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1569章 她是穿越者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这族谱……是谁写的?”

    柳蔚深吸口气,过了好半晌,才找回自己的声音。

    云九挠挠头,也不清楚:“叔公在世时就有,说是祖上传下来的,但其实诸多破损,你看,这里头有你,有你外祖父,却没你父母兄弟……”

    柳蔚又前后翻了一遍,的确没看到别人的,连陌以的都没有。

    那这族谱是怎么回事?

    未卜先知?先前几代的人,就知晓后世发生的事,甚至人?

    柳蔚惊魂未定,一位之前未说过话的中年男子,却在此时道:“你是不一样的。”

    柳蔚看过去,其他人也都看过去。

    那位中年男子有些腼腆,耳根红了一下,才咳了一声道:“叔公当年找上纪太傅,正是因为他看了这本族谱,知晓将来会有个你,我们此次送书上京,为的,也是见你一面……”

    柳蔚完全不懂:“什么意思?”

    云九这时道:“咱们这族人,颠沛流离,动荡多年,好不容易找了个地方安生立命,都不想节外生枝,这次冒了这么大的险将你找来,也是叔公临死前的遗愿。”“说到底,还是流浪时将太多祖籍弄丢了……”李老太唏嘘一声,接过话茬:“年轻时候,我听我老伴提过,他说当初族里就是太穷了,才无奈之下,将一些祖上传下来的老物件,都典当了,这本族谱是祖辈

    言明不能丢的,说将来有大用途,不过我倒记得,这族谱的来历,其实也不那么正经……”

    柳蔚往前坐了些:“不正经?”

    李老太面露涩然:“做梦做出来的,我老伴说,这本族谱不是撰录,而是预测,挺稀罕的吧,说里头的人,都是老祖宗做梦梦到过的,一开始家里人都不当真,可哪知后来,还真冒出一个叫纪南峥的人……”

    柳蔚猛地想到自己也曾做过一些梦,顿时整个人都有些恍惚。

    云九嫂倒是笑呵呵的:“听着就玄乎,怪说咱们这族,这么多年日子都不好过,到哪儿都有人打压。”

    容棱侧首:“烦请细说说。”

    云九嫂这就说道:“其实也没啥,就是长辈们都说,咱们这族几百年前也是有大能耐的,只是后来招人嫉恨,给弄至家破人亡了,只没绝根,这么多年下来,倒还有传承。”

    容棱蹙眉,狼族在历史的轶传中,的确是被辖下小族联袂吞并的。

    斯斯文文的他三叔公,这会儿突然开口:“咱们这族姓云,知道由来吗?”

    容棱看过去,摇了摇头,心中不禁想到京城的云家。

    他三叔公手指往上:“天,天上的云,老祖宗们都是天生天养,也没学问,不知道自己姓什么,也不知该给孩子取什么,看到天上的云,山里的狼,就取了这样的名,往那以后,咱们就有了姓。”柳蔚脑子不禁构想着所谓的狼族过往,她不知道自己想的对不对,可眼前就好像有人为她展开了一幅图,那是一座山,广阔无边,树木林立,山中有野兽出没,居住在山上的野人以部落为族,用最原始的

    方法,祖祖辈辈的生活着。

    直到有一天,一场山火,将整座山毁灭,野人们不得不迁途到其他地方,之后他们找到了另一个地盘,重建家园,安静的生活下去,甚至他们还制造了许多文明……

    只可惜,最终的结果,却是被其他部落分食,在历史的长河中销声匿迹。

    一边想着,柳蔚一边拍自己的头。

    她又想到临走前,在天牢见到那位国师,国师对她说的一番话。“你如何知晓数百年前的人,和现在的人是一样的?你认定你的那只黑鸟不是伴月翼犬,认定世上没有鬼神,我姑且信你的话,但你又凭什么认为,你认定的,就是真的?狼族之所以叫神族,是因为族人能与天地沟通,他们听风吹拂,听雨哭诉,听鸟鸣唱,听兽嘶鸣,他们以天为被,以地为床,他们如此贴近天地,凭什么就听不到天地的心声?你很狭隘,你看似逻辑分明,有条不紊,但你有没有想过,你

    从一开始,就低估了别人,低估了我们的祖先!”

    那天的谈话,柳蔚没有套到国师口里更多的信息,反而被他疯狂diss了一顿。

    柳蔚认为两人是鸡同鸭讲,但现在,看着这份族谱,她忍不住怀疑,是否自己真的狭隘了?

    上古时期,蚩尤带领九黎氏族部落在中原一带兴农耕、冶铜铁、制五兵、创百艺、明天道、理教化,为中华早期文明的形成做出了杰出贡献……

    同时期,北地诞下神农,神农氏姜,为部落首领,传说因懂得用火,又被称之为炎帝,古传炎帝牛首人身,曾亲尝百草,发展用草药治病,领导部落人民制造出了饮食用的陶器和炊具……

    远古时代五帝之首,黄帝,姓姬,号轩辕氏,《史记·五帝本纪》载:“黄帝生而神灵,弱而能言,幼而徇齐,长而敦敏,成而聪明。”

    中国古代本身就擅长神化,但后世之人,又如何确定几千年前,这些神迹是否存在过?

    轩辕黄帝大战蚩尤,曾御龙而行?

    炎帝长得不好看,因为他牛首人身?

    这些轶闻虽然不见得是真,但有一点无可否认,在贫瘠荒芜的远古时期,能发明耕种,生产,医药的人,他不是神,也近似神。

    诚然后世对祖先的吹捧有些过度神异,但谁又知道,这里面没有夹杂着一两件切实存在的轶事?

    别的不说,炎黄二帝的成就,在古今上下五千年中,就是不可忽视的创世文明。

    那有没有人怀疑过,他们的本事,是因受到了上天的启示?

    敞开了想,或许,狼族曾经也有这么一位人才,当然不似远古大帝那般神异,却也别有一番本领,或许,他也能做到远古大帝的万分之一,只是后来,部族缺乏战斗力,被遗憾的吞并消亡。

    看着这份族谱,柳蔚心想,梦或许真的是唯一能够解释的理由吧。

    神异的先辈在梦境中受到上天的启示,于是他们带着部落奋发向上,开启文明,并且在梦中见到了数百年后的,他们的某一任后代。

    这些人说她是特别的,因为在先辈的记载中,她被格外突出了。

    柳蔚想,她或许知道原因。

    她是穿越者。

    她对这个时代的任何人而言,都是突出的,特异的。柳蔚不知道这卷族谱与自己的穿越是否有关系,现在的她无法向任何人求证,可她知道,珍珠或许是关键。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