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1566章 说明对方藏得很深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拿着信回到房间,柳蔚展开看了内容。

    里头就一句话——明日午时,万象馆对门稀粥铺。

    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早知道对方会找自己,他们又何必在外面瞎晃荡一整天。

    柳蔚将信放在桌上,看向容棱。

    今日逛了一天,容棱已对来城县西城附近的道路布局有了大概了解,他盯着那万象馆三个字回忆了片刻,抬首便道:“泰隶书局旁。”

    柳蔚这就下楼去找店家打听,一刻钟后才回来。这万象馆,说来与书局差不多,但里面不似书局只提供贩卖,他们还会公开一些要价较贵的经文典籍,供囊中羞涩的学子在馆内抄录,按照柳蔚的看法,有点像现代的图书馆,但又没有图书馆那么正规,

    仅可算是为了一心向学的穷困学子提供一个方便。八阳坊附近不是书局就是文墨店,那条街通常去的文人士子也是最多,这小小的来城县,自打出了个御点状元,国相大人,几十年来,就格外注重学业教育,就盼着哪天再出个大人物,能给家乡带来些福

    泽。

    对方选择了万象馆见,是巧合还是有意?

    《金刚经》也好,《格物诗册》也好,都是与书有关的,对方似乎也是文人?

    带着一肚子疑问,柳蔚又和容棱商量了半晌。

    容棱的看法与柳蔚不同:“侍卫来此一个月,几经周折,毫无线索,你我刚来此半日,就有人亲临上门,你以为这是巧合?”

    当然不是巧合。

    汝降王府出来的,查点偏僻乡间的琐事,已算是大材小用,但整整一队的人,一个月下来却毫无所成,这说明什么,说明对方藏得很深,深到甚至能将汝降王府的人玩弄于鼓掌之中。

    对方又很快发觉他们的行踪,亲自上门,这又说明什么,说明对方能探查他们的路线,对他们何时进城,落宿的哪个店家,均有了解。

    可一路下来,他们并未发现被人跟踪。

    容棱的视线很锐利,眉目定格在那张小小的信纸上,片刻,重新拿起来,展到柳蔚眼前。

    柳蔚盯着那一行字又看了一遍,这次看完,脸色一变。

    “店家说写下信的是个小童,并非少年,亦非青年,店家年过不惑,在他口中算作小童的,顶天也不过十来岁,十来岁的孩子,字倒是写得不错,正经的楷体,没七八年练不出来。”来城县属于西疆,地方偏僻,民风简朴,在繁花似锦的京城,要养出一个十岁就妙笔生花的孩子当然很容易,只消不差钱的买纸买墨,日日勤学苦练,不心疼半点纸笔,花个几年功夫,怎么也能小有所成。

    但这在贫瘠荒芜的边疆,这点就很难做到,一般人家吃饭炒菜都得数着米粒往下倒,哪有那么多闲钱去养一个做学问的孩子?

    所以现在情况就变得很矛盾,首先,对方的确是文人,只有耕读世家,书香门第的孩子,才能在自小的耳濡目染中,随手写出这样一篇尚算佳作的好字。

    其次,对方不是普通的文人,一般的文士多不谙世事,或纯朴耿直,但这次他们面对的人,却能将汝降王府的人耍的团团转,回头来,还能准确无误的确认他们的来往行踪。

    两种形态分开放不奇怪,但合在一起,就非常微妙。

    容棱对明日之行不太放心,善于阴谋论的他,就怕这是一个陷阱。

    柳蔚却打算赌一赌:“对方既然派出的是小童,想来也是让我们安心,或许对方真的只是想见我们一面?”

    容棱蹙眉,没有轻易松动,但这个来城县的确有许多秘密,是他们来之前没预料到的。

    第二天。

    午时之前,柳蔚与容棱就抵达了万象馆对面的稀粥铺,老板是个憨实的青年,他们要了两碗粥,两盘馒头,老板看他们是生面孔,便用的大碗装,还多送了两个素包子。

    容棱抬头看他。

    老板笑出一口大白牙:“两位公子是外地人吧,咱们县城小,来了外地人都稀罕,这些不值钱,你们吃吧,吃吧,下次来玩啊。”

    柳蔚微笑着道了谢,一边喝粥,一边不错眼的盯着对街的万象馆,时不时也能看到泰隶书局的杨老先生在店里捧着一本话本看得津津有味。

    从巳时二刻,等到午时二刻,粥也喝完了,馒头也吃得差不多了,却没人出现。

    柳蔚不禁皱了皱眉,对着容棱看了一眼。

    容棱沉了沉眸,终究抬手,对隐藏在附近的侍卫示意,让他们撤退。

    柳蔚压低声音道:“若真是因为他们在而不出现,我就真的好奇了,对方有这么聪明?”

    “两位客官,还要吃点什么吗?”稀粥铺的老板收了他们桌上的空碗,一边擦桌子,一边问。

    他们在这儿实在坐了太久了,但对方定的就是这个位置,他们也不能随意走,故此,柳蔚只好又叫了两碗红薯汤。

    甜滋滋的汤水很快端上来,柳蔚刚才就吃饱了,现在喝,不怎么喝得下,容棱倒是喝了两口,太甜了,就没动了。

    直到午时三刻,对方还未出现,柳蔚有些坐不住了,到底端起汤碗,喝了一大口。

    半口下去,碗底便清亮了起来,柳蔚本没在意,可突然视线一左,她愣了一下。

    连着两口将甜汤全喝光了,果然,碗底刻着字,上头写着,进泰隶书局。

    柳蔚与容棱对视一眼,容棱皱眉,叫来店家。

    店家过来时还是那副笑嘻嘻的样子,看他们将空碗摆在自己眼前,店家也不问什么,只弯腰将碗收了,抬眼看了下对面的书局,还是那副憨厚敦实的模样:“二位去了不就知道了。”

    果然是一伙的。

    容棱绷着脸,柳蔚倒是笑了一声,好脾气的说了句:“搞得像特务接头似的。”

    店家狐疑的看她一眼,似乎没懂“特务”的意思。

    柳蔚也不解惑,放了一粒碎银子,与容棱一起进了泰隶书局。

    书局的杨老先生还是那副老态龙钟的样子,看到他们来,也不起身,就抬了抬下巴,让他们自己拿柜台上的书册。那是一本《法华经》。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