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剑来  逆天邪神  全职高手  永夜君王  赘婿  金瓶梅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1503章 小黎可能真的会上天!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国师还想据理力争,内殿出了刺客,那刺客见到了张道人与汪嫔同处一室,现今人还没抓到,冷不丁又让他们发现了一只疑似伴月翼犬的黑鸟,这还不止,现下汝降王府的人竟还想破门而入,进内搜查。

    无论出于哪种考究,国师都不会同意让他们进殿。

    可现在对方搬出了三清祖师,事情顿时就变得棘手起来。国师皱眉思索,眼睛再看那金光闪闪的三座仙人法相时,突然灵光一闪,指着太上老君道袍之下蹲坐的凤凰真身,道:“国象监供奉三清真君不假,但国象监又为皇家道观,供奉三清之外,仙燕赤凰,亦受

    香火,故此,诸位若当真要进,还需再问赤凰答复。”

    柳蔚刚被容棱告知小黎现在逍遥快活,有点生气,又看国师振振有词的突然搬出什么赤凰。

    柳蔚回头一看,彻底服了,太上老君坐下那鸟是凤凰?谁家凤凰这么小,而且屈于人下?

    凤栖梧桐,传说中,凤凰属于上古时期的仙鸟,无论眼光还是脾气,都是顶尖的,你让人家凤凰给三清当跟宠?你这不是有病吗?

    可柳蔚转念一想,又觉得可能是误会,虽然说是凤凰,但这小雀应当并不是凤凰,想到仙燕国名由来,柳蔚觉得这可能是后人对“仙燕”二字的曲解。始祖皇帝创立仙燕国已是数千年的事,世人未见过仙燕,凭空臆想,只觉得它高深莫测,法力无边,自然就想到了上古传说中的仙凤,可他们又不敢张冠李戴,非说始祖皇帝养的那就是凤凰,所以就结合

    部分史记,杜撰出了一个四不像的仙鸟,还把它安在三清相的旁边,显得它身份不凡。

    简单来说,三清是仙奉,就是真正位列仙班的仙人,所以受百姓供奉。

    而仙燕是民奉,民间尊敬爱戴它,所以自发对其供奉。

    民奉这种例子很多,比如柳蔚知道的关公像,关公不是神仙,但他艺高人胆大,又是三国时期的名将,所以后人便对他进行供奉,是一种尊崇与敬仰的表现。

    想通这些,柳蔚再看国师的表情,便变得似笑非笑。

    国师被她盯着,也有些尴尬,他硬搬出仙燕来,的确是有点不要脸。

    但他总不能眼看着这些人跑到他国象监里去撒野吧,他反正就和这些人杠上了,拿仙燕说事儿,意思就是,三清真君的筊杯你掷得出,兽神的筊杯不信你还能掷得出?

    柳蔚还真不掷了,掷来掷去,还不得掷到明天去,谁知道这国象监除了三清与仙燕,会不会还供奉着一些稀奇古怪的法相,反正国象监是国师的,一切都是他说了算。

    柳蔚面上带着笑意,瞧了国师好一会儿,突然叹了口气道:“大人既然如此不欢迎我们,罢了,在下也不好一直强人所难,我们走便是了。”

    她说着,还真抬脚往殿外走。

    这么容易就走了,国师不太信,可又见那汝降王府的领头官将也一言不发的跟着青年一起走,国师忍不住错愕,莫非仙燕的名头真这么大,这就把人吓走了?

    心里不敢松懈,国师依旧带着人,目送这群人到角门前,确定他们是真的在整顿收兵,打算离开,这才不着痕迹的松了口气。

    却在这时,那掷筊杯的青年突然回头,笑问他:“这满院子的鹰,是国象监自个儿养的?”

    说到这鹰,国师也犯了难,之前被伴月翼犬打岔,他到现在还没理解鹰群降临的深意。

    “若不是国象监所养,还请国师大人尽快将它们驱走吧,它们……”话说一半,却又不说了。

    国师一愣,忍不住上前半步:“等等。”

    柳蔚站定身子看着他。

    国师紧蹙着眉,犹豫片刻,问:“先生方才说,它们怎么了?”

    柳蔚摇摇头,露出苦笑:“可能是巧合,是我多想了。”

    国师眉头皱的更深了。

    国师后面的道士们,见状也窃窃私语起来:“我便说一定是有什么寓意。”

    “可到底是什么?那位先生不肯说了。”

    “我们不让他们抓刺客,他们回去与汝降王也交不了差,自然不会帮我们。”

    “会不会是是什么噩兆?那先生方才掷杯,全是圣杯,他肯定看出来了。”

    “那我们要不就听他的,赶走这些鹰?可是之前张真人驱人去赶了,赶不走,而且我还看到,张真人一身血被抬进客房,就是被鹰给挠的。”

    大家叽叽喳喳,听得国师都烦了,他猛地回头,瞪了所有人一眼。

    道士们连忙闭嘴,不再吭声了,可仰头再看空盘旋的鸿鹰时,仍是一脸余悸。

    国师深吸口气,眼看那位年轻男子与汝降王府的兵士真的都要走了,他忍了又忍,到底没忍住,几步追了上去。

    “先生留步。”国师说完就后悔了,好不容易将他们撵走,怎能又将他们留下?

    柳蔚似看出了他的纠结,面上闪过几分挣扎,最后还是道:“鹰乃祥兽,国师大人可听过鲲鹏?”

    国师一愣,回道:“北冥有鱼,其名为鲲。”

    柳蔚点头:“鲲鹏为鹏,鹏与鹰近似,故此许多人都将鹰视作鹏的后代,大人是习道之人,应当对神兽鲲鹏的传说,分外明了。”

    国师道:“鲲鹏是上古神兽,但这与我国象监突来鹰群又有何干?”

    柳蔚一笑:“上古神兽,自然正辨是非。”

    国师顿时低下头,目光十分复杂。

    柳蔚也不挑破,只点了几句:“大人最近可是做了一些不太好的事,惹怒了天界神明?”

    国师没回答,反而又问:“先生说要撵走鹰群,那若不撵,是否有难?”

    柳蔚苦笑:“神明都降下旨意了,大人是还打算冥顽不灵?若真是如此,恐怕迟早凶多吉少。”

    国师没有做声,似乎还在思索,柳蔚观察着他的表情,心里有了数。

    对付迷信的人,就要用迷信的方法,对症下药,方可得治,这位国师,看来是真的很在意这群苍鹰。

    “不过也不是没有破解之法。”柳蔚突然说道。

    国师顿时看向她,犹豫一会儿,躬了躬身,以示尊敬:“不想先生原是同道中人,不知先生师从……”

    柳蔚摆摆手:“师父曾言,不许座下弟子出外声张,故此师从,还请大人容在下卖一个关子,咱们还是说这鹰群吧。”

    国师虽还想问,但想到鹰群才是当务之急,就问:“先生可有法子,让它们走?”然后又补了一句:“心甘情愿的走?”

    柳蔚点点头:“我们先进内殿,在下要亲自看看,这鹰群到底如何遍布,如何栖息,这每只鹰坐落的位置,可都是有讲究的。”

    国师一顿:“内殿?”

    柳蔚叹息一声:“在下忘了,内殿不方便外人进,那,在下还是走吧。”

    国师看他一说走,就真的走得飞快,忙咬紧牙关,憋屈的喊道:“先生稍等,内殿,请往这边走。”

    柳蔚笑了一声,又指着身边的容棱道:“我这位朋友和他的兄弟们也要进去,他们都是习武之人,爬高爬低也方便。”

    国师:“………………”明知道这些人就是使计故意想进去,可鹰群就像悬在头上的一把利剑,加之什么鲲鹏示警之说又把国师给吓得够呛,他没胆量说“不用你们了,都给我滚”,最后只能又气又怒,忍无可忍的道:“劳烦诸位了!”

    柳蔚等人顺利进入,容棱对柳蔚道:“无须如此麻烦。”

    又是神,又是仙的,把国师唬得一愣一愣的,虽然结果也是能进,但在容棱看来,太麻烦了,要刚才就直接冲进去,现在他们一家三口都到家了。

    柳蔚当然知道容棱这暴脾气,她叹了口气,忍了又忍,还是道:“求你给人家小千留条活路吧。”

    容棱:“……”

    柳蔚无语了:“汝降王府的兵真把人国象监给端了,人千孟尧还不被早就看他不顺眼的皇上,给趁机批一顿,批一顿还是好的,再闹个削爵,削藩,人家还活不活了?”

    容棱:“……”

    柳蔚教训容棱:“人家好好的一个异姓王,本来就过得不容易,你还把人家往死里逼,你亏不亏心,人家可是信任你才把兵符给你的,你自己摸着良心说,你这么坑人家,有没有道理!”

    容棱不说话了,让柳蔚这么当面点出来,他也想起来,他这里真闹出大事来,千孟尧可能真的不用活了。

    想到可能已经收到消息,现在正在王府里急的团团转的那位小王爷,容棱忍不住也生出了点愧疚,他想了想,对柳蔚道:“一会儿回去的时候,开副定惊汤吧。”

    挺好的一小伙,别给吓出什么毛病来,到时候他也不好意思。

    柳蔚看容棱还有点良心,露出的欣慰的笑容,再扭头,就看到前方国师紧急转了道,道:“这边走。”

    柳蔚顺着国师原本要走的道儿看去,就见夕阳西下,国象监内殿的正庭院里,一群役卫模样的成年人,正领着一个粉雕玉琢的小男孩,在那儿荡秋千。

    秋千被推得老高,又哗啦一下掉落,坐在秋千里小男孩笑声如银铃般清脆,他兴奋的喊着:“再高点,再高点。”

    然后推他的成年人就笑着回:“好嘞,小黎你坐稳了啊。”

    柳蔚盯着那小男孩看了会儿,然后平静的扭头,看向身边缄默不语的容棱。

    容棱:“……”刚才在吃饭,现在在荡秋千,柳蔚觉得,她要是再不来,小黎可能真的会上天!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