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1576章 不止攻击了容棱,还用了武器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那直接死因是什么?”钟自羽问。

    柳蔚摇头:“无法确定,现在看来是心脏麻痹的可能居多,但没开腹将那些器官拿在手上亲自检验,我不敢断言。”

    马车一路往着清宅方向而去,马车上短暂的安静片刻,半晌,钟自羽道:“没告诉纪太傅,怕老人家受到惊吓。”

    柳蔚愣了一下,抬头,就看到因车轮颠簸,脸庞晃晃悠悠的钟自羽正凝视着她。

    “谢谢。”无论是隐瞒外祖父,还是今夜冒险带她潜入刑部衙门,这句道谢,柳蔚都说得很真诚。钟自羽还未吭声,车前的魏俦先道:“嗨,没事,我就随便熬了两壶药,闭着眼睛做的,你也知道我的本事,我这人也没什么优点,就是做点小汤小丸的特别有天赋,哪怕这仙燕国的草药与咱们青云国差了

    不少,我也拿捏不错分寸,也不值得吹嘘,都是小事。”

    柳蔚让他这话逗了一下,朝他也道:“也谢谢你。”

    魏俦脸都笑烂了:“那加零花吗?我看李玉儿那傻丫头包里都揣着十多两银锭子呢,说是云家的丫头给的,我都多久没见过十两以上的银钱了。”

    让他这么一说,柳蔚也想到了李玉儿,皱着眉问:“她怎么样。”

    魏俦道:“没醒,一直晕着,云家丫头守着的,我今天去看了下,面色苍白,随时要咽气似的。”

    柳蔚沉了沉眸。

    魏俦忍不住道:“其实这次的事纯属无妄之灾,虽然起因是那傻丫头,但她挺无辜的,说到底还是那姓孟的小畜生该死,我早说了,这些有财有势的纨绔子弟,没几个是好东西。”

    柳蔚并没怪李玉儿,她只是担心,没办法跟小舅交代。

    李玉儿的父亲因小舅而死,小舅对李玉儿总有一股责任在,现在小姑娘成了这样,还不知以后怎么样,若是将来不醒了……

    柳蔚让魏俦转道,她要去云府看看。

    魏俦却道:“明日不是提审吗,忙了一夜,你回去歇歇,傻丫头那边有人管着,不差你一个,人家云家几个老头,医术也不差。”

    柳蔚又想到小黎,沉默一下,同意了。

    ……

    三个时辰后,天际蒙蒙亮时,容棱回到了清宅。

    床上睡不安稳的柳蔚第一时间醒了,容棱轻手轻脚放下手里的长剑,背对着床榻正要换衣服,却听背后传来声响。

    他回头看了眼,见柳蔚正坐起来,便顺手点起了桌上的烛台。

    柳蔚闻到空气中弥漫的血腥味,皱起了眉。

    容棱将外杉脱了,提着烛台,走到床边。

    柳蔚看到他下巴处有一撇红色,伸手去摸,摸到一点血。

    容棱见状,握着她的指尖,用掌心将那血迹擦掉,道:“别人的,出了些意外。”

    柳蔚问:“你去哪儿了?”

    “孟府。”容棱说着,又补充:“史府。”

    孟奇的狐朋狗友中,有个叫史惬的,与孟奇相同,史惬也是太府监生,但不同的是,他不是荫监。

    “亭江州正五品奉直大夫,一个虚职,史惬是万立保荐入京的。”

    史惬的父亲是万立麾下的地方文官,但万立对他诸多照拂,不止亲自上书保荐他的儿子入太府进读,还将原本不握实权的史大夫拉到了自己的阵营。

    柳蔚原本以为孟奇的案子,只是一桩突如其来的意外,但现在看来,这背后竟然还有阴谋的痕迹?

    “万立已经是阶下囚了,他还有这个本事?”自打万立落罪,亭江州官员大清洗,奉直大夫这种散官,挂钩的是吏部,并不在清洗范围内,但柳蔚倒是偶然听容棱提过,那史大夫以前在京里,好像在国库当差的,按照柳蔚的说法,这是个国家级的会

    计人才,万立欺上瞒下,贪赃枉法,中间过渡的金银,极有可能正是通的这位史大夫的手。柳蔚也跟容棱提过一嘴,容棱说千孟尧早就发现了,并且趁着万立兵败如山倒,千孟尧有意赶在抄家之前,先挖空万立私产,因此他们留下了这个奉直大夫,想从他这里寻找突破口,将万立的动产,不动

    产左手转右手,都拨到自己这儿来。

    原本这件事属于另一个范畴,并且千孟尧的人,在亭江州已经控制住了史大夫,可没想到,京城里的史惬,竟然牵扯进了孟奇的死亡案。

    “你去史府做什么?”柳蔚问。

    “一开始觉着名字耳熟,便去看一眼,后来,的确有发现。”

    柳蔚打起精神盯着他。

    “主张孟奇调戏李玉儿的,正是史惬。”

    这个答案里蕴藏的内容可谓不小,史惬是无意为之,还是早有预谋?

    他知道小黎是谁吗?若是不知道,倒是好说,若是知道,一开始的目的又是什么?是想让孟奇与小黎发生冲突?那他是想借孟奇的手,伤害小黎,还是知道小黎身手了得,想用小黎的手,去伤害孟奇?

    那么孟奇的死亡在他预料之内吗?孟奇的死与他有关吗?若是在,是他造成孟奇直接死亡的吗?若是不在,现在事情发酵得一发不可收拾,他又打算怎么收场?

    无数问题盘在舌尖,容棱看出柳蔚着急,没有卖关子,直接道:“我与他发生了打斗。”

    打斗?

    这个词有意思了。

    “你潜入史府,被他发现?你对他动手,他还手了?”

    容棱点头。柳蔚不可谓不惊,一个太府监生,一个十年寒窗的读书人,竟然身怀非常不错的武艺?虽然从容棱下颚溅到的那点血来看,他的身手也不高,但在发现有人潜入自己身边后,第一反应不是逃跑,而是反抗

    ,足以说明,史惬对自己的本事,是有一定信心的?

    “你杀了他?”柳蔚瞪着眼睛问。

    容棱摇头:“刺了一剑,肩膀。”而后又强调:“他的剑。”

    也就是说,史惬不止攻击了容棱,还用了武器。

    他的身边常备武器。

    这是一个读书人会做的事吗?柳蔚陷入思考,她突然意识到,自己这么早放松心态,是完全错误的行为,如果这背后有一个针对于她所特制的阴谋,那明日的提审,必然不会如她认为的那么轻松。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