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全职高手  剑来  逆天邪神  魔道祖师  醉迷红楼  赘婿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1547章 笑得畅快淋漓,跟个疯子似的!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前方当战,官居后方。

    在宣出那道“杀无赦”的圣旨后,皇上便一脸深沉的回了正朝殿。

    百官们哪怕想留下来看六王如何被缉,却终究不敢太过放肆,便也跟着回了去。

    龙椅之上,一国之君满面忧愁,朝臣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不知从何劝起。

    一刻钟后,前锋营来回禀,宫门已破,六王挥军而入。

    皇上面如漆墨,咬牙切齿!

    营兵离开,又过半个时辰,再次回来。

    不出预料,五千精锐不敌数万宫兵,六王已落败象,虽闯入了西宫门,但又被打了出去,兵力损失过百。

    “该是速战速决才好!”

    皇上还未发令,看不下去的辛丞相已肃声说道。

    皇上看他一眼,冷漠的将目光移开,不做声响。

    百官们知道皇上生气了。

    兵戎相见,哪有速战之说,若真图个“速”,便是一方将另一方碾压打杀,辛丞相这是主张朝廷军将乱党全数诛灭,一个不留。

    可,这是否太残忍了?

    明就可胜,擒叛军便是,哪里非要血流成河才罢休,说到底都是仙燕国的子民,不到万不得已,能留一命总是好的。

    宫门前的战事,到底打成什么样,百官们不知,但一道又一道的讯息传来,又都是喜讯。

    终于,未时二刻,骄阳高照时,殿外传来了大批脚步声。

    骁骑营的将士上禀,言,乱军已经尽数擒获,始作俑者六王,也已伏诛,此时正押解殿前,等待皇上发落。

    皇上再是不愿,最后也只能闭着眼睛,疲惫的说了一句:“带上来。”

    被押上朝殿的,不止六王一个,还有他手下的几位令官。

    六王走在最前,他帽子没了,盔甲也被扒了,浑身狼狈不已,落魄得像个乞丐。

    皇上看着他,高高在上的目光,对上六王冷睿狠戾的眼,六王先“呸”了一声。

    皇上脸色更黑!

    就听六王冷笑着说:“给老子一把刀,现在就杀了你!”

    皇上只觉头晕眼花,整个人摇摇欲坠,宣战的奏文里写得如何大逆不道,也抵不上这句当面挑衅,对他造成的冲击来的大。

    后面的令官有六个,两名文官,是六王的军师,四位武官,是五千精锐的统领。

    六王辱了皇上,六名令官当即瑟瑟发抖,跪得五体投地。

    千孟尧站得比较靠前,他的位置,正好可以看到几位令官的全貌。

    现在他就定睛看着这六人,方才下跪前惊鸿一瞥,他总觉得最右边那个清瘦小兵,有些奇怪。

    “你就这么恨朕?”皇上沉痛的问向六王。六王却是哈哈大笑,笑够之后,他目光冰冷的打量着这位九五之尊,眼中轻蔑:“恨?不恨!贪财,好色,无能,昏庸,胆怯,懦弱,这就是你,若非生在帝王之家,你这样的性子,怕是连媳妇都讨不到,

    我恨你?你配吗!”

    “大胆!”气急而怒的辛丞相厉呵一声。

    六王瞥着他,言道:“老不死的狗东西,都这把年纪了,少发点脾气,回头进棺材都不安宁!”

    “你,你……”辛丞相气得浑身发抖。六王却满嘴的恶言:“我说错了吗?倚老卖老,狐假虎威,不就仗着先帝倚重你,便当这万里江山都是你辛家的了!几位元老,也就你赖着这丞相之位,久不致仕,这是什么意思?挟天子以令诸侯?你敢说

    ,你就没动过造反的念头?你敢说,你就不觉得皇位上坐着的这个,太废物了吗?”

    这句话可谓诛心,辛丞相扑通一声跪下,对着皇上重重磕头:“老臣忠君之心天地可鉴,日月可表,还请皇上明鉴!莫要听信奸人挑拨离间的胡言!”

    皇上沉着脸,瞪视着六王,心中再找不到借口为这人开脱。

    死到临头,六王也不忍了,平日不敢说的怨言,一股脑全吐为快,先骂了皇上,又骂了丞相,视线所及,看到谁就骂谁,骂完他又笑,笑得畅快淋漓,跟个疯子似的!

    终于,百官们都被他激怒了,全数跪地请旨,请求皇上重判六王,以儆效尤!

    一句“秋后问斩”绕在口间,皇上知道六王必须死,他今日的所作所为,天皇老子也救不了他!

    可他说不出口,那是他的弟弟,亲弟弟,是这世上,他最亲最亲的亲人。

    正在这时,殿外突然传来小太监的通禀。

    “皇上,国师求见。”

    “国师?”皇上愣了一下,才想起这位今日之事的始作俑者。

    汝降王弹劾国师,国师进宫对峙,途中遭六王府暗卫刺杀,之后六王起兵,兵临城下。

    一连发生诸多事故,倒让人忘了一开始涉事其中的国师,只是六王府的暗卫将御前军都杀了,这国师竟还能保住性命?倒是让人讶异。

    千孟尧听到国师求见时,脸色就变了,怎么回事?国师不是被容棱暂囚城外吗?为何会进宫?还上殿?难道宫外出了事?还是容棱那里没有安排妥当?

    一连串问题在心中环绕,千孟尧不禁额冒冷汗,后背凉透。

    没过一会儿,国师被带进来,缠着的手,与脸上的伤,让他看起来尤其脆弱,他低垂着眉眼走到殿前,站到六王身边,慢慢跪下。

    六王双手被缚,冷冷的看着他,口中发出讥讽:“竟没杀了你,叛徒!”

    国师没看他,只扑在地上,扬声说道:“臣有罪!”

    从六王这句“叛徒”,到国师这句“有罪”,谁还瞧不出他们的关系?

    百官们心中思忖,原来汝绛王说的没错,这二人,果然关系匪浅。

    六王死猪不怕开水烫,见了国师,心中的愤懑也不再压制,一股脑的将对方骂了个狗血淋头。

    国师岿然不动,就像没听到一般,超然世外,带着几分脱俗。

    六王恨得咬牙切齿,盯着国师,又盯着皇上,疯狂的咒骂:“都该死,你们都该死!”

    “的确该死。”正在这时,一直跪在六王后面的六名令官,其中一位清瘦武将突然暴起,明明已经被束住双手,那人却还能动弹,只见那人自腰间一抽,一柄短刀握在手中,之后,他脚尖一点,已从殿中到了殿前,刀头朝上,竟是打算当殿行刺皇上!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