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全职高手  剑来  逆天邪神  魔道祖师  醉迷红楼  赘婿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1497章 珍珠与小黎,已经面面相觑许久了。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国象监上空有苍鹰盘旋的事,没一会儿,便传的街知巷闻。

    但凡离国象监近的百姓人家,无不三三两两,紧脚慢脚的赶来观看奇景。

    围观群众多,原本尚算宽敞的大街也变得拥挤起来。

    红顶蓝面的八宝马车刚进主正街,便被堵了个进出不得。

    过了半晌,车帘掀开,端坐车内的白发青年声音沁凉的问:“出了何事?”

    驾车的车夫张望一番,道:“回大人,好像大伙儿都在往咱们国象监走?”

    白发青年蹙了蹙眉,挥手招来两名随伺护卫,让他们前往查探。

    护卫去了一会儿便回来了,禀报时,语气暗含惊异:“大人,咱们国象监上头,有一群苍鹰盘旋不落,巍巍壮观,现京城大街的人都赶去瞧热闹了。”

    苍鹰?

    道家重地,若说有仙鹤临门,倒算喜昭,可苍鹰,那不是佛家的祥兽吗?

    相传佛祖释迦摩尼未得道成圣前,曾大慈大悲,割肉喂鹰,自此传成佳话。

    白发青年脸上的表情变得凝重,无论是尊道还是理佛,他都是极为信崇天意的人,现今国象监上头异象突起,他难免不过多思量。想到自己曾被佛门收养,最后却投身道门,叛出师门的罪名已是毋庸置疑,但多年来,天道却并无任何指示或责罚,他以为此事已过去了,毕竟时过境迁,连当初收养他的禅师都已早登极乐,坐化圆寂了

    ,可为何现在他身边却出了异景?

    苍鹰示警,这是什么意味?

    白发青年思忖甚久,马车也终于在护卫的开辟下,艰难的挤出了一条路。

    国象监门口严防死守,下车后,白发青年先下意识的朝天空看去,他的位置,的确可以看到天空有雄鹰展翅,甚至屋檐边角,还有幼鹰歇脚张望。

    他进了国象监大门,才发现今日的役卫竟都来了外殿,甚至腰佩尖刀。

    三清祖师面前,向来忌讳凶器,因此这些役卫从来只在内殿巡逻,白发青年面色不佳,招来役卫首领问话。

    役卫首领连忙说了之前发生的事,简而言之就是,国象监内进了刺客。

    白发青年眉眼微敛,沉吟片刻,问:“张独何在?”

    役卫埋首道:“张真人尚在内殿茶室,陪伴贵客。”

    一说到茶室,白发青年便想到了什么,他紧抿着唇,又仰头看了眼漫天鹰群,挥袖,直直进了内殿。

    片刻之后,茶室二人变三。

    国师端坐正位,冷目瞧着眼前两人,尤其是视线扫到那华裙女子身上时,眸中煞气已现。

    被称作张真人的道服男子见状束手在旁,想了想,到底躬身认罪:“是小道一时大意,未及隔墙有耳,险些坏了大人要事。”

    国师轻抬右手,制止了张道人后头的话。

    张道人忙不敢言语,眼角却看向矗立一旁的娇俏佳人。

    华裙女子此时也是慌了心神,她咬了咬唇,模样惹人怜悯,深深弯腰,态度恭恭敬敬:“请大人降罪。”

    倒是不为自己开脱,直接也认了罪。

    张道人松了口气,国师年少成名,独断独行,女子不听召唤便私来国象监已不是一次两次了,在他这里倒还好说,可在国师这里,却是不能容忍,国师最不喜的,便是自以为是,自作聪明之人。

    白发青年收回目光,嘴角浮起一丝凉笑:“娘娘贵为千金之躯,微臣怎敢。”

    华裙女子一听,她膝盖一软,甚至想要匍匐跪下。

    可她也知道,眼前这人冷若冰霜,他若当真气急了,便是她膝盖跪破了,他也不会怜惜半分。

    心中绝望的同时,女子又紧忙补救:“张真人已请了内殿役卫将前后大门重重封锁,那刺客若想逃离,便是插了翅膀,亦难以如愿……”

    “啪!”

    话音未落,白发青年已一拍桌面,巨大的声响,骇得华裙女子与张道人均心神一颤。

    白发青年站起身来,语气锐利尖刻:“国象监为皇家道廷,前后役卫均非本官所有,你向后守役卫求助,岂非告诉皇上,国象监进了刺客,且还偷见汪嫔娘娘与道人苟且私会?”

    华裙女子,也就是那汪嫔娘娘被他这通火气,吓得红

    了眼,不敢吭声。张道人忙道:“小道既敢惊动后守役卫,自是有所把握,还请大人息怒,那刺客若真被捉拿,小道会第一时间将他带走,不会让他落到役卫手中,况且,当时在茶室内,小道与娘娘行规步矩,并无行任何苟

    且之事,想来便是真被声张出去,也大可说汪嫔娘娘是与小道畅谈道论,于情于理。”

    一旁的汪嫔急忙点头,一脸的梨花带雨。

    白发青年瞧了张道人一眼,眼中一掠讥讽:“真人倒是怜香惜玉。”

    张道人连忙低首敛眉,吓得满头大汗,大气都不敢出一声。

    过了片刻,白发青年终究没再追问二人过错,只问:“外头的苍鹰又是为何?”

    说到这个,张道人也不解:“不知怎的,就飞来一群,还盘旋不落,却也不像受人召唤,小道实在……不明所以。”

    莫名其妙冒出来的,且还并非受人操控,白发青年面色不显,心中却又想了许多。

    天谴,天受,但凡尊圣之人皆对因果孽报存有畏惧之心,他一生作恶不少,睚眦必报,但他并不觉得那是错,既有这番能力,所作所为,通天彻地,又有何不妥?

    但他认为无错,苍天或许认定他错?

    思来想去,青年还是无法揣摩天意,只道:“谴人去将鹰群挥散。”

    若是能挥散,倒可说今日之事,只是巧合,若是不能挥散,只怕,天道的确有旨……

    想到自己最近正在做的事,青年按了按眉心,有些疲惫。

    大事将成,又有六王为后盾,他并不想前功尽弃。

    再说内殿花园那棵大树中,珍珠与小黎,已经面面相觑许久了。

    小黎的意思是,等天黑再走,珍珠带了咕咕,与咕咕的朋友们一起过来找他,但现在青天白日,日照光明,他就算混在鹰群里飞出去,也会被人家瞧见,到时候不就还是要被抓住吗?

    所以小黎想天黑了走,黑灯瞎火,老鹰这么多,谁能注意里面混了一个他?

    但珍珠不是这么觉得的,珍珠有自己的事要忙,它觉得小黎给它添了麻烦,它现在拨冗来救小黎,小黎就应该听它的,现在就跟它们一起走,这么多老鹰在,大家都会给他打掩护,他一定可以逃出去的。

    两人的意见出现了分歧,落在树干顶上的咕咕见他们半天商量不出结果,就懒洋洋的给自己梳起毛来。

    小黎很生气,看着珍珠,问它:“你有什么好忙的?成天不回家,找你也见不着你,你说你到底赶着要去见哪个野男人!”

    珍珠理直气壮的仰着脖子,桀桀桀的叫。小黎听它说了一会儿,气坏了:“你还有交际圈,你还有亲朋好友?你的亲朋好友就是我!我不准你去参加别人家鸟雀的满月酒,人家生了小鸟,关你什么事?有本事你也生一个啊!你媳妇生小鸟,我就让

    你走!”珍珠气得不得了,跳起来在小黎头上疯狂啄他。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