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1534章 柳蔚不见了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临近亥时,千孟尧与容棱还没谈完。

    而岳单笙已经回来了,他脸上有伤,进了书房,无视房中二人的视线,直接去拿书柜底层的药箱。

    千孟尧支着下巴瞧他,随口问:“人抓到了?”

    天黑才去办的事,是见不得光的事,抓的人,也是见不得光的人。

    岳单笙只是点了下头。

    千孟尧起身,走到他身边,歪头瞧了瞧他的脸,“啧”了声,说道:“伤的不轻。”说着,打开药箱里的金疮药,倒出一些,用布沾着,要给他擦。

    岳单笙别了别头,自己接过,看也没看,直接按在了伤口上。

    千孟尧瞧着都疼,忍不住呲了呲牙。

    岳单笙却只是问他们:“在说什么?”

    千孟尧便坐下,将之前与容棱说的话,又复述一遍。

    三人碰头又是一顿商讨,待结束,又过去半个时辰。

    离开书房时,岳单笙就四处张望。

    千孟尧挑眉问:“找谁?”

    岳单笙道:“杨九。”

    杨九是汝降王府的编兵,在千孟尧出巡在外时,杨九在京中镇守,此番回来,千孟尧大手一甩,将府中半数侍卫交于岳单笙调配,岳单笙对杨九这个老人也算倚重。

    “是不是休班?”千孟尧看着他,说了句。

    岳单笙却皱了皱眉:“他当的是晚班。”

    千孟尧不怎么在乎:“你有事吩咐他办?就是个兵头,找不着就用另一个就是。”

    岳单笙瞧了他一眼,冷声道:“疑人不用。”

    千孟尧忽而被气笑了:“这么说,本王整个王府,你就不疑他一人?他面子可真大。”

    岳单笙懒得与他细说,直接往外走。

    容棱也没心情听二人拌嘴,迈步先去了前厅。

    可到了前厅,并没瞧见柳蔚,容棱问了下仆。

    下仆却是一愣,傻傻的伸手一指,指向后方的岳单笙,道:“那位柳先生,之前与岳统军一同离开了啊。”

    莫名被点名的岳单笙一愣。

    容棱也看向岳单笙,眼中含有疑问:“柳蔚呢?”

    岳单笙却道:“我回来便去了书房,并未来过前厅。”

    容棱眉头顿时拧了起来。

    千孟尧也沉默下来。

    千孟尧生在京城,身边多年来都不安生,他对危险的敏感,远大于容棱与岳单笙,如果柳蔚只是不见了,还可说她是先行离开,亦或在府中迷路了,可下仆却说是岳单笙将她带走了。

    岳单笙并不承认。

    那这么一来,事情就古怪了。

    千孟尧眼神一凛,猛地朝后一看,目光所及,冰冷一片。

    他问岳单笙:“你的杨九,找到了吗?”

    ……

    柳蔚不见了,有人冒充岳单笙,在汝降王府将她带走了。

    王府铜墙铁壁,巡逻侍卫多不胜数,这样的情况下,竟让人闯入,将一个活生生的成年人带走!

    千孟尧大手一挥,勒令麾下兵卫全府搜查!

    又派了人,到府外追探!

    容棱脸色很沉,一双赤黑的眸子深不见底。

    千孟尧瞧他一眼便心惊,这男人怒了,怒得不着痕迹,却压迫感十足。

    他忍不住劝了一句:“很快便有消息,你先别急。”

    柳蔚失踪,王府编兵人人都在,唯独一个杨九不见踪影,岳单笙不想怀疑自己信赖的干将,可他若再不出现,必会难逃干系。

    “杨九是谁?”沉默了好半晌,容棱冷不丁的问出这么一句话,声音冰冷,声线压得极低。

    千孟尧抿了抿唇,而后,将自己所知的说了一遍。千孟尧的日子过得并不容易,京中几股势力对他虎视眈眈,离京多日,时过境迁,因怕趁他不在时,有人已经收买了他身边的人,所以,刚回京,千孟尧就彻查过一番,其中果然查出了几个小卒子有问题

    ,但也仅此而已。

    杨九是没有嫌疑的,但是现在看来,之前是他看走眼了。

    如果真是那杨九掳走了柳蔚,他不知该怎么同容棱交代。

    深吸一口气,千孟尧又问岳单笙:“杨九在府中,可还有其他亲人?”

    一个人叛变不可怕,只要钳制住他的软肋,不怕他不束手就擒。

    岳单笙黑着脸道:“他如今孤家寡人一个。”

    杨九原本是有老娘与媳妇的,但据说一年前已经回了老家,这一年,杨九都是独身在王府任职,身边除了几个朋友,没有其他人际往来。

    “你也出去找找。”岳单笙对杨九看重,但容棱现在已经快气冒烟了,千孟尧不敢让两人再同处一室,只得先支开一个。

    岳单笙看了容棱一眼,点头道:“我会给你一个交代。”

    容棱沁凉的眸子盯着他,瞳孔一片漆黑。

    “快去快去。”千孟尧又催促两句。

    岳单笙离开后,房中一片寂静。

    容棱起身,迈开长腿便往外走。

    千孟尧不敢喊他,默默的跟在他背后。

    容棱又问了一圈儿下仆,最后有人回说,之前柳先生想去王府右边的小院看看,但他们没放行。

    容棱看向千孟尧。

    千孟尧纳闷:“子阳居?”

    下仆点头:“子阳居已荒废多年,又是那样的地方,小的便没让柳先生靠近……”

    容棱皱眉,问:“哪样的地方?”千孟尧道:“以前我父王有个妾室,年轻时为了救主,落下一身残疾,母亲为报答她,将她安置于王府偏院,可过了几年,她又闹了顽疾,浑身出疮,还破脓水,之后她亡故,虽说院子已经清扫过,但终究

    让人害怕,之后那儿便荒废起来,已过了十多年了。”

    容棱没再作声,沉默的往右边走去。

    千孟尧急忙跟上,给他领路。

    待到了那子阳居,容棱与千孟尧同时瞧出,这里的确来过人,院门被打开过,连内室的屋子里,都点着烛台,烛台蜡芯还没烧尽,屋里破破烂烂,灰尘四起。

    “看来是被带到这儿了。”千孟尧说着,挥手,让后面跟着的侍卫沿着搜找。

    容棱呆在泛霉的屋内查看,仔仔细细的,连桌角床底都没疏漏。

    千孟尧不知他在找什么,便问了。

    容棱只道:“柳蔚会留下线索。”

    千孟尧点头表示理解,柳蔚不是寻常妇人,她有智有谋,聪慧夺人,若当真受人钳制,她绝不会坐以待毙,于是他问:“可找到了?”

    容棱皱眉,摇头。

    千孟尧便凝重起来,如果连线索都没留,那说明柳蔚的情况可能不太好,保不齐被打晕了?或者受了别的伤?

    千孟尧正想着,就听远处传来短促的惊呼:“啊——”

    他忙出去,问:“怎么了?找到人了?”回答他的,是个小侍卫,哆哆嗦嗦的声音:“王,王爷,这里有个男人,光着身子,被倒挂在树上,旁边放的是咱们府里的衣裳,好像是杨……杨九……”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