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1526章 柳蔚,你,你别吓我……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纪淳冬缺课太多,补是补不回来的了。

    祝问松走的时候,几乎是落荒而逃。

    纪淳冬看追不上老先生,只好驻足原地,反复琢磨对方之前说的话。

    他脑子虽然不利索,但还真让他总结出了两点。

    第一,老先生知晓他的身世。

    第二,有人在算计义父。

    想通这两点,他马不停蹄的往云府赶去。

    祝问松没有回云府,纪淳冬到的时候,正好看到柳蔚与容棱出门。

    见到他来,柳蔚与他打了招呼:“小舅行色匆匆,可是来找外祖父的?”

    纪淳冬喘着粗气点点头,又摇摇头:“还找你。”

    柳蔚一愣:“我?”

    纪淳冬怕耽误她时间,问:“你要出去?”

    柳蔚笑:“师父出去了,我与容棱去找找,老人家年纪大了,怕他老人痴呆不认得路。”

    纪淳冬不知道啥叫老人痴呆,只含糊道:“我方才见了祝老先生,他说了些,奇怪的话……”

    柳蔚眼眸闪了闪,往前走了半步:“奇怪的话?”

    纪淳冬擦着额头的汗,往府门内走:“进去说,老先生说的话,我听着怪害怕的,我也不懂是什么意思,但你肯定懂,你聪明,你帮着想想。”

    柳蔚对容棱使了个眼色。

    容棱点了下头。

    三人进了府,找了个偏僻的亭子说话。

    纪淳冬不敢直接跟义父说,他来之前就想好了,因为不知事情有多严重,他怕吓着老人家,就决定先和柳蔚通个气,她这个外甥女聪明,脑子特好使,她肯定有主意。

    瞧见周遭没了生人,纪淳冬才一脸愁容的将祝老先生之前那些话,又复述一遍。

    因为许多用词理解不了,他复述得也磕磕巴巴的,说到最后,他自己反而更糊涂了:“大,大概就是如此,你……听得明白吗?”

    柳蔚神色复杂的看着他,没有回答,只无意识的将两只手盘在一起,摩挲绞动着。

    纪淳冬挠挠头,有些发愁:“是我说得不对吗?我记得老先生就是这么说的,我再想想……”

    “不用。”柳蔚道:“都听懂了。”

    说着,她又侧眸,与容棱四目相对。

    容棱表情不太好,他抿紧了唇,半晌,斥了一句:“胡闹。”

    纪淳冬以为容棱是在说他,有些无辜,抓着脑门:“我……我……”

    “不是说小舅。”柳蔚替长辈解了围,又看着容棱道:“去将师父找回来吧,别让他乱来。”

    容棱模样有些疲惫:“师父一贯调皮。”

    柳蔚点点头,表示理解,让他赶紧去。容棱急急忙忙的离开,待亭子里只剩外甥女小舅二人,柳蔚才解释几句:“老人家年纪一大把了,却不让晚辈安心,甭管他知道什么,听到什么,都不该自己去办,多危险啊,小舅你刚才说师父要以身犯险

    ,独身去原州?呵,胆子是越来越大了,看着吧,一会儿就要挨打了。”

    纪淳冬表情有些僵硬,憋了半晌,才问:“容棱对他师父……”柳蔚道:“老小孩,老小孩,老人与小孩一样,皮起来,管都管不住,打两下就知道错了,不敢再犯了,哎,咱们不说这个,小舅,师父之前说的这些,你别放在心上,不是什么要紧的事,不过暂时也别告

    诉外祖父,等回头我找个机会,再与他说。”

    纪淳冬就是信柳蔚,才找她拿主意,当即就点头:“你说怎么就怎么,我都听你的。”

    柳蔚笑了一下:“那行,你也别挂心了,衙门是不是还要忙,赶紧回去吧。”

    纪淳冬应了一声,起身正要走,猛地又停住,露出为难的表情。

    柳蔚问:“还有事?”

    纪淳冬低下脑袋,样子有些可怜:“老先生说,我实则是遭人利用,有人想通过我,监视义父,对义父不利,但这些,我是不知晓的……我,真的不知晓……”

    “我相信。”柳蔚点点头,安慰似的拍拍小舅舅的肩:“您是外祖父的儿子,是我的舅舅,这是不变的事实。”

    “可是……”纪淳冬还想说什么。

    柳蔚打断了他的话:“小舅,你怀疑我吗?”

    纪淳冬一愣,不知这是什么意思。

    “我是一个突然出现的人,你与外祖父相依为命多年,我冷不丁的冒出来认亲,您怀疑过我是真是假吗?”

    纪淳冬抿起唇,看了柳蔚两眼,有点心虚的,小声嘟哝:“一,一开始……是怀疑的,后来,你不是见着义父了吗,义父说你是真的……”

    “所以你就信了?”

    纪淳冬点头:“恩,义父说是,那必然就是,你与他血脉相连,你们亲。他都认出你了,那就一定没错了。”

    柳蔚笑得有些无奈:“那若我连外祖父都骗过了呢?”

    纪淳冬猛地打量起柳蔚,脸色越变越白:“柳蔚,你,你别吓我……义父可将你当亲外孙女,你若是假的,那他老人家……”

    “我是真的。”柳蔚怕真给小舅吓出好歹,赶紧给他吃了颗定心丸。

    纪淳冬顿时松了口气。

    柳蔚摇头:“我说是,您信。我说不是,您也信。您什么都信?”

    纪淳冬一呆,瞬间反应过来:“你说我傻?”

    柳蔚忙摇头:“不是,不是,我只是说,您太容易相信人了,这样的人,做不了骗子,因为您连您自己都骗不了。”

    纪淳冬却认定了:“你就是说我傻。”

    柳蔚着急了:“没有,真的没有,小舅,您别生气……”

    “头脑简单,四肢发达,你们文人对武人的印象就是这样,我知道。”

    柳蔚都快哭了:“小舅……”

    纪淳冬看柳蔚真的害怕了,倏地哈哈一笑:“我能骗人不?”

    柳蔚这才反应过来,顿时无语:“您吓死我了!”

    纪淳冬叹道:“家里有一个聪明人就够了,你聪明就行了,舅舅都听你的。”

    柳蔚无语:“小舅……”

    纪淳冬再次一笑,摆手说要走。

    柳蔚亲自送他到门口,两人还未告别,却听门外传来一道尖叫。

    是师父的声音。

    “你给我放手!容棱!你听到没有!给我放开!”柳蔚探头去看,就看门外大街上,容棱不知从哪儿将师父找回来了,不过他很生气,所以就揪着师父的耳朵,把师父耳朵都快扯掉了。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