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1553章 老子爱穿什么关你屁事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如果六王不死,凭着双方的仇恨,他迟早会查到柳家一行人来历不明。

    柳蔚又想到了柳玥,柳玥来仙燕国更早,虽她现在已经死了,但难保曾留下过什么蛛丝马迹,柳蔚不能安心,故此思来想去,六王这条命,越发不能留。

    况且六王死得也不冤,这位王爷,草菅人命,以权谋私,欺压百姓的事儿,可干得不少。若非如此,当日六王受困府尹衙门,又怎会有那般多的百姓赶来凑热闹,并且拍手称快?

    皇后听柳蔚说完来龙去脉,也是叹息:“怀璧其罪,你家的传家宝,可要谨慎些放好。”

    柳蔚点点头,又问皇后:“您想出宫一趟吗?主宅被毁,您也是……心痛的吧?”

    皇后满面疲惫,半晌,却是摇头:“本宫离宫不便,加之今日宫中又乱,过阵子吧,总归已经毁了,看不看,都是那样,不看,还没那么难受。”

    柳蔚又忍不住道歉。

    皇后按住她的手:“莫说这些见外的话了,你替本宫治病,救本宫于危难,房子是死物,人是活物,本宫的命,还抵的上一处宅子。”

    柳蔚仍是愧疚:“能抵房子,却抵不住情怀与回忆,您……”

    “不说了。”皇后将她拉着,将人带进了内室:“本宫有些头疼,你替本宫扎两针。”

    青凰殿备有银针,柳蔚净了手,让珊儿在旁伺候,给皇后针灸。

    皇后面上虽说无事,但神色却萎靡得很,柳蔚没说话,安静的给她扎完,想了想说:“原是打算这个月便替您洗肾,但宫外出了这么多事,一时却也分身乏术……”中医洗肾不容易,患者吃苦头不说,大夫也忙,加之中毒多年,这内脏也不是一两次就能洗干净的,呕肠通肛,连着半个月,隔一天就得来一次,洗不干净,还得反复,一套工夫做下来,费上半年都是快

    的。

    但现在六王之事余震未消,国师那里也还未解决清楚,事堆着事,要抽出时间静心治病,就显得有些困难。

    皇后也理解她,说道:“你且忙,本宫还等得起。”

    柳蔚给皇后针好后,又给她捏了捏手上的穴,之后皇后要遭大罪,现在能养一日是一日了。

    在青凰殿呆了三个时辰,临着天要黑了,柳蔚才打算出宫。

    却不妨刚要走,门外便传来唱报:“皇上驾到——”

    柳蔚愣了一下。

    皇后倒是镇定,漫不经心的起身迎接。

    皇后不知今日行刺的令官是柳蔚,只以为柳蔚是跑去朝殿偷听,才穿成小兵模样,好掩人耳目,但柳蔚自己知道,当时她刺杀皇上,离得很近,虽说贴了浓眉与胡须,但也怕皇上眼尖看出来。

    故此皇上进殿后,柳蔚就低垂着头,没露脸。

    皇上进来后表情就很差,皇后上前,对他行了个礼。

    皇上将她拖住,没让她弯腰:“你身子不好,莫费力气。”

    皇后起了身,瞧见皇上一脸疲惫,叹了口气:“六王之事,臣妾知晓了……”

    前殿闹得这么大,后宫知道了也不奇怪,皇上垂下眼眸:“人都死了,说什么都无用了。”

    皇后心疼的挽住皇上的胳膊:“六王作乱在前,朝堂一片混乱,皇上不在御书房议政,却来臣妾这里,可是有话想对臣妾说?”

    “知朕者,瑛儿也。”皇上握住皇后的手:“朕心里乱,只想到你,你陪朕说说话。”

    皇后扶着皇上坐下,命宫人送上茶点,问皇上:“皇上想说什么?”“什么都好。”皇上将皇后的手放到唇边,吻了吻,看着她的眼睛:“记得幼时,朕一有心事,便来找你,你总有法子开慰朕,朕那时就想,长大后一定要娶了你,只有将你娶到身边,你才能一辈子看着朕,

    听着朕,想着朕。”

    皇后低下眉眼,却是说:“可皇上现在有了别的知心人,为何不去找辛贵妃?”

    皇上语气有些紧张:“你还与朕置气?朕知道,之前是朕疏忽了你,可今日朕心里烦,你便当可怜可怜朕,容朕一日。”皇后看着皇上的眼睛:“臣妾永远不会怪皇上,只是六王这事,臣妾所知甚少,辛贵妃乃左丞之女,对此事,必有独特看法,臣妾不是撵皇上,皇上肯来瞧臣妾,是臣妾的福气,只是臣妾担心,不能在像幼

    时一样,帮上皇上。”

    皇上闭了闭眼,声音骤然冷了几分:“今日主张诛杀六王,以死相谏的,便是左丞,朕不想见贵妃。”

    皇后面上不显,心中却露出一丝嘲讽:“当初皇上宠信辛贵妃,不正因为她是左丞之女,现今怎又……”

    皇上一下放开皇后的手,眉头皱起来:“朕不想提她,你若再提,朕要生怒了!”

    皇后忙安抚:“臣妾只是怕言之无物,令皇上生厌,那不提便不提,皇上可用过膳了?”

    ……

    片刻之后,宫人备上晚膳。

    此时天已黑,皇后想起来,对柳蔚道:“柳大夫也该回去了,珊儿,送送柳大夫。”

    柳蔚如蒙大赦,忙伏身告退。

    正待离开时,端坐高位的皇上,突然叫住她:“柳大夫?”

    柳蔚暗暗警惕,朝皇上又行了个礼。

    皇上眯着眼打量她一番:“抬起头来。”

    柳蔚深吸口气,慢慢将脸抬起。

    皇后笑道:“柳大夫跟席儿是朋友,替本宫看诊那位,今个儿她换了女装,皇上倒是认不出了?”

    皇上又瞧了柳蔚几眼,点头道:“是说眼熟,女装倒是与男装大相径庭,好好的姑娘,作甚总穿男装,不伦不类。”

    柳蔚抿了抿唇,想反驳,老子爱穿什么关你屁事,但又怕节外生枝,忍了下来。

    皇上问道:“皇后的病如何了,治了这么久,可有起色了?”

    柳蔚正要回话。

    皇后却接口说道:“是大病,得慢慢治,皇上难为柳大夫做什么,柳大夫还要出宫,晚了宫门该禁了,珊儿,送柳大夫。”

    柳蔚也不留了,又伏了伏身,忙跟着珊儿离开。

    离开前她听到皇上对皇后说:“就想问问你可好些了,老说身子不适,不得侍寝,朕多久未在青凰殿留宿了,你倒是也忍心,总撵朕……”柳蔚听着抽了抽嘴角,这皇上倒是对皇后还有情,只是皇后看得开,想得透,已经不是当年那个几句甜言蜜语就能哄到手的小姑娘了,她不愿服侍皇上,就真下狠心冷着他,什么时候心里舒服,愿意要这

    个男人了,才肯点头。倒是有一国之母的风范。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