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1563章 她和容棱的基因,终于出问题了吗?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柳蔚听明前后,便抬起手,制止了云氏后面的话,老实与她说了此书的价值。

    “先朝圣人的孤本抄册,比翰林院收录的内容更全更多,放在世上也是绝无仅有的珍宝,文人雅士眼中的无价之物。”

    云氏听得一愣一愣的,也没想到自家那些乡下亲戚手里,竟然有这样的文士贵宝,不禁呢喃:“你如此一说,我倒想起,离乡不远,的确有座万山寺,就是不知与你所言的万山寺,是否同名不同地。”

    柳蔚想到昨天外祖父所言,便问:“万山寺内,可有个上宝居?”云氏摇摇头:“我们只是驾车路过,没进内细看,倒是听说那万山寺也快拆了,只因底下压着一座未经开采的铅矿,当地县令上表请奏,说是等批下来,就要将万山寺的庙址移到往北三十里外,把那铅矿采

    出来。”

    柳蔚本只是随意的点点头,可倏地又愣住,睁大眼睛,猛地看向云氏:“敢问相爷祖籍何处?”

    云氏如实道:“天石州来城县。”

    柳蔚一下子从椅子上站起来,面上神情忽惊忽喜。

    云氏让她这动静吓了一跳,忙问她怎么了?

    柳蔚摇头,又拉着云氏问了许多她这次回乡的事。

    越听云氏说,柳蔚脸上的表情越是喜悦。

    等云氏说完,柳蔚已经控制不住,拿着那本价值不菲的书,急急忙忙的回了府。

    云氏不知她这是什么毛病……

    ……

    柳蔚刚回到府,就被外祖父拦住了。

    纪南峥盯着她手里的书,见她没真将书还回去,松了口气的同时,又怕她一通来回,不珍惜书本,给拿皱了拿坏了。

    柳蔚顾不上外祖父,将书塞给他,自己慌忙跑去找容棱。容棱今日难得有闲,正在院里指导小黎练剑,柳蔚着急的跑回来,拉着他就进屋,把房门关了,将之前被自己拆得支离破碎的金刚经拿出来,对容棱道:“天石州来城县,就是天石州来城县,不是我们找到

    他们了,是他们找到我们了!”

    她这没头没脑的,容棱也听不懂,只让她坐下来,喝口水,慢慢说。

    柳蔚这才缓了口气,与他细细道来。《金刚经》内未藏地图,这本书本身就是地图,书的来源处便是地图的目的地,之前柳蔚与容棱从各个方面研究书的印刻,就是为了寻找书籍来源,但不管是寻找青兰居士斜楷体的雕版,还是从那小篆红

    章下手,去寻西北刻章名家,都不是一朝一夕就能找到的。之前柳蔚与容棱也比照着仙燕国地图进行过统计,仙燕国的铅矿大多集中于西北两州,天石州与亭江州,但涉及的县所范围却太大,哪怕依托汝降王的权限,前往西北全力搜查,不消个一年半载也别想有

    回音。

    可在他们忙着寻找狼族后人的同时,有人却也在寻找他们。“我的看法是,上呈这本书给外祖父的,正是当年将《金刚经》与小舅托付给外祖父的那些人,否则如何解释相爷夫妇近在眼前,他们不赶紧巴结,反而要托着他们,将这样一本价值连城的圣人古迹,交给

    我外祖父这样一位已经致仕多年的无权老臣?他们定居西北,正是去了这《金刚经》的来源处,但时隔多年,他们突然寄出一本书,千里迢迢的也要联系外祖父,必然还有其他用意!”

    金刚经的来源地是西北,云氏送来的诗册也是来自西北,且正好就是天石州的来城县,来城县有铅矿,当地铅比墨便宜,正好合了他们对《金刚经》的一切猜想。

    两方一融,答案呼之欲出。

    柳蔚的想法容棱也赞同,只是那本《格物诗册》落到外祖父手里,他们却是别指望还能拿回来研究了。

    柳蔚这时也后悔了,跃跃欲试,打算将书偷过来。

    容棱拉住她,制止了她这个危险的想法:“贤者爱文,正如你爱金银,要你吐出那成盒财帛,无疑也是要你割肉。”

    柳蔚听着不太高兴,撇嘴道:“别讲得我这么庸俗,我也没那么爱财,你说话注意点。”

    容棱对她嗤之以鼻,又想着既然目的定在来城县,应该派人先去打探。

    涉及到调兵遣将的问题,便只能找汝降王,容棱趁着还早,直接去了汝降王府。

    柳蔚没去,她磨磨蹭蹭的溜达到外祖父的房间外,计划着怎么偷书。

    纪南峥拿着诗册,爱不释手,连曾外孙女都顾不上,把丑丑交给小黎,自己关起屋子,手不释卷的翻读。

    柳蔚在门口晃悠了大半个时辰,也没找到机会潜入,院子里抱着妹妹的小黎先看不下去了,吆喝道:“娘,你过来坐坐!”

    柳蔚心不在焉的过去坐下,趴在石桌上的丑丑就蹭过来,往娘亲方向伸手。

    柳蔚把女儿搂怀里,顺手指着桌上的橙子问:“这是什么?”

    丑丑流着口水说:“吃。”

    柳蔚又指着半颗苹果:“这又是什么。”

    丑丑还是那句:“吃。”

    柳蔚如是又问了一些,女儿的回答如出一辙,柳蔚不禁看着小黎:“你妹妹就只会吃?”

    小黎拿着另外半颗苹果,正在用勺子刮果肉,刮了就递过去给妹妹吃,说道:“知道吃就不错了,不过她也会两三个字的话,会说好多。”

    昨天才发现会说话,今天就能大约出口成章了?

    柳蔚好奇:“会说哪些?”

    小黎抬手,指着太爷爷的房间,问:“丑丑,那是什么?”

    丑丑果然说话了,却是皱着小眉头,闭着眼睛吼:“不洗……番!”

    说的不标准,但就是“不喜欢”三个字,柳蔚大为惊喜,笑眯眯的亲亲女儿,问:“丑丑不喜欢什么呀?”

    丑丑苦着脸说;“书……”然后又说:“字……”

    柳蔚:“……”

    小黎倒是感同身受,又将一勺子果肉塞妹妹嘴里,对着他娘叹了口气:“太爷爷成天对着丑丑念诗,还要丑丑跟着念,丑丑是小,但也不是傻子,今天早上她就尿了太爷爷一身……”

    柳蔚:“……”

    所以,女儿才一丁点大,就注定是个学渣了吗?

    她和容棱的基因,终于出问题了吗?小黎小时候明明那么爱学习的!!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