是好不容易将她拉住了,下次可就说不准了。

    云氏在相府多年,早就练就一身阴狠毒辣的手段,她疯起来,什么事情都干得出来。

    皇后的言语提点,辛贵妃却未能心领神会,她不明所以,心想,自己难道又做了什么天理不容的事了?她不知道。

    可看皇后的表情不似说谎,辛贵妃琢磨一下,想到了一件事。

    那是今年除夕时的赏花宴,恰逢头一日,皇上留宿了常缘殿,赏花宴上,皇后因病重无法主持,皇上临时起意,让辛贵妃去主持,这算是辛贵妃头一次插手后宫大事,她紧张非常。

    可雪上加霜的是,在启程前往花宴之前,常缘殿竟闹了蛇鼠。

    有人将至少一麻袋的老鼠青蛇放进殿内,弄得殿里上下鸡飞狗跳。

    辛贵妃也因为此事,延误了赏花宴的时辰,之后不出意外的让皇上斥了轻重不分,一点小事都做不好。

    辛贵妃心里委屈,却想了又想,宫中会因她开设赏花宴而如此记恨她的人,除了皇后,不做他想了。原本已经过了数月,辛贵妃不想再提,但现在皇后说起,她的表情也冷了下来,气势丝毫不让:“皇后对臣妾所做之事,臣妾也没齿难忘,皇后放心,您这青凰殿尊贵富丽,臣妾命薄,以后不来便是,谢皇

    后体恤。”

    两人针锋相对,你看我不顺眼,我看你不顺眼,气势汹汹的模样,吓得旁边伺候的宫女太监大气都不敢出一下。

    皇后看辛贵妃不止不认错,还诸多挑衅,她握紧拳头,气得头疼,竟连身份都不顾,恨恨的脱口而出:“本宫不会让你得逞,你且等着!”

    辛贵妃也不甘示弱:“皇后所作所为也非大丈夫,蛇虫鼠蚁,您就只会这种小道?真是枉费了云家清正誉雅的门风家教!”

    “你还敢提云家,你今日所为,难道便是正人君子?”

    “臣妾今日又做了什么?清儿遭此大难,难道臣妾还不能为她出气?不过是嘱咐她在您面前哭得可怜一点,难道这便是天理不容了?那臣妾开口求您,您会同意吗?您不是巴不得臣妾越惨越好吗?”

    “谁与你说清儿的事了,本宫是说云家被人状告之事!”

    辛贵妃下意识的又要开口反驳,但到嘴的话,咽了回去,脸上露出几分茫然:“云家被人状告?为何?”

    皇后:“……”

    两人鸡同鸭讲了半天,竟完全不是在说同一件事,皇后为水银毒之事警告辛贵妃,辛贵妃却以为她说的是今年除夕宴,她要顶替皇后主持一事,让皇后记恨至今。而后皇后又说今日云家所遭所难,辛贵妃却以为皇后将她叮嘱文清哭弱之事,定为邪门歪道,斥她非君子所为,两人针尖麦芒了半天,说的却完全是两件事。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