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剑来  逆天邪神  全职高手  永夜君王  赘婿  金瓶梅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1504章 感觉自己被耍了!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桀桀桀!”

    “咕咕咕!”

    嘈杂的鸣叫声在此时响起,花园就在茶室旁边,小黎想玩秋千,看守他的役卫同意了,但咕咕和珍珠还被困在网绳里。

    小黎玩得贼起劲,可冷不丁,却听到两鸟惊叫。

    一开始小黎还莫名,可当他听清珍珠叫喊的内容是什么后,脸都白了,他脑袋一扭,就看到不远处站着的浩浩荡荡一群人。

    其中最显眼的那个,熟悉得让他心慌。

    役卫们此时也反应过来,他们明明是看管这孩子的,现在却将孩子带离了茶室范围,再看国师也在那边,阴冷着眸子正盯着他们,役卫们心知要遭,忙七手八脚的将秋千上的小孩抱起来,就往茶室逃。

    柳蔚死亡凝视一般的随着几人逃离的方向一直注目。

    小黎坐在役卫怀里,也一直往这边看,他与娘亲四目相对,然后低头,慌忙的对役卫们喊:“快跑,快跑,赶紧跑!”

    役卫们:“……”

    容棱:“……”

    柳蔚深吸一口气,脸青得不能看了。

    还是容棱反应快,几个凌空跳跃飞过去,拦住了役卫们的前路,然后冷着一张脸,朝前伸出手。

    小黎快要哭了,一劲儿的摇头,牢牢的抱住役卫的脖子。

    役卫都要被他勒死了,涨红着脸道:“小黎,松开,松开!”

    小黎双眼水汪汪的,眼泪都要掉出来了,他对役卫道:“叔叔,我害怕。”

    役卫又心软了,道:“别怕,咱们人多。”

    小黎半信半疑的点点头,整个小人儿都在颤抖。

    容棱看不下去了,沉声道:“你还要胡闹到何时?”

    小黎也不想,本来咕咕让朋友出去传信后,他就安心在这儿等娘亲来救他,可刚才看到娘亲那一瞬间,本能告诉他,跑!赶紧跑!只有跑!才有一线生机!

    所以他就跑了。

    容棱很无语,但他也偏头看了眼那边的柳蔚,一看,发现柳蔚脸上竟然在笑,他忙收回目光,也有些慌了神:“你先过来。”他再次对小黎伸出手。

    小黎还是不肯,同时役卫也不放,两方一下僵持起来。

    容棱想了个法子:“一会儿我抱着你。”

    有他拦着,又是大庭广众的,柳蔚应该不太可能真拉下脸打孩子。

    小黎很迟疑:“我还是不敢。”

    容棱循循善诱:“回了府,你就去找太爷爷,今晚睡你太爷爷屋里。”

    小黎扁嘴:“万一娘亲气狠了,太爷爷拦不住呢?”

    “那你就在这儿呆着?不回家?”

    不回家肯定更不是办法,小黎纠结得不得了。

    役卫们听出小孩跟这男人竟是认识的,心知不好,不敢让他们再交流,几人对了个视线,两人拦住容棱,两人抱着小黎赶紧进入茶室。

    可容棱哪里是他们拦得住的,身子一跃,踩在两名役卫肩头,借力打力,再踢到前面两名役卫的头颅,包括抱着小黎那位。

    那人吃了痛,手上松了劲儿,脱手了孩子,容棱趁势将儿子抱到怀里。

    那些役卫整装待发,还要起来反抗,容棱已返身回到柳蔚身边。

    国师见此情景,脸色大变,他盯着柳蔚,语气极差:“先生这是何意?”

    柳蔚没看儿子一眼,只对国师颔首,道:“此童,便是潜入汝降王府,意图行刺的刺客。”

    国师皱紧了眉:“你说这孩子是刺客?”

    柳蔚面不红,心不跳:“对,就是他。”说着,又对国师表达谢意,说是多劳国师相助,他们才能顺利逮捕刺客。

    国师听他胡言乱语,气笑了:“一名稚岁小童,能劳动汝降王府数百编兵全城缉拿?”

    柳蔚面无表情:“对,他很危险。”

    国师握紧了拳头,要不是打不过旁边那个冷面官将,他恨不得一拳捶在这信口开河的青年脸上。

    柳蔚也不想当场撕破脸,看国师已经在盛怒边缘,随时会爆炸,她话锋一转,又道:“逮捕刺客,全赖国师,既如此,在下也会带走满园鹰群,还国象监一个清静。”

    国师本来都要气冒烟了,听她这么说,愣了一下,竟考虑起来。

    这孩子与那伴月翼犬是一起的,但汝降王府的人只说要带走孩子,孩子他其实不在乎,他在乎的是那只黑鸟。

    故此,若是孩子被带走,一能解决鹰群,二能保住黑鸟,三能送走瘟神,似乎也不是什么不能做的买卖。

    国师思忖了一会儿,就有了决定,他同意让他们带走孩子。

    柳蔚也好说话,她曲起手指,放在唇边吹响哨鸣。

    鸣声是她在与珍珠交流,珍珠就被困于旁边的茶室天井,听到哨声,便与身边的咕咕说了两句。

    咕咕听完,仰天长鸣,发出一声示意。

    鸣声一断,满院子的苍鹰倏地尽数飞起,外殿百姓的欢呼声此起彼伏。

    鹰群接受到咕咕的示意,不多会儿功夫,便如来时一般,笔直的飞向远方。

    满园的鹰群,还真就在一刹那间,全都心甘情愿的飞走了。

    国师身边的道士们交头接耳,国师却脸色漆黑,前头还说这么多子丑寅卯,结果吹个口哨鹰就飞了,怎么看,这些鹰都像这你家养的啊!

    国师感觉自己被耍了!

    柳蔚办事是有效率的,鹰群飞走了,她笑了一声,对国师道:“那么,告辞了。”

    国师还想拦住他,但又找不出理由,最后看了眼旁边的茶室,茶室那边安静如初,褐鹰与黑鸟都还在。

    虽然感觉自己上了当,但黑鸟还留在这儿,他觉得自己也不算太亏,默认着目送这群不速之客离开了。

    出了国象监大门,因为鹰群而来的百姓们还在议论纷纷,他们看到鹰群飞走了,但不知它们还会不会回来,所以意犹未尽,还是不肯走。

    容棱的人在前开辟道路,等到柳蔚上了马车,容棱犹豫一下,还是把小黎也塞了进去。

    小黎吓哭了,抓着容棱不放,还义正言辞的道:“我不走,珍珠和咕咕还没出来,我要去接它们!”

    马车内的柳蔚冷声一斥:“闭嘴!”

    小黎当即不敢吭声了,一脸悲伤的看着容叔叔,不知容叔叔为何要背叛自己。

    容棱没有真的让小黎和柳蔚独处,他也坐进了马车,隔在两人中间,起个缓冲。

    马车缓慢的行驶起来,逐渐远离国象监。

    而不过一会儿,刚刚远飞的鹰群去而复返。

    这次它们目的明确,回来就直奔茶室,哗啦啦一群,将原本盖在天井上的大网撕得七零八碎,然后珍珠搭着咕咕,便从大网中凌空飞出。

    一群鹰,这次才真算是一去不回。国师就喘了气的功夫,扭头一看茶室已经空了,他气得伸手一扇,在役卫头领脸上扇出一个鲜红的巴掌印。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