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剑来  逆天邪神  全职高手  永夜君王  赘婿  金瓶梅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1574章 提前验尸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尸体何时能看到?”

    猝死,是柳蔚现在最怀疑的。

    结合围观群众的口供描述,当时小黎击了孟奇一掌,之后他吐血倒地,但同一时间,却还是保有意识,真正的死亡,是在之后的几秒内。

    突发行为有,抽搐,痉挛,颤抖,冷汗。

    这些症状,通通符合心血管疾病暴毙的前兆现象。

    但在没看到尸体前,柳蔚也不能断言,所以当务之急,她需要亲眼看看尸体,如果真是简单的心脏麻痹,那不用太深入的解剖,就能看出端倪。

    但岳单笙却道:“提审那边定的明日晌午,尸体被安放在刑部地下冷窖,门外有重兵把守。”

    柳蔚皱眉,这么说,她唯一能看到尸体的机会,就是明日的公审?

    长吐一口气,她在心里紧急计划着。

    岳单笙看她沉默,也不敢打扰,眼睛朝向容棱。容棱的表情比之柳蔚要冷静些,但这种冷静下酝酿的风暴,却更加激烈,短短一个月,甚至不到一个月,回来面临的就是这样一个局面,在柳蔚的眼中,尸体反应出来的直接死因,是证实小黎罪否的唯一

    证据。

    但在容棱眼里,死者生前的行为模式,才是他更在意的。

    他总是容易阴谋论。

    瞧见岳单笙看过来的视线,容棱抬了抬手,食指与中指微微弯曲,往右边划了一个弧度。

    这是示意岳单笙单独谈。

    岳单笙又看了柳蔚一眼,见她还在思索,遂同容棱去了巷尾。

    “太府监生,于大庭广众调戏民女,为何?”

    “是荫监。”荫监的意思,就是不是靠着自己本事上的太府念书,而是凭着家里大人当官,占了一个官荫位,给额外硬塞进去的。

    在案子发生后,岳单笙就查过孟奇的背景,知道他除了是吏部左少顷的幼子外,孟府里还有一些别的状况。孟泰有三子,长子与次子都是早亡的发妻所生,幼子孟奇则是后来进门的第二任所生,孟泰的第二任是他上司的女儿,平日是捧在手里怕丢了,含在嘴里怕化了,只差当佛给供起来,但这位孟夫人并不喜

    欢她相公的前两个儿子。

    二十年前,孟泰为了升迁,巴结新岳父,便将前妻的两个儿子,都送回了老家,让年迈的父母抚养,而他在京城的家里,就只有新妻与后来的幺子孟奇。两个儿子不在身边,孟泰一腔父爱就全给了孟奇,孟奇自小被他养的纨绔成性,不可一世,在京中没少闹出乱子,但毕竟有个当官的爹与外祖,平日逗猫惹狗,只要没招惹到有身份的大人物,家里人都是

    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孟奇到了年纪还不学无术,恰好作为从三品朝廷命官,孟泰是有一个太府荫监的名额可以冠给儿子的,故此,孟奇才成了监生。

    太府是仙燕国最高学府,没有读书人不愿意进去的,但孟奇毫不珍惜,在太府他依旧逃学闹事,还伙同同为荫监的另外几个朝廷官员之子,为非作歹。

    这次同样如此,闹集上,孟奇与几位“兄弟”吹牛,说在街上随便指一个女子,就要将其弄上床榻。

    非常下流的玩笑,但这些官宦子弟却玩得兴义盎然。集市那片路没多少标志姑娘,大家闺秀也不会大白日的在街上乱逛,李玉儿自打进京后,就被云想打扮的漂漂亮亮,自然一下就入了这群小畜生的眼,实际上,孟奇去找李玉儿麻烦时,这群狐朋狗友,正

    在不远处的茶楼笑看着。

    后来孟奇死了,这群人才知道闯了大祸,却都不敢过去,怕牵连进去,会被家中长辈打骂。岳单笙为了查这些内情,两日来也是废了不少功夫,但越是这样,事情越麻烦,孟奇的行为,属于他自作自受,但如果真要将案情理清,那群涉案的小年轻一样会被拖出来,而到时候事情闹大,这些朝中

    官员,自然不肯答应。

    原本只要对付一个吏部少顷……

    现在却怕闹到最后,仇人满天飞,对付的人,一个接一个。

    岳单笙的意思,是最好忽略这些荫监生,专注在给小黎洗刷冤屈上,只要证明孟奇的死与小黎无关,自然就得将人释放。

    但容棱显然不是这么想。

    “若有关呢?”瞥了眼巷子另一头正在来回渡步的柳蔚,容棱刻意压低了声音。

    岳单笙一开始没懂,后来反应过来,眉头狠狠拧起。

    容棱声音很冷:“小黎出手很有分寸,我信他并非存心要杀孟奇,可若当时他气急失控,未拿捏准力道,孟奇,当真是被他一掌击毙的呢?”

    岳单笙不禁也看向前方的柳蔚:“你是怀疑……”

    “正常怀疑。”容棱的语气在这个时候,反而很冷静:“若死因真为小黎所为,柳蔚恐会大义灭亲。”

    “她会吗?”

    “会。”

    岳单笙沉默。

    容棱道:“故此,若小黎真的杀了人,我要如何为他脱罪?”

    岳单笙抬起眼睛:“你想从那些荫监生下手?”

    容棱点头。

    为了救儿子,用其他人当替死鬼,这很残忍。

    岳单笙压低了声音:“你想瞒着柳蔚?”

    “必须瞒着。”

    “但她相信小黎没有杀人。”

    容棱停顿下来,半晌,才将眼睛抬起:“我也相信。”

    岳单笙没说话。

    容棱道:“以防万一。”

    将自己的目的讲明后,二人回到了巷子另一边。柳蔚看他们说完了,一边往巷子外走,一边道:“我必须先看尸体,猝死大体分为五种原因,心血管疾病猝死,呼吸系统疾病猝死,神经系统疾病猝死,消化系统疾病猝死,泌尿生殖疾病猝死,我优先怀疑的是心血管疾病猝死,从目击证人的口供中,心脏异常的可能性也是最大的,但我不敢肯定,如果是别人我还能等到明天现场再看,但那是我儿子,我不想冒险,我需要提前验尸,提前确定无误,这样明

    日公审上我才有立场辩论,表哥,你能不能想想办法,我必须今晚见到尸体。”

    情急之下,又把表哥喊出来了。

    岳单笙盯着柳蔚看了两眼,视线一转,又瞥向了旁边的容棱。

    容棱抿紧了嘴唇,表情里却也带着一些期冀。

    岳单笙内心动容,很想答应,但现实告诉他,这是强人所难:“刑部与汝降王府惯有龃龉,用汝降王府的身份,很难说动……”

    “汝个屁。”倏地,幽暗的深巷里,传来一声满含戾气的冷哼。

    岳单笙听到那声音的一瞬,便皱起了眉,随即视线往前一看,就看到巷口处,一个清瘦的身影正逆光而来,那人脚步极快,走到他们面前时,岳单笙看清了他的脸。

    在黑夜中,那人的面庞显得分外白皙,他一双眉眼危险又凌厉,牙齿上下紧紧咬合在一起,那人看了他一眼,而后毫不留情的转首,目光正朝那对心急如焚的夫妻。“我有办法。”钟自羽沉沉的说,抬手,毫不避讳的握住了柳蔚的手腕,将她往外拉:“我能让你提前验尸,跟我走。”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