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1572章 对,是屏蔽词,是脏话!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柳蔚翻了一下,觉得那位三叔公的功力真的不错,都可以去写小说了,这岂止是招商宣传单,简直比得上半小时泰国精品广告了,故事里起承转合,严丝合缝,收尾还恰到好处,把那所谓的故土遗址吹得

    上天下地,惊心动魄,看完全篇内容,柳蔚觉得要不是她提前知道是假的,她都快心动了。

    这里头竟然还写了,遗址里面有太白金星曾经下凡时送给狼族祖先的时空穿越药,说吃了那个药,就可以随意穿越时空,能去过去未来,上知五百年,下知五百年,拥有各种神仙本领。

    当然其他作为点缀的,七仙女的肚兜,王母娘娘的蟠桃,观音菩萨的羊脂玉净瓶,就显得份量不怎么高了。

    柳蔚现在开始可惜六王的死了,早知道不应该杀他,感觉依照六王对宝藏的穷追不舍,这册子落他手上,他派出的人,出的力,应该会是最多的。

    不过也不是不能弥补,回头问问千孟尧,那些打他主意的恶势力都住哪儿,改明儿印出来了一家发一本,这些都是有武力,有野心的,手下的人才兵卒应该比别人家多,适合拉来做苦力。

    柳蔚心满意足,看话本似的一路都在看那册子,容棱被她拉着也看了几页,却对其中某些词句不敢苟同。

    “牛鞭健气丸?”

    “壮阳的。”柳蔚神秘一笑:“那位三叔公挺了解男人心理的,能当公侯大官的肯定厉害”

    容棱脸色一黑,伸手把那册子夺过来,往边上一砸:“不准再看。”

    柳蔚耸耸肩,反正她都看完了,只是在二刷,便道:“是有点不正经,但是有噱头才能吸引读者,不来几段床戏,怎么招商。”

    容棱脸更黑了。

    柳蔚赶在他发怒前撩开车帘,吆喝着问外头的黑蛋:“还有多久?”

    黑蛋咧着一口白牙道:“姑姑,还有两个时辰呢,您要是累了,就睡会儿,我驾慢些莫颠着您。”

    柳蔚靠在车厢边纠正:“别叫姑姑,咱们不熟。”

    黑蛋一脸憨笑:“怎么不熟,族谱上都有您呢,虽然不知道该叫啥辈分,但叫姑姑也差不多了。”回头黑蛋又对车里的容棱道:“对吧,姑父。”

    容棱让柳蔚看小黄书激出的火气这会儿也消了,失笑道:“挺机灵的小子。”

    黑蛋又开心了,一路上尽给柳蔚安利他们天石州的风光明媚,说让他们以后有机会了,一定要再回来,家里人都想着他们!

    “第一回来就迫不及待丢给我一个烫疙瘩,以后还来?”柳蔚冷笑。

    黑蛋尴尬,紧忙转移话题:“姑姑,我哥猫蛋就在京里的大和书院念书,您要是顺路,能不能替我问声好,让他保重身体,我都两年没见到他了,他们做学问的,成宿成宿的不睡觉,可太辛苦了。”

    柳蔚含糊的“恩”了声,举手之劳的事,倒是随意应下了。

    ……

    来时花了近十天,在来城县停留五天,回去时,又花了十天。

    所谓的半个月,四舍五入,已经延伸成一个月了。

    在京郊的路上,柳蔚就懒洋洋的靠在容棱肩头,笑问:“你说那臭小子是不是又该生气了?”

    容棱顺手将她揽着,让她长途跋涉,饱经颠簸的身子能舒服些,道:“没离家出走,去天石州找我们,就不错了。”

    柳蔚轻笑一声,想到分别近一个月,又能见到儿女了,嘴角扬得又高了些,伸手,从车厢后面摸出一柄长剑。

    拔开剑鞘,看着里面银光熠熠的剑身,柳蔚叹了口气:“他还小,按理说不该这么快送剑,但这次的确是我们失言了,就算补偿好了,你不是开始教他习剑了?让他就用这个练。”

    抠门的柳蔚在回程途中,路径亭江州,去了当地最好的武器铺,买了这把上好的铸剑,整整一百两银子,付钱的时候她心都在滴血,不过她还是咬牙买了,没办法,为了儿子。

    柳蔚心里还在想着回府后,儿子见到礼物时天真雀跃的表情,却不知同一时间,他的儿子,也正在为她的回归,准备着一个天大的惊喜。

    小黎坐牢了。

    原因是过度伤人使其致死。

    简而言之就是,杀了人。

    ……

    城门口的官道上,云府的马车,汝降王府的马车,国相府的马车,浩浩荡荡的排成一行。

    柳蔚远远看到,就料想到应该会有人来接他们,容棱前几天就寄了信回京,说明了他们今日会回城。

    可是柳蔚怎么也没料到,会来这么多人,关键是她还在印着国相府标识的马车前,看到了珊儿。

    珊儿?难道皇后那边出了事?

    心里正不定时,马车徐徐停下,确定来的是他们,珊儿冲着另外两辆车大喊一声,接着,四五个人,一涌而出。

    云想,云席,云二夫人应氏,岳单笙,甚至钟自羽……

    柳蔚眼睛在岳单笙和钟自羽之间来回晃荡,怎么也想不明白,自己就走了一个月,这两人怎么就和好如初,还同乘共驾了?

    车在众人面前停下,容棱率先下车,反手拉了柳蔚一把。

    柳蔚落地后,刚说一句话:“你们……”

    就被云想心急火燎的拉住手,然后把她往云家的马车上拽,边拽边道:“来不及解释了,边走边说,山伯,快,刑部大牢!”

    柳蔚一脸懵然,几乎是被硬塞进车厢,甚至马车行驶后,她还来不及回头喊一声容棱。

    而容棱那边情况也差不多,岳单笙推着容棱的背,把他推上汝降王府的马车,又等到钟自羽上车后,声色清冷的对车夫说了同样的地址,刑部大牢。

    国相府的车走在最后,珊儿并未因为没抢到人而滞留,她也急忙爬上车,吩咐车夫加快速度,一致的地点,也是刑部大牢。

    两刻钟后,迟归的夫妻二人,在暗无天日的潮湿牢房,隔着一面厚黑的铁门,看到了里头,他们抱着双臂,瑟瑟发抖的儿子。

    如果能用一个词形容这对夫妻现在的心情,大概,就是*****了。对,是屏蔽词,是脏话。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