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1575章 简单粗暴的方法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巷子外头停着一辆褐顶马车,钟自羽率先撑手跳上去。

    回身时,却见车外的柳蔚不动如山。

    他皱了皱眉,强调一次:“只有一个时辰,再不快些,来不及了。”

    柳蔚似有犹豫,回头看向一起过来的岳单笙与容棱。

    容棱在距离他们十米左右时停住,岳单笙继续过来,走到柳蔚身边,隐含愤怒的仰首瞪着马车上的钟自羽:“你发什么疯?”

    钟自羽冷着脸没看他,又催促柳蔚:“快!”

    柳蔚到底立刻上了马车,岳单笙想阻止,钟自羽已毫无预兆的扬起马鞭,车轮溅起的灰尘,扑了岳单笙一脸。

    岳单笙握紧了拳,回头看容棱还站在远处,忍不住绷着嗓子问道:“你就看着?”

    容棱沉了一下双眸,转身,往另一个方向走。

    岳单笙拧着眉追上,想再问的时候,容棱率先说道:“去孟家。”

    ……

    “你们来晚了,只剩三刻钟了,抓紧。”刑部后门外,魏俦将手里的钥匙丢给钟自羽,左右确定周边无人,才又压低声音道:“我在外面把风,你们快些!”

    钟自羽对他点点头,拽着柳蔚的手,快步疾行。

    从后门到内衙地窖,一路上,柳蔚看到许多横七竖八,昏昏欲睡的役卫。

    她明白这是怎么回事,魏俦下了药,将人暂时放倒,用这种简单粗暴的方法,为她争取了提前验尸的机会。

    其实在岳单笙拒绝她的请求时,她心里也闪现过这样的念头,但因不了解刑部内部的人事方位,她担心临时来做这件事,会打草惊蛇。

    毕竟,她的确不希望惊动刑部高层,造成明日提审时节外生枝。

    心中正想着,钟自羽已熟门熟路的带柳蔚到了冰窖前,他用魏俦给的钥匙,打开了门上的大锁,推了柳蔚一把:“我在这里守着,你去。”

    柳蔚点了下头,刚下两步阶梯,她就感受到一股阴冷灌注全身。

    熟悉的,亲切的,太平间的味道。

    冰窖里不止孟奇一具尸体,这地方其实就是个古代太平间,刑部主审大案要案,对尸体的保存比普通州县衙门那种临时空出来的柴房,要专业得多。

    柳蔚一路走过去,在成排的木板床前,看到了第二排第一个位置,挂着“孟奇”的名字。

    掀开尸体上的白布,里面,干瘦发青,双目紧闭的青年男子遗体,出现在她眼前。

    不敢破坏尸身状态,柳蔚没有动刀,只通过尸身外部症状,进行观察。

    她现在要做的,不是确认孟奇死亡的主因,而是应采取排除法,优先排除尸体是由暴力致死,中毒致死两种情况。

    两天的时间,尸身又保存恰当,很多肌理情况完全一目了然。孟奇的胸前有一个小型的掌印,这是小黎施为的,因为这里是伤患处,因此周边尸斑尤其明显,均呈暗紫红色,从皮肤往内按压,能触碰到脏器的硬核,这初步说明,死者直到现在,都没出现内脏破裂的

    情况。

    柳蔚又掰开孟奇的嘴。舌色暗黄,舌苔厚重,口腔内于舌尖有轻微伤口,应该他忍痛时自己咬的,伤口完全没有愈合情况,这说明造成伤口后,他紧接着而来的就是死亡,因此人体本身具有的唾液黏膜愈合还未发挥应有的功效

    ,这也侧面说明,孟奇的死,的确发生得很突然,死亡时间简短到,只经历了十秒甚至更短以内。

    柳蔚再举起孟奇的手,手指乌青不黑,指甲发白,说明他是正常死亡,并不存在中毒现象。

    如今看来,窒息暴毙应该是准确无误的,但柳蔚还是担心没看清,又将孟奇的尸体翻过来,观察他的背部。

    按照目击者描述,小黎将孟奇拍飞后,孟奇撞翻了附近的茶棚,并且口吐鲜血。

    就尸体本身看来,孟奇的后背的确有许多挫伤。

    伤口的周遭有青白两种颜色,稍微按压,尸斑便显露出来,依旧是呈暗紫红色。

    心脏麻痹时,尸斑颜色便是接近于此,这让柳蔚再次加深了心中对孟奇死因的怀疑,应该就是心血管猝死行为。

    因为无法开刀,柳蔚不能进一步探查,又将孟奇来来回回,前前后后,包括生殖器都再三确定了一遍,她才松了口气,给他将衣服穿好,重新盖上白布。

    “咚咚。”

    门被敲了两下。

    木质的小门吱呀一声被打开,门外漆黑的夜空下,钟自羽的脸有些模糊:“看完了?”

    柳蔚点头,看了眼天色,已经接近三刻钟了。

    钟自羽手脚快速的将门锁上,带着柳蔚从原路离开,路过一个拱门时,他将那串钥匙放进了役卫首领的腰带里。

    门外的魏俦已经等得不耐烦了,看他们出来,急忙跳上钟自羽驾来的那辆马车,让他们赶紧。

    柳蔚刚刚上车,就听刑部衙门里,传来巡逻役卫大呼小叫的声音:“有刺客!封锁前后门,赶紧通报侍郎大人!”

    一大片役卫被迷晕,发现有人潜入是理所应当,但因为冰窖内恢复了原样,且冰窖大门上的锁也没有损坏的迹象,因此就算发现有人来过,也没人会怀疑到这个地方。

    今夜的时间,这些当班的刑部役卫会着力于排查书房,调案房,甚至西门地牢有无损失,却不会将主要精力,怀疑在安然无恙的孟奇身上。

    魏俦大喘一口气,直到马车驾驶出去两条街,他才往后抱怨了一句:“说了我的药准,一分一刻都不能耽误,这要是再晚半柱香,你说我们不都栽进去了吗?”

    他这话是对着钟自羽说的,埋怨钟自羽没掐准时间,再早点带柳蔚出来。

    柳蔚难得的为钟自羽开脱:“是我不放心,看久了。”

    魏俦忙满脸讨笑:“没事没事,这不是赶上了吗,都来得及。”

    钟自羽扫了那姓魏的狗腿子一眼,转头问柳蔚:“看清了?没事?”柳蔚迟疑的点了下头,但依旧忐忑:“没有开胸,摸到内脏无损,但不确定是不是真的完整,而且小黎将他推翻后,他撞翻了茶棚,桌椅板凳都不轻,孟奇又是个舌苔厚重发黄,体虚胃弱的,他身体素质并不好,若那一撞,真给他撞出了点什么磕碰,就算我一力主张撞击并非直接死因,我怕刑部的仵作,也会咬住不放。”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