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全职高手  剑来  逆天邪神  魔道祖师  醉迷红楼  赘婿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1533章 你不是岳单笙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三人的关系说来复杂,但也不是那么难理解。

    柳蔚听着,若有所思的“嗯”了一声,回过神,又推推容棱:“你先去吧。”

    这是不排斥容棱同那小王爷单独相处了。

    容棱离开时,让她就在前厅等,他走后,柳蔚却坐不住,在王府走动起来。

    有两个下仆跟着她,走到禁忌的地方,便提醒她不可前行。

    柳蔚有些诧异:“你们府里,还有什么秘密不成?”

    下仆不做声,却是牢牢挡住她的去路,要她原路返回。

    柳蔚皱了皱眉,瞧了瞧前方。

    前面是条小径,再里头一些是座桥,桥上放了灯笼架,但此时天黑大半,那灯笼却没被点着,整个小径漆漆黑黑,周边还有树影摇曳,就这么看起来,仿佛食人的黑洞。

    毕竟是别人的地方,柳蔚不好硬闯,又着重瞧了两眼,才转身离开。

    刚出来不久,正好就碰见风尘仆仆的岳单笙回来。

    岳单笙也瞧见了她,愣了一下,走过来,问:“要走?”

    柳蔚摇头,道:“等容棱,闲着无趣便逛逛。”

    岳单笙抬手,挥退了两个下仆,亲自陪在柳蔚身边:“这里有何可逛,既是等容棱,索性去书房?”

    柳蔚笑了一下:“他们有私事要说,我不好听。”

    岳单笙浑不在意:“我带你去。”

    柳蔚扭头,认真的打量岳单笙,不管之前容棱的说辞对不对,他对这三人的关系理解是否正确,但现在的岳单笙,在汝降王府,的确是太有话语权了。

    柳蔚沉默一会儿,突然指着来时的方向,道:“我想去那边看看。”

    岳单笙点头,陪着她走。

    待走到之前的小径路口时,柳蔚问:“可以进去吗?”

    岳单笙迟疑一下,眼睛看着黑洞洞的道路。

    柳蔚又主动解围:“算了,好像也没什么好看的。”说着,转身要走。

    岳单笙拦住她,道:“进去吧。”

    柳蔚错愕:“真的?”

    岳单笙已率先走在前头,柳蔚停顿片刻,跟了上去。

    岳单笙随身带着火折子,过小径时虽然黑,但上了桥,就有灯笼,他点了灯笼,前方的路,也清晰起来。

    “这是哪儿?”柳蔚发现更前面有个院子,院门紧闭,院墙上布满了黑绿黑绿的爬山虎。

    “老夫人的房。”

    柳蔚眼中闪过什么。

    岳单笙又道:“千孟尧的外祖母。”

    柳蔚想起来那位老夫人的亡故,据说与国师有关。

    柳蔚不了解内情,不知具体情况,但这里既然是亡者的故居,也难怪会称为禁地,解了心中的疑惑,她便说要走。

    岳单笙却突然道:“进去瞧瞧。”

    柳蔚愣了一下,岳单笙却已经走了过去,穿过小桥,前方的小院也越发显露出它的外貌,锈迹斑驳的院门,残缺的瓦罩。

    柳蔚道:“看起来,似乎没怎么清扫过。”

    岳单笙抿着唇,推开吱呀的门扉,门一开,映入眼帘的便是满园的杂草丛生。柳蔚有些不知说什么好,千孟尧是由外祖母一手养大,但老人亡故,这院子却成了废园,她本以为,这里既被严防死守的单独隔开,里面应是被细心打理,尽量保留屋主在世时的旧貌,好让活着的亲人,

    能聊以慰藉的。

    岳单笙径直往内走,穿过灰扑扑的回廊,步到屋檐下,他推开最前方的那扇门,门一开,里面便有大量尘土漫出。

    他捂着唇,后退半步,眼睛眯了起来。

    柳蔚也咳了一声,往旁边挪了两步。

    待灰尘消散些,岳单笙继续往内走,废弃的屋舍中,黑洞洞的一片,岳单笙找了找,在窗前的案几上,找到一盏烛台,点燃后,屋里好歹有了光影。

    “知晓我为何进汝降王府吗?”

    岳单笙冷不丁的问了一句。

    柳蔚站在他后面,角度问题,她只能看到他的背影,男人的身姿欣长,动作漫不经心,这院子他应是来过的,但屋有没有入,就不知道了。

    柳蔚配合的问:“为何?”

    岳单笙突然转身,看着柳蔚的眼睛:“你最近很忙?”

    柳蔚“嗯”了声,没有隐瞒:“在查一些事,部分你可能听容棱提过了,有些新的,我们也是今日才发现,你若是想知道,我可以告诉你。”

    岳单笙没做声,眼底漆黑一片。

    柳蔚直接就说了:“与地图有关,就是你那张图,我找到了第二张图,今日过来,便是想借用汝降王府的力量,尽量找到图中地点。”

    岳单笙往前走了一步,眼睛亮了一下:“另一张图?”

    柳蔚道:“你虽姓岳,但与纪家也属族亲,你有权知道,图是外祖父的,放在云府,若想看,现在我便回去拿。”

    岳单笙面露犹疑。

    柳蔚嘴角突然浮出一丝笑:“这里,不是老夫人的旧宅,你,也不是岳单笙。”

    岳单笙一愣,猛地看向她!

    柳蔚道:“我提到地图,岳单笙的那张地图,你的表情平平无奇,这是你的破绽。”

    岳单笙皱起眉:“你说什么?”

    柳蔚摇了下头:“那张图的确是岳单笙所有,但之前一直寄放在另一人身上,当初为了拿回那张图,岳单笙做了一些特殊的事,我提到那张图,你却神色如常,所以你暴露了。”

    柳蔚走上前,围着眼前的男子,绕了两圈。“你装得很像,出门前我见过岳单笙,你们的衣服,一模一样,这有两个解释,第一,你抓到了他,换了他的衣裳,第二,你就在他身边,提前知晓了他的穿着配饰,趁他出门,便来冒充,我的怀疑是第二

    ,因为能在我刚刚碰壁,进不来这小院时,突然出现,你显然是找准了时机,甚至故意借我之口,诱使我进入这偏僻之地,你把我与外界隔开,想做什么?”

    岳单笙皱了皱眉,手探进衣襟:“我不知你在说什么。”

    柳蔚猛地压住他的手,使他怀在衣襟的手,却无法拔出。

    柳蔚挑眉:“虽然引我过来,但你却不认识我,你以为我只是个弱质之辈,将我带走,钳制住,你会占有很大的优势,但是你错了,我手上也有些功夫,你未必能在我这儿讨到好。”

    岳单笙皱起了眉,挣扎两下,却挪不动手。

    他额上不禁冒出热汗。柳蔚轻佻勾唇:“你是六王爷的人,六王爷身边有许多特殊人才,包括上次去西进县行刺的那几个,他还在汝绛王府安插了眼线,今日是我正巧装上了,但你这手易容术是不错,可你应该多找些帮手,一个人,是困不住我的?”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