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1532章 柳蔚平日绝非这么没有眼色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涉及人口搜找,无疑又是得动用汝降王府的力量。

    夫妻俩依着两本《金刚经》的内容,在屋里足足研究了一天。

    直到傍晚时,才一同去往王府。

    可他们抵达时,先见到的,不是千孟尧,却是领着一队卫兵,正要出门的岳单笙。

    见到他们,岳单笙停下脚步,与他们打了招呼。

    柳蔚顺势问:“天都要黑了,这是去哪儿?”

    岳单笙挥手,让身后的兵先行,才对柳蔚道:“有些事白日不好办,晚上动静轻些。”

    柳蔚似懂非懂,但隐约也猜到,应是与很早之前,就在监视千孟尧的几股势力有关。

    京城是一切阴谋的源头,不管千孟尧因为什么原因回京,但既然他回来了,自然就要与那些人碰头。

    在青云国时,见多了朝廷争斗,利益当先,柳蔚不想来了仙燕国还关注这些,她含糊的敷衍两句,让岳单笙路上小心。

    岳单笙离开前,又想起什么,回头问容棱:“祝老先生要离京,你可知晓?”

    容棱神色一顿,目光登时森冷起来,问:“他告诉你的?”

    岳单笙点头,从怀里掏出一摞银票:“白日他来找我,问我要盘缠,当时没带银子……”说着,将银票递给容棱:“你替我给他。”

    容棱没接,沉着脸道:“不用。”

    岳单笙不解,迟疑了一下,又将银票拿回去,对他们拱了拱手,告辞离开。

    柳蔚在旁咳了一声,道:“师父也真是的,有事不瞒着小舅,不瞒着岳单笙,独独瞒着我们,太过分了。”

    容棱没做声,与柳蔚先进了汝降王府。

    千孟尧听说他们要找西南二地近几十年来最著名的雕章匠人,有些错愕:“你们要刻章?”

    柳蔚不好说狼族后人之事,只道:“有些旧事要查。”

    千孟尧也没想打听,爽快的应诺下来,又问他们用过膳没有,要不要一起用。

    两人忙了一天,是有些饿了,便在这儿蹭了一顿。

    用膳的时候,千孟尧挺热情的,给容棱夹了不少菜。

    柳蔚一开始没觉得什么,后来心里就有些打鼓了,吃到一半,她突然起身,对容棱道:“我们换个位置。”

    容棱不解,狐疑的看着她。

    柳蔚没解释,推他,把他推到另外一边。

    千孟尧又夹了一片木耳鸡,要递给容棱时,发现他离得远了,正要起身,柳蔚冷不丁的一筷子,将那鸡片接过,放进自己碗里,说:“谢谢。”

    千孟尧:“???”

    容棱:“……”

    “喜欢吃吗?”千孟尧轻声一笑,直接让下仆将菜盘换个位置,把木耳鸡放到柳蔚跟前。

    柳蔚没发表意见,但之后却没怎么夹这道菜。

    一餐饭用得极快,用完后,千孟尧似想到什么,对容棱道:“张大人的信送来了,在书房,容兄要否看看?”

    千孟尧处境不佳,容棱算是他的军师,因此听闻是与正事有关,容棱也没多想,起身要去书房。

    千孟尧便与他一起去。

    可两人刚并肩走了一步,后面柳蔚也默默的跟了上去。

    千孟尧面有微楞,看向容棱。

    虽说也不是什么机密要事,但终归还是越少人知道越好。

    柳蔚平日绝非这么没有眼色,但今日,从晚膳开始,她的态度就不怎么对。

    容棱也是不解,但她并不会觉得柳蔚这是胡搅蛮缠,毕竟柳蔚睿智聪慧,料事如神,她只以为,她是想告诉他什么,但当着外人又不好开口,故此才做出这番不合时宜的举动,想暗示自己。

    心里转了一圈儿,容棱便对千孟尧道:“你先去。”

    千孟尧“嗯”了一声,先行离开。

    待厅堂里没了外人,容棱才压低声音,问柳蔚:“怎么?”

    柳蔚盯着他的脸看了看,突然问:“汝降王很富吗?”

    容棱愣了一下,不知她这个疑问从何而来,但还是道:“有些家底。”

    “岳单笙一声不吭,拿出那么多银票,你不觉得太多了吗?”她说的是进门之前,虽说是借师父盘缠,但眉头也不皱的拿出那么一摞银票,柳蔚自问,她可做不到这么豪爽,而岳单笙是与他们一起到仙燕国的,人生地不熟,大家都是一穷二白,可跟着汝降王后,他

    一夜暴富,这富裕程度,大大超乎她的想象。

    容棱没闹懂她的意思,更为不解:“所以?”柳蔚将话说开了:“咱们都知道岳单笙心里是在意钟自羽的,我也一直认为,他们的关系,复杂得有些过头,在之前,岳单笙明明一心排斥千孟尧,后来突如其来的,却又答应了替他办事了?鞍前马后,尽

    心尽责不说,现在冷不丁的,又能拿出这么多银子,你就不觉得,有些怪怪的吗?”

    容棱听懂了柳蔚的暗示,断袖之癖,古来有之,但这毕竟是别人的事,他不觉得与自己有何干系。

    柳蔚看他还一脸无辜,忍不住伸手拍下他手背:“给你夹菜你就吃?你就这么饿?”

    容棱这回才明白了,却哭笑不得:“胡思乱想什么?”

    柳蔚抿着嘴,半晌才说:“甭管是不是乱想,谨慎些总没错,咱们不了解这个小王爷,现在万事又得仰仗他,得罪是得罪不起的,只能回避着些,别节外生枝。”

    容棱将柳蔚的手攥住,与她一起走出厅堂,他道:“岳单笙是心疼他了。”

    柳蔚一愣。

    容棱讲得较粗,但意思很明确。

    柳蔚没与千孟尧接触过,她对这位小王爷的看法还浮于表面,但容棱不是,他是真真正正的接触了千孟尧,他与岳单笙在一起帮他。

    这位小王爷年纪轻,做事不周密,聪明是有些小聪明,但关键时刻,却欠缺稳妥。

    容棱相助这位小王爷的意图很明显,为了银子,也为了权势,虽说不是永久的,但他需要一个高大一些的身份,来护荫他的家人。

    而岳单笙,他其实是没有家人的,但他为何能被小王爷说动?

    归来归去,只有两个字,孤独。

    容棱简短的说完,柳蔚的模样有些楞:“你是说,岳单笙,对千孟尧产生了同情,甚至怜惜?”

    容棱点头:“现在的千孟尧,像极了当年的钟自羽,无助,弱小,每天活在忐忑和六神无主中。”

    柳蔚微微张着嘴,过了一会儿,又皱起眉:“你说,他这是图什么?在一个人身上,找另一人的影子……”

    容棱却有些明白:“岳单笙,其实一直将钟自羽当做弟弟,所以对他狠不下心,但中间横隔一个岳重茗的死,他也很挣扎,故此,才为自己另找了一个弟弟。”

    一个,也需要他保护的人。而千孟尧,显然也依赖上了这位好心的兄长,所以才会那么排斥钟自羽的介入。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