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1524章 有些事,一开始,已注定了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祝问松模样可见的心虚,他稍稍抬眸瞥了眼自己跟上来的徒弟,又赶紧将视线挪开,继续往房间走。

    容棱跟在他身侧,表情非常不好:“您有秘密,瞒着徒儿,徒儿不会怪责您半句,但柳蔚……”

    祝问松脚步一顿,皱着眉毛瞪他徒弟:“你什么意思?啊,长大了,翅膀硬了,长本事了,学会拿你媳妇威胁人了?怎么,你师父我还会怕那黄毛丫头?”

    容棱低眸,片刻又抬首,道:“那徒儿去叫柳蔚……”

    “等等!”祝问松一把拉住他,深吸一口气,道:“告诉你也不是不可以,但里头许多内情,师父也未弄清,因此暂时还不想打草惊蛇。”

    容棱一瞬不瞬的盯着他,道:“既是想不清,便说出来,大家一起想。”

    祝问松觑了他徒弟一眼:“我说出来,你能听懂?”

    容棱一顿。

    祝问松还真说了:“何为六壬,何为太乙?”

    容棱皱了皱眉,几个词听着有些耳熟,似乎幼年时师父教授过他,但因当时他一心习武,对除了奇门遁甲外的一些并无兴趣,便没有深究。

    现在猛然被问到……

    祝问松又问:“何为三垣,何为四象,二十八星宿是哪些,九野如何背诵?”

    容棱的模样似乎在思考。

    祝问松嗤笑起来:“与你两个师妹一样,师父说的话,永远左耳进,右耳出,光是习练武艺便所向无敌了?星象八卦,一问三不知,你说你这脑子长来是做什么的?”

    容棱沉默。

    祝问松知道自己这徒弟烈性,这话也就是他说,要换成别人,敢这么骂镇格门容都尉,估计坟头草都三丈高了。祝问松仗着自己德高望重,仗着徒弟尊师重道,斥了徒弟一顿后,就晓以大义起来:“你看,不是为师不想说,说了你也听不懂,这样,为师方才说的那些,你要是能回上,你想知道什么,为师都告诉你。”

    哄小孩似的敷衍两句,祝问松赶紧脚底抹油。

    容棱回到膳厅时,柳蔚就发现他表情不好。

    坐下来后,柳蔚问:“怎么样了?师父怎么说?”

    容棱摇了摇头:“他不愿说。”

    柳蔚也不知两人交谈了些什么,她不再问,就夹了菜到他碗里,道:“一会儿再去瞧瞧。”

    祝问松把容棱欺负了一顿,回头也怕柳蔚找上门,想了想,干脆趁着午膳还没结束,跑出门去了。

    他去了刑部,被门口的役卫拦住,他就让人家传话:“告诉纪淳冬,我姓祝。”

    役卫半信半疑的去通传,过了会儿,在刑部交接犯人,交接了好几日,后续手续还没办完的纪淳冬就走了出来。

    纪淳冬上京后也就调半天的时候,去看了眼义父,随后便一直住在刑部后面的官舍。

    万立身份不俗,手上犯罪也多,纪淳冬是个武将,对文官那些文书交接并不擅长,因此拉拉杂杂了几天,事儿还没办完,一时也没从刑部搬出去。

    看到祝问松来,纪淳冬是惊讶的,一路相互扶持,一老一少哪怕一开始不熟,后来也培养出了交情,尤其是纪淳冬的命还是祝问松救的,担了个救命恩人的身份,关系更是突飞猛进。

    接连几天未见,此时再见,两人间也没有隔阂,纪淳冬态度很随意:“您怎么想到来瞧我了,我这儿还有不少事儿忙,大略三五日后才能结束,我已于义父说了,恐怕也要在云府叨扰。”

    祝问松含糊的点点头,看看他身后,问:“你此刻有空吗?”

    纪淳冬其实没空,那些文书就跟天书似的,把他搅得一个头两个大,他现在还没搞定三分之一。

    但他看出老先生找他是有事,便道:“您等等我,我去换件衣裳,咱们爷俩找个茶楼坐坐。”

    刑部附近的二层小馆,纪淳冬找了个靠窗的位置,见周遭安静,也无人打扰,这才问出口:“您看起来,似乎有心事?”

    祝问松心不在焉的点点头,又将目光绕在纪淳冬身上打量,半晌道:“你家小胖,你不打算将它带进京?”纪淳冬有只狼,叫小胖,之前去往白山洲时,他是与原州府尹成齐一个船,怕成大人不喜,他便将小胖留在原州,没一起带上,原以为就是离开小半个月,哪知后来在西进县呆了这么久,又接了圣令,押

    解犯人上京,一拖沓,小胖已经独身在原州快三个月了。纪淳冬叹了口气,也发愁:“小胖认生,之前我便同老先生说过,我日久未归,小胖怕是已从军营跑了出去,说不准回了山上。至于带它上京,应是不可能的,京中严禁猛兽出没,就连义父的白狼,都是搁

    在京郊的寺庙里。”

    祝问松沉默一下,往前坐了坐:“过阵子我要离京,你将你原州的住址写给我,我去替你瞧瞧小胖。”

    纪淳冬一愣:“老先生要离京?还是说柳蔚与容棱也要离京?那我义父……”

    “他们不去。”祝问松摆摆手,侧身,问楼下柜台的小二要纸笔。

    待纸笔送来,他将其推到纪淳冬手边。

    纪淳冬不解:“您好似对小胖很感兴趣?”长途漫漫,又是两个不太熟悉的人,在从西进县来京城的路上,纪淳冬不止一次与祝老先生尬聊,一开始他们真的没话题,聊得内容十分生硬,还经常冷场,后来纪淳冬无意间说了自己养的小胖,也不知

    哪句话戳了老先生的心,老先生开始对小胖诸多打听。

    祝问松看纪淳冬半晌没写,犹豫了一下,从袖袋中掏出一张折叠着的宣纸。

    将宣纸展开,他推到纪淳冬面前,问:“你家小胖,是不是长的这样?”

    那是一张用炭条描的画像,画的是一副凶狼图,而图上狼影,的确让纪淳冬大吃一惊:“这,这的确就是小胖……”

    若柳蔚在此,就会发现,这张图,正是她所绘,日前拿给丑丑看的那张。

    祝问松面上露出“果然”的表情,又摇头叹息:“时也命也,你被你义父收养,并非巧合,有些事,一开始,已注定了。”

    包括数十纪家男丁,最终只有纪南峥一人流落仙燕国。疑点,疑点,全都是疑点。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