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1505章 柳蔚小黎,人间母子大爱!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太阳彻底落山的最后一刻,云府内依旧愁云满布。

    纪南峥坐在正厅上位,他的旁边还有云家几位老爷、夫人。

    众人都没做声,却时不时抬首,看看厅外的方向。

    婢女进来通知晚膳都备好了,请主子们移驾。

    云大老爷这才领头站了起来,亲手去搀扶那边的纪南峥。

    纪南峥摆摆手,满面沧桑:“我不饿。”

    云大老爷道:“饿不饿都得吃,老师莫要忧虑,容公子与柳姑娘都已赶去,想来事情并非没有转圜余地。”

    经过今日衙门这件事,云大老爷对柳蔚与容棱很放心,不止是他,云家其他人也这么认为,容棱沉稳大气,柳蔚足智多谋,两人联手,怎么都不会从国象监要不回人。

    可纪南峥还是担心:“那国师,是见过小黎模样的。”

    今日马车上的种种,还历历在目。

    云大老爷忙道:“正因如此,您更不该过虑,纪太傅家的娃娃,国师还敢动粗不成?”

    云三老爷也跟着劝:“太傅是皇上恩师,皇上敬重太傅,此事在朝中并非秘密,顾忌这层颜面,国师也不敢如何,老师,身体要紧,您还是先用膳吧。”

    众人七嘴八舌哄着,纪南峥到底被哄去了膳厅,美味的膳食摆满圆桌,他却依旧食不下咽。

    以前没尝到天伦之乐也就罢了,现在尝到了,他是真把小黎当心肝宝贝那么疼,却不想这孩子刚来京就糟了难。

    他也悔,先是在宫中落水,后又上了国象监的车,如今人更是被困国象监出不来。

    怎么想这一切的始作俑者都是他,他就不该带小黎进什么宫!

    老人满心愧疚,这时,外面突然传来嘈杂声。

    应氏扬声问:“怎么了?”

    有婢女小跑进来,一脸激动的道:“二夫人,院子里来了一只雄伟的苍鹰,正站在房顶上呢。”

    应氏一愣,厅中其他人也一脸莫名。

    婢女又道:“之前就听说国象监来了一群老鹰,府中不当值的小姐妹都跑去看热闹了,未成想这鹰还跑到咱们府上来了,老爷夫人,奴婢能不能喂喂它?”

    婢女也是心大,看到鹰也不怕,还想近距离接触。

    应氏是不知什么鹰群的事的,今天白天闹上了府衙,后来回府刚喘口气,小黎那儿就出了问题,大家都陪着太傅在府中呆了大半天,哪里有心思去关心外界怎么了。

    这会儿听说有鹰群去了国象监,应氏还未回答,纪南峥已起身忙问:“鹰群什么?你,你说清楚些。”

    婢女便老老实实的将今日下午的热闹说了一遍,说完还一直扭头看外面的院子,怕那只鹰跑了,她还没喂呢。

    纪南峥恍恍惚惚的听完事情经过,一直惆怅的面容,突然扬出一抹笑。

    同样在厅中的小辈云楚忍不住开口:“是不是咕咕?”说完又捂住嘴,厅中大人太多,按规矩小孩子是不能随意插嘴的。

    纪南峥看着云楚:“必然是!”

    其他人不知咕咕是谁,云楚便跟他们讲。

    众人听完才知道柳蔚竟然还养了一只鹰,顿时也惊奇:“那这国象监的闹剧,就是那只咕咕闹出来的?”

    纪南峥天天听小黎在他耳边念叨珍珠咕咕,他自己也见过这两只小家伙,脸上的笑意忍不住更深了:“或许是小黎向咕咕求救了,那孩子,遇到事儿还是怕他娘的,估计觉得找小伙伴要容易开口些。”

    云四老爷闻言先是一愣,而后不过脑子的脱口而出:“小黎能与燕雀交流?”

    纪南峥立马心生防备,忙改口:“他自个儿养的,自然知晓心意。”

    在仙燕国呆了几十年,纪南峥还能不知晓人与燕雀能否交流,影响会有多大?

    仙燕国的仙燕传说,可是历来已久的。

    云大老爷闻言瞪了四老爷一眼。

    云三老爷也给四老爷夹了一筷子菜,狠狠的压在他碗里。

    云二老爷忍不住呵斥一声:“你能不能少说两句?”

    云四老爷:“……”

    院子里进了一只不走的大鹰,在主宅的小辈们都跑去看热闹,有婢女从厨房拿了生肉投喂,那鹰竟然都吃,院子里的笑声更热烈了。

    正在这时,门外有门童突然跑进来通报:“纪老先生,外头有位姓祝的老先生说是您的朋友,特地来找您。”

    纪南峥毕竟没有官职在身,大家记着他德高望重,还叫他太傅大人,但这到底是私底下叫,明面上的称呼还是老先生。

    纪南峥一听到姓祝,立刻笑起来:“他们到京了?在哪里,快带我去。”

    说着就要跟出去。

    云大老爷对门童道:“是贵客便赶紧请进来。”又搀扶着纪南峥,一路去迎接。

    走到正院前,就看到前头有位精神矍铄的老人让门童领着匆匆过来,见到纪南峥,祝问松很高兴,两位老兄弟一起往膳厅走。

    秦氏差人赶紧添了碗筷,又加了几道菜,祝问松坐下后,笑道:“我可早就饿了,这京城啊,人可太多了,到处都堵着,我还以为天黑前都到不了。”

    纪南峥不记得京城有多堵,忙问他是什么事。

    祝问松哪知道,就说堵,人特别多,还笑道:“这京城的百姓也有趣,看到老鹰都咋呼半天,比咱们乡下来的还没见过世面。”

    云家人听完辩解,说他们见过老鹰,不是真那么没见过世面。

    就听到门外传来小孩的笑闹声,然后一个半大的小男孩跑进来,笑哈哈的道:“师父,师娘,那鹰吃了我扔的鸡腿,它吃了鸡腿,我扔的鸡腿,我扔的鸡腿!”

    说好的见过世面呢?

    云家人:“……”

    祝问松的突然造访,让纪南峥担忧小黎之余,又多了些安慰。

    祝问松是容棱的师父,如果容棱柳蔚没法把孩子带回来,他也能求助祝问松出手。

    这么想着,纪南峥便把小黎被困国象监的事说了,但是时间有限,就没说鲛人珠那点破事,就说国师做了些不好的事,正在被柳蔚调查。

    祝问松对柳蔚到哪里都会发生命案的体质已经习惯了,同时他也很信任自己的徒弟:“被困罢了,容棱若是连自己儿子都救不回来,这爹他也甭当了。”

    纪南峥没他那么心大,还是担心。

    可祝问松是真的乐观,看到新增的饭菜上桌,马上就拿起筷子,大快朵颐起来。

    纪南峥看着他吃这么欢,人愁坏了。

    一顿饭吃完,祝问松拍了拍纪南峥的肩膀,起身道:“行吧,我去瞧瞧他们。”

    纪南峥高兴的正要送他出门。

    就听院子外,传来了女子惊恐的尖叫声。

    众人顺着那方向看去,就见一个惊惶失措的婢女跌跌撞撞的跑过来,边跑边喊:“不,不好了,杀人了!”

    “什么?”云三老爷率先站出来,面色凝重。婢女哭哭啼啼的指着后面,道:“柳,柳姑娘举着一把刀,追着小黎公子跑,小黎公子马上就要被捉住了!太惊险了!”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