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1499章 柳蔚,你家出事了!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柳蔚见到了那位据说在后宫与皇后平起平坐的贵妃娘娘。

    辛贵妃生了一张妖娆面容,身材婀娜,即便是在重重宫裙遮盖之下,亦能瞧出骨子里透出的冶艳曼妙。

    柳蔚在下行了礼,辛贵妃端坐高位,目光定格在她清隽不凡的容貌上。

    “先生好相貌。”辛贵妃轻笑着说了一句,音色清亮,夸赞是真,但话说出口,却又透着一股挠人的荡意。

    柳蔚当下便明白了,这位贵妃娘娘为何会被皇后视为最大敌人,不是说她容颜比皇后胜过多少,而是比起皇后清若芙蓉,出淤不染的气质,这位辛贵妃更符合大多数男人的审美。

    她妖冶,性感,便是寻常普通的一句话,在她口中,也能漫出几分诱惑,虽然这诱惑不见得是她刻意的,但这张面庞,配上这个声音,的确很难让人不心猿意马。

    柳蔚颔首,没有再看她。

    辛贵妃端起手畔的茶盏,吹了一下,浅酌一口,扬起眉问:“听闻先生自南方而来?”

    柳蔚恭敬回答:“自白山洲而来。”

    辛贵妃点点头:“白山洲是个好地方,若是有机会,本宫也想去瞧瞧。”

    柳蔚没说话,这位辛贵妃在试探她,她毕竟是皇后差过来的人,这位贵妃娘娘对她并不放心。

    又说了几句,柳蔚回的一直有条不紊,不显得逢迎,也不显得不敬,恰到好处的应对,在过了一刻钟后,终于让辛贵妃安心了不少,她谴了宫婢,去请文清公主出来。

    柳蔚是借给文清公主断诊为由,来实探辛贵妃为人的,因此做戏做全套,即便双方都知道这场诊脉只是走个过场,可过场还是需走。

    白日的事让辛贵妃心里也是七上八下,她与皇后之间闹了误会,虽然皇后最后没说什么,只将她撵走,但现在既然派了人来,那应当是想和解这个误会的。

    可为何来的是位宫外人?

    辛贵妃心里捉摸不透,看这位年纪轻轻的小大夫时,目光难免带着探究。文清公主的确没有大碍,白白净净的小姑娘像团棉花,出来时就是被宫婢抱着的,看了殿内有生人,她大概想起了自己作为公主的仪态,强行从宫婢身上下来,小身板站得直直的,尽量让自己看起来大方

    端庄一点。

    可配上她那圆嘟嘟的脸蛋,又显得十足的啼笑皆非。

    之前还对柳蔚满含警惕的辛贵妃,在见到小女儿时,脸上的笑容真挚温暖,她招招手,让小公主到她身前。

    文清公主乖乖的走到她面前,眼角却悄悄的看堂下的俊俏小叔叔。

    辛贵妃刮了刮小公主的鼻子:“清儿瞧什么呢?”

    文清公主一本正经的道:“清儿觉得这位先生长得好看。”

    辛贵妃失笑:“小哥哥不要了,要小叔叔了?”

    文清公主连忙摇头:“要小哥哥……”然后又往旁边看了一眼,这一眼恰好与柳蔚来了个四目相对,柳蔚对小姑娘友好的笑笑,文清公主脸蛋一下红了,她害羞的对母妃道:“这位先生与哥哥长得好像……”辛贵妃这才去看,她白日虽只见过那小男孩两眼,毕竟有太傅在中间一直咋咋呼呼的拦着,但好歹是救了自己的宝贝女儿,她也将那小男孩的容貌记清了,这会儿再看,皇后派来的这位大夫好像是与那小

    男孩有几分相似。

    尤其是鼻子和嘴,竟像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有了这个容貌上的好感加成,年轻的大夫给小公主把脉时,小公主一直非常配合。

    柳蔚抬起小公主的下巴,让她张开嘴,还做了个口型:“啊。”

    小公主脸蛋红扑扑的张开嘴,柳蔚确定她喉咙也没有发炎,里里外外,上上下下,完全没有任何伤寒迹象,便对辛贵妃回了话。

    自家孩子无病无痛,辛贵妃也高兴,她想叫人先将小公主带回去,她要与这位年轻大夫再说两句,小公主却不愿走。

    “清儿,清儿想陪着母妃……”小公主如是说着,眼睛一抬一抬的,却就往下看。

    辛贵妃捏着文清公主脸颊的肉肉:“你可真是学足了你父皇。”

    见异思迁的毛病,遗传得是太彻底了。

    辛贵妃本来有很多问题想问这位柳大夫,最想问的,就是皇后现在的意思,之前种种恩怨不做赘述,但今日云家遭难,文清落水,两件事挨得如此近,皇后对此,是否也有什么看法?

    可现在文清不走,她很多话不好当着孩子面说,就只得先行缄默着。

    又过了一会儿,青凰殿那边来了人传话,说皇后娘娘请柳大夫。

    辛贵妃面露遗憾,临到最后,见柳大夫起身要走了,她到底还是没忍住,叫住了他:“先生留步。”

    柳蔚停下脚步,对她行了一礼。

    辛贵妃沉默了片刻,谴人去了后堂,没一会儿,婢女手捧托盘,进了正殿。

    “先生不是御医,寻常大夫看诊也是要收诊金的。”

    一托盘的银子,保守估计有一百两。

    柳蔚没有接,就这么看着她。

    辛贵妃被他黑漆漆的眸子盯着,知晓自己被看透了,失笑:“是本宫大意了,先生为皇后效力,这些小钱,自是看不上的……”

    她是想要贿赂贿赂这位先生,好让她在皇后面前美言几句,但是对方既然是皇后派来的,必然也是深得皇后信任,她这里不管给多少银子,必然是都收买不了他,那自己又何必。

    况且一百两的确太少了,可诊金罢了,若给太多,又显得太过明显,故此只好拿出这么个不尴不尬的数字,却到底是自己失策了。

    正想命人将银子收回,那边一直平平静静,清冷高傲的柳大夫,却开了口:“那便多谢娘娘了。”

    竟是要收?

    辛贵妃愣了一下,那位柳大夫就亲自走到宫婢面前,将一盘的银子,用垫托盘的绸布一包,单手提起。

    辛贵妃:“……”

    柳蔚潇洒的带着银子回了青凰殿,皇后看到她回来,急忙问详情。

    柳蔚却不着急,只坐在皇后对面,将一包银子摊开,分了五十两到皇后面前,道:“您的。”

    皇后一脸莫名:“什么?”

    柳蔚公事公办的道:“辛贵妃赏的,一人一半。”

    皇后:“……”柳蔚这人虽然爱钱,但也取之有道,辛贵妃是皇后介绍给她的生意,那从辛贵妃那儿得了的钱,回来肯定是要和皇后五五分的,虽然皇后也看不上这五十两银子,但是做生意最讲究诚信,该是你的就是你

    的,亲兄弟也要明算账。

    皇后稀里糊涂的懵了一会儿,才想起来自己的问题,问:“你瞧出了什么?”

    柳蔚老实的道:“无法受孕是真,疼爱公主是真,面色红润,体质康健是真,常缘殿上下无含水银之物半分是真,且,辛贵妃向皇后您示好之意,同样是真。”

    皇后没听明白:“那她到底是不是害本宫之人?”

    柳蔚摇摇头:“观人气色眉眼,见其心愁忧惑,这位贵妃娘娘,并不像是一个绵里藏针,狡诈阴险之徒,相反,她虽长了一张妖姬似的脸,却并非没有一颗柔软良善的心。”

    皇后细细咀嚼着这番话,陷入沉思。

    这时,门外云氏突然匆匆进来,看到柳蔚,便气喘吁吁的道:“云府差人快脚送信进宫,柳姑娘,你家出了事。”

    柳蔚本来正在数银子,闻言一愣,看向她。云氏道:“云觅哭着回府,说令郎被困国象监。”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