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1531章 容棱太阳穴一突一突地疼!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容棱还是比较有人性的。

    但柳蔚越想,越觉得这个法子可以,她猛地站起来,这就要出去。

    容棱一把拉住她,将她拉回来。

    他力道大,柳蔚冷不防,被拽了个踉跄,身子一歪,撞动了桌面。

    桌上还摆着容棱之前喝了一半的茶水,水杯抖动,水流倾泻,一下子就将桌上的经文纸给浸湿了。

    “糟了。”柳蔚皱眉叫了一声,将纸张拿起来,想擦干,可猛地,她福至心灵,顿时看向容棱。

    容棱一愣,心里涌出一股不祥的预感。

    果然,下一瞬就听柳蔚道:“还没试过水和火呢,说不定是隐形字,来来来,把这些纸都淋一遍。”

    容棱一把按住她跃跃欲试的手,深吸口气,叹道:“淋湿了,可就真缝不回去了。”

    柳蔚闻言,明显有片刻的迟疑,但最后,理智还是被追寻真相的欲望所冲破!

    她把满桌的纸,都浇上了水,然后一页一页的,对照着仔细分辨。

    一刻钟后,她失望的重新落座,低声呢喃:“不是水。”

    然后又抬起头:“那就只剩火了。”

    容棱站在她背后,太阳穴一突一突的疼。

    柳蔚豁出去了,点上蜡烛,将软成一片的经纸,又对着蜡烛凑近了烘烤,烧了一会儿,隐形字没出来,却烘出个焦印,差点没燃起来。

    容棱把蜡烛吹熄,拉着柳蔚站得老远,才道:“我去书铺买册新的回来,你别折腾了。”

    柳蔚一脸复杂点点头,坐在椅子上思考。

    容棱不放心,怕自己一出大门,柳蔚把房子都烧了,临走前,他把蜡烛也带走了。

    等容棱再回来时,就见柳蔚还坐在之前的地方,眼睛却隔得老远,死盯着满桌的书页。

    他将新买的《金刚经》递给她,柳蔚接过后,随意翻了两页,却突然一顿:“这个……不一样吧。”

    容棱去看,却并未发现有什么不同。

    柳蔚走到桌前,拿起一张半干的书页,对照着新书,道:“一版是墨印体,一版是铅印体,外祖父这册,是铅字造的。”

    容棱闻言也比对了一下,新书上的字体颜色较深,为墨黑色,字迹清晰,旧书上的字体,颜色较浅,偏灰,字迹也较模糊,就这么瞧着,两本书的印刷原料,的确不太一样,但这又能说明什么?柳蔚道:“当下书本典籍,多用雕术印刷,也就是先将范本雕出,再于干净的纸张上拓印,最后装订成册,而对于这类雕本,墨印要比铅印更容易上形,也更固色持久,铅印雕版很少,外祖父这册经书,是多年前就有的,也就是说,当时这册书,用的也是铅印版,可既然墨印是各家书行更常用的印液,这本书,又为何要用铅印呢?难道当时墨印比铅印更盛行?可这也不对,云府也有许多典籍藏书,我曾翻

    阅过几本,一些上了年岁的古籍,用的也都是墨印或手抄,也就是说,在几十年前,墨印也是远比铅印更盛行的,那这本册子为何要用铅印,我唯一能想到的原因,就是成本。”

    容棱摇摇头,否决她这个说法:“墨液便宜,铅液贵重。”

    铅是一种矿石,也是一种药材,古人有言,其体重实,其性濡滑,其色黑,内通于肾。

    杏林界常有以铅入药的做法,而铅因作用极大,用处广阔,价格比之随处可见的墨,要高昂不少。

    柳蔚却是一笑:“正常情况下,铅的确比墨成本高,可若生在铅矿附近呢?”

    容棱一愣:“你是说……”

    柳蔚只觉豁然开朗,不禁失笑:“这本书里没有描述地图,它本就是一副地图,现在只需知道仙燕国盛产铅矿的几处重要位置,便能判断出,此书来源之地。”

    容棱起身,这便往外走去。

    国境地图非同小可,普通书行无权售卖,普通人家不敢私绘,但汝降王府内,却一定是有。

    容棱动身汝降王府,柳蔚也没闲着,她仔细的将淋湿的书页细心烘干,又将它们叠成一摞,按顺序摆列,与新书一一对照。

    两版书册字体不同,印色不同,但所述内容却是一模一样的。

    柳蔚无法从文字中探寻差异,只能在纸张与雕版作者上下功夫。

    要制作一个书籍雕版,并非儿戏之事,首先需要足够大的刻印,而刻印作者多会用自己惯常的字体,进行雕述。

    墨版的新书,雕版作者在扉页上有所注明,是时下一位雕版世家的传人,用的是正楷体。

    而铅版旧书,扉页上标注的作者名,却只有一个代号,称青兰居客,他用的是斜楷体。

    青兰是兰花的一种分支,都分布与西北二地,柳蔚大胆的假设,雕版作者或就是西北人?

    除了雕版作者,铅印书的尾页,还刻有红章,章上所书为“心知其意,大乘为上”,这是对金刚经的总结要领,经书上落下总结红章,并无不妥,但这红章用的却是小篆。

    在通篇雕版为斜楷体时,小篆的章印,就显得有些奇怪了。

    柳蔚还在琢磨那印章细节时,容棱已快去快回,带了一卷长轴回来。

    将长轴展开,里面果然是仙燕江山图。

    借图时,容棱就提前问过,此时展开,他直接指着左上方的天石州,道:“安邑县,来城县,二县均为铅矿多产地,还有,亭江州的金东县,也有部分石矿分布。”

    柳蔚指出铅印旧书的扉页雕作名,道:“天石州与亭江州均位于西北,这位青兰居客中的青兰,也来源于西北。”

    容棱拧眉,表情并不好:“天石州占地上千亩,安邑县与来城县各占一半,更遑论亭江州的金东县也占地数百亩,如此去找,依旧是大海捞针。”

    柳蔚又指着尾页的红章:“这个刻章,若能找出雕刻之人,那范围应会缩小不少。”

    人海茫茫,天大地大,要在两州之内,找到一位刻章匠人,绝非易事。柳蔚也知道并不好找,她继续排除:“金刚经为佛家著名典籍,这类书籍,通常都是由大书行发行,而大书行所用的刻章,肯定不会是找小摊小贩雕刻的,找出近五十年来,两州最有名的雕刻行家排名,应该能有更多线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