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1570章 拉柳蔚下水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伴月翼犬固然是神话,但她与珍珠的沟通不是神话。

    她与珍珠有着某种心电感应,这很奇怪,人与动物,不该有这样的联系。

    但她们确实有,而相传曾经的狼族人,也有着这样的能力。

    事情变得有些复杂,前后围绕着的,都是她的身世。

    柳蔚有些头疼,一时间她很难将背后的因由串联,但她知道,自己应该就是狼族后人。

    因为她与他们,存在着同一个特质。

    “嗣二,看来我这辈子,只有两个孩子了。”长久的沉默后,柳蔚点着卷宗上的刻痕笑了起来,说了一个无关痛痒的小话。

    容棱伸出手,握着她的指尖,道:“够了。”

    小黎出生时,容棱没见过,他不知柳蔚曾受过那样的苦,丑丑出生时他亲眼目睹了。

    那样的折磨,他自不会再让柳蔚经历一次,天知道那时看到柳蔚虚脱后闭上眼睛时,他有多恐惧,恐惧她会不会再也睁不开双眼。

    柳蔚将族谱翻到另一边,指着别的人名,问:“这些人,也是存在的吗?”

    云九摇头:“至少我没见过。”

    也就是说,现在可以确定的,只有柳蔚一人。

    柳蔚再看了一下,族谱中所有的信息都是简短的,比如外祖父,除了姓名与出生地,没有任何记载。

    而她,记载得较为详细,首先写明了她是个女人,并且夫家姓容,生下两个孩子,但更多的却没有,比如年龄,诞辰,甚至籍贯。

    再看别人,也是差不多,有的就写了个名字,有的甚至只有姓氏,还有的,只有个外貌描述。

    在这成册的卷宗中,柳蔚倒是发现了一个有些记忆的名字。

    纪荟。

    同样是没有籍贯年龄生平,却除了名字外,还标注了一个特征。

    金瞳。

    柳蔚深吸口气,忍不住想到纪槿。

    “那么,诸位千方百计想见我,又是为了什么?”

    将纪荟这一行看了又看,片刻,柳蔚抬起头,问向在场其他人。

    云九嫂一脸爽朗,好脾气的盯着她上下打量:“好奇。”

    柳蔚眯了眯眼。

    云九也嘿嘿一笑:“族谱上写的人,真的出现了,就想看一眼,也不为其他,总觉得,族里传下来的东西,应该给你看看。”

    柳蔚对容棱使了个眼色,容棱从随身携带的包裹里拿出一本手札的《金刚经》。

    柳蔚接过,递上前问:“这个可是诸位的?”

    云九看了又看,再三确认后,才稀里糊涂的道:“好像是,但是这是浸了水吗?怎么都泡变形了?”

    柳蔚心虚的游移了一下眼睛,道:“是外祖父不小心,掉进水里过。”

    云九也就点点头,没怀疑别的。他又确定一番,最后点头道:“的确是叔公给纪太傅的那本,我认出后面的章印,其实这本书不是叔公交给纪太傅的,是我太祖父交给叔公的,我们一直按照这本书在寻故土遗址,为此浪迹天涯,几代流浪

    ,将书托付给纪太傅后,叔公卸下心头大结,这才领着我们来了天石州定居,我们也才有了这几十年的安生日子。”

    柳蔚拧着眉道:“此书的发印地是天石州,我原以为所谓的故土遗址,正是天石州?”

    云九笑着摇头:“书的确是在这里印的,但那是因为太祖父与李家的渊源,这个老太君知道得多。”

    他一指,将目标指向了李老太。李老太还搂着小狗蛋,一边逗孙儿,一边道:“大学士肖晔致仕归乡后,便落户来城县,那时小小天石州,倒也辉煌过一阵子,我李家先祖曾是肖大学士府上的丫鬟,被返了生契嫁人后,嫁给的,正是云家的一位老太公,那位老太公在当地印了这本金刚经,便不肯再去流浪,非说有了妻子,死都不愿离开,后来他便将这本书交托给了同族兄弟,说明这就是寻找故土的关键,但连他自己,也解不开书中的奥

    秘,后来他安安生生的留下来养活妻儿,其他人又辛苦的上了路途,辗转多年,最终又传了一代,才将这书交托给你外祖父,自此全族人就跟逃脱了魔咒似的,欢天喜地的全都跑来天石州定居了。”

    柳蔚没想到事情是这样,不禁皱起了眉:“那位老太公,又如何确定故土的秘密,就在这金刚经中?这书可是翻印的,也并非原册。”

    云九耸耸肩:“不知道啊,不过现在给你了,你看着办吧。”说着,就把那泡得斑驳不已的书重新塞回柳蔚手上。

    柳蔚一愣,没接过来:“为何给我?”

    云九理所当然的道:“你是族谱记载的人,族里的秘密你想知道什么,我们都会告诉你,自然传承,也该由你继承,这书,也是你的了。”

    柳蔚觉得这些人简直赖皮,本来就是自己的事,但自己想脱难,就找到个族谱记载的“纪南峥”,手忙脚乱的把责任交接,现在又遇到一个族谱记载得更详尽的她,马上又把她拉下水了!

    云九也有些讪讪,看柳蔚不接,还有点生气,就轻手轻脚的把书放在旁边的案几上。

    云九嫂出来卖惨:“你看我们这家人,是开铺子的,他三叔公是读书人,还想考科举,老太君又一把年纪了,我们,哪有本事再找什么真相,故此,才唯有,唯有托付……”

    “我也不干。”柳蔚冷冰冰的板着脸,把眼睛移到别处:“我也没本事。”

    云九嫂尴尬的不行,云九也不敢再吭声,屋里的其他人都缄默下来,就连一直最闹腾的狗蛋都很有眼色的一动不动。

    李老太小心翼翼的瞧了会儿柳蔚的脸色,半晌,咳了一声:“你们中午吃得不好,喝粥哪能吃饱肚子,云九家的,你去厨房做点好菜,也算给咱们家的小孙女接风洗尘了……”

    云九嫂连忙答应着往外去,柳蔚也觉得自己态度太强硬,把人都吓着了,便稍微缓了缓表情,叹息道:“此事全无头绪,我又哪里能轻易查出什么结论……”

    李老太忙道:“不着急,不着急,都几辈子了也没查出来,哪能为难你一个小姑娘,你就接着就是,查不查都看你自己,你不想查,就不查了,不碍事的,不碍事的。”

    那副语气就是,给你了,都给你了,你不要就丢了,千万不要还给我们,我们刚过了几天好日子,实在不想再接这个烫手山芋了!

    柳蔚再挨着看过去,就见,连一直冷冷清清的他三叔公,都用灼热的眼神,一瞬不瞬的盯着自己,那眼中意味非常明显——我很想考科举!求你不要再让我流浪了!

    柳蔚:“……”这群狼族后人都这么佛系可还行?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