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剑来  魔道祖师  逆天邪神  全职高手  赘婿  永夜君王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1550章 你怎这般不要脸!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柳蔚这会儿也顾不上岳单笙生气,只得追去,说道:“方才你是没瞧着,他招招狠毒,像是非置我于死地,你看我这手,是不是出血了。”

    岳单笙侧眸瞄了一眼,就看柳蔚煞有其事的撸起半截袖管,将手腕杵到他眼皮底下。

    岳单笙皱起眉头:“血?”

    柳蔚指着关节那儿的红印:“这里!”

    岳单笙无语:“打个嗝都比你伤得重。”

    柳蔚不依不饶,又把手腕递过去点:“你看仔细了,瞧着是不重,但他击我手肘,断我武器,的确是落了伤根,那还是众目睽睽,有所收敛,这要一会儿不收敛,他寻我秋后算账怎么办?”

    岳单笙深吸一口气:“那你要如何?”

    柳蔚鬼鬼祟祟的凑近:“我先回云府,你把他拉着,劝他两句,劝好了再带回来。”

    “若劝不好呢?”岳单笙问。

    柳蔚摸着下巴,琢磨一下:“汝降王府空房应该不少,表哥你看……”

    岳单笙冷笑:“谁是你表哥?”

    柳蔚笑着一张脸:“不是说了是亲戚吗?虽亲缘隔得远了些,但于情于理,这声表哥您都是当得的,一家人不说两家话,小妹是福是祸,可就仰仗表哥了。”

    岳单笙盯了柳蔚一会儿,摇头叹道:“你怎这般不要脸!”

    柳蔚打了个响指:“那便如此说定,有赖表哥费心,小妹先行告辞。”

    说完,溜之大吉,逃得比兔子还快。

    岳单笙看着她雀跃的背影,沉默片刻,到底转头,往回走去。

    没过一会儿,容棱果然追来了。

    殿前六王造反,善后之事还未消尽,但这已与汝降王府无关,容棱功成身退,第一件事,便是来火场与柳蔚会和。

    可来了却不见柳蔚,他冷目问岳单笙:“人呢?”

    岳单笙被托以重任,犹豫片刻,终究昧着良心道:“受了伤,去治了。”

    容棱神色果然一变,蹙紧了眉:“伤的可重?”

    岳单笙想到柳蔚手腕那个芝麻大点的红印子,点了点头:“左手手腕,血流不止。”

    容棱沉默下来,面有忧色,又在反思,回忆着是否是自己出手太重?

    “她气你。”岳单笙又道。

    容棱抿了抿唇,问:“她在何处?”

    岳单笙心虚的道:“她说未消气前,不愿见你,让你莫找她。”

    容棱表情沉重。

    岳单笙完成任务,也松了口气,又问起他殿前的事。

    容棱一一回了,却心不在焉,终究还记挂着柳蔚。

    柳蔚逃离火场后,却未急着出宫,进宫容易出宫难,刚发生了叛乱,此刻宫禁森严,况且她又一身叛军盔甲。

    索性火场离后宫不远,她七拐八拐,到底顺利跑去了青凰殿。

    皇后见他一身戎装,愣了一下,忙谴退左右,只留珊儿伺候。

    辛贵妃还在青凰殿未走,见了柳蔚也是错愕:“先生这是弃笔从戎,投身战场了?”

    皇后看了辛贵妃一眼,让珊儿去取件衣裳。

    珊儿很快便拿了件青莲长裙出来,那裙子是皇后的旧衣,不过早已压了箱底,不穿也是要丢的。

    皇后多爱素色,莲裙雅致温和,淡若芙蓉,但珊儿将衣裳递给柳蔚时,旁边的辛贵妃却是一愣。

    “这……”

    珊儿是晓得柳先生女儿身的,毕竟光听,也听了不少次皇后称柳先生为柳姑娘的。

    但辛贵妃不知道。

    柳蔚也知深宫之中,是没有男装能给自己换的,故此拿了长裙,便去内堂梳洗。

    辛贵妃在外头想了许久,才笑出声来:“怪说娘娘容她在这青凰殿进进出出,毫不避讳,原是如此,怪我眼拙,竟是没瞧出来。”

    皇后叹息一声:“此刻说这些做什么,还不知殿前是什么情况。”

    辛贵妃也沉默下来,她已派人通知了父亲六王叛乱,父亲应也进宫面圣,只是父亲到底能劝皇上多少,她心里也没有谱儿,皇上待六王,终归是太过宽容了。

    恰好这时,柳蔚从内堂出来,换下那身兵将装束与长须浓眉,此刻的她,面颊白净,双眸清透,一身莲裙清丽绝尘,皎洁如华。

    出来时,她还单手挽着长发,想将这满头青丝用木簪随意挽个髻,而听了皇后与辛贵妃的话,她便一边往前走,一边顺口便接了嘴:“六王死了。”

    皇后与辛贵妃同时抬头,先是震愕,而后看到柳蔚那模样,又有些呆。

    柳蔚好不容易将长发束好,梳惯了男髻,姑娘家的发髻,她是真的生疏,松松的将木簪卡在发间,勉强稳固,她这才上前,坐到了皇后下首,将殿上的事,说了一遍。

    说的时候,仅说了大概,六王手下行刺御前,被前锋营所杀,六王趁乱逃脱,被国师所杀,一语带过,不多赘述,也没说自己就是那手下。

    当她说完,抬起眸时,却见辛贵妃站起了身,竟朝她走来。

    柳蔚表面镇定,心中却思,辛贵妃贵为左丞之女,生在官家,心思敏锐,或已发现她的不妥?

    皱眉思索间,柳蔚已有了对策,想着无论辛贵妃如何发难,她也有信心,能游刃有余的给出合理解释。

    却不防,靠近之后,辛贵妃竟弯下腰,直直的盯着她的眼睛,仔细打量。

    柳蔚抿了抿唇,往后靠了靠:“娘娘?”

    “真是姑娘?”辛贵妃说了一声,又捏住她的下巴,上手时,还揉了揉她的脸颊,然后回头与皇后说:“软的。”

    柳蔚推开她的手,皱着眉道:“谁的脸不是软的?又不是石头做的。”

    辛贵妃噗嗤一笑:“大男人的脸就是硬的,不似姑娘家,软软嫩嫩,能掐出水。”说着,她又端着柳蔚的脸,再看看她的头发,摇头叹息:“这样的俏模样,怎好如此随意,连根玉簪都没有?”

    柳蔚不爱女装,嫌行动不便,哪里又会随身带玉簪,这木簪还是男髻的簪子,朴实无华,像根筷子似的。

    辛贵妃偏首取下头上的步摇,递给旁边的珊儿:“给咱们柳姑娘,梳个双燕髻。”

    柳蔚忙摆手:“头发束着,不挡眼睛便是,上髻太麻烦。”

    辛贵妃抓着她的手,不让她抵抗,对珊儿使了个眼色:“还未听说哪家女儿不爱漂亮,只图便宜的,你这样不修边幅,上哪去找如意郎君?”

    珊儿笑着拿来梳子,站在柳蔚身后忙活起来。

    柳蔚垮着脸,自暴自弃的道:“我已嫁作人妇。”

    辛贵妃一笑:“怪说敢如此邋遢,这是仗着有人疼了,了不得了。”

    柳蔚一脸无奈:“娘娘……”辛贵妃摆手:“本宫不说便是,那,你梳你的头,本宫问本宫的话,你说六王死了,那皇上是什么表情,你可瞧见了?”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