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1581章 小黎有些激动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仵作的声音越来越小,是个人都听得出,他在打退堂鼓。

    杜岷英脸色很差,再抬头,看那边已经坐下的柳仵作正望着自己,他有些生气,抿着唇又去瞪纪淳冬。

    纪淳冬已经被他瞪了好几次了,习惯了,便在回视之时,顺便冲他露出一个友好的微笑。

    杜岷英觉得他是在嘲笑自己!!

    “要不,试试?”最终,却是杨尚书见气氛僵持,难得的开了口。

    杜岷英拧着眉,冲顶头上司露出不满的目光。

    杨尚书摆摆手:“这么多人看着,还怕人做手脚不成?况且,有庄大人这话顶着呢。”

    庄常官职不高,但人品却好,巡按府又是那种铁面无私的官司衙门,杨尚书对这位年轻时曾亲自腰斩府尹娘舅的庄检察吏,终究是有三份信任的。

    最后的最后,柳蔚跨出步伐,上了堂前。

    正面迎视母亲的目光,小黎有些激动,方才还白白的脸蛋,现在涨得通红。

    杜岷英就看到之前明明不可一世的小魔童,现在一瞬变乖顺,一副对他母亲崇拜至极的痴迷模样。“此事的确不该我插手,为了避嫌,我会做些应对措施,也会请刑部的仵作大人全程参与,随时指教,如果诸位发现我在操作中有什么地方做的不对,引人怀疑,你们可以

    随时叫停,我没有任何意见。”柳蔚清冷的说着,而后取出一个白色自制手套,套在双手之上,她没有用自己的解剖刀,用的是官方的那柄小刀,同时她卷起了袖子,露出自己洁白轻巧的手腕,以及一

    大片的小手臂,确保自己袖子内干干净净,没有藏任何不该藏的东西。

    杜岷英见她如此自觉,之前的不满,便有些减缓。

    柳蔚蹲下身来,尽量让自己的角度,不遮挡旁听副审们的视线。

    她将孟奇的衣裳完全解开,裤子也拉到小腹以下,仅仅盖住关键部位。

    顺着杜岷英之前的创口位置,柳蔚顺势往下一划,一眨眼的功夫,把尸体中胸到中腹,完全打开。

    “额……”本来目光炯炯的杨尚书一下没反应过来,等他后知后觉的赶紧把头扭开时,发现旁边许多人,和他反应一样。

    庄常干笑道:“挺麻利的是吧,她做事一直这样,动作很快。”

    杜岷英也很震惊,刚才他也开了一小段,但仅仅是从下颚到胸腔,他就满头大汗,废了足足一炷香功夫。

    但对方从胸腔到腹腔,竟然只是一划,就像沾了墨汁的毛笔,在纸上随便拉一杠,快的超乎人的想象。

    “我的天啊!”孟夫人捂住自己的脸,悲痛的又哭泣起来。

    孟泰没办法,只能细声安慰妻子。

    柳蔚的动作还在继续,他打开孟奇的皮肉,先让刑部的仵作与主审杜侍郎,甚至在场所有想看的人,都看清楚内腹里的环境。刑部仵作点头哈腰的表示自己看够了,杜岷英也沉沉的点头,确定其他人也都不看了后,柳蔚伸出手,力道恰好的取出孟奇的肝部,肺部,肾部,脾部,搁在不同的瓷盘

    里,起身后,拿着一根竹签,对着这些部位点评。“左肾有明显淤血,接近输尿管位置,有出血点三处,肺上叶与中叶附近有相似情况,肝胆囊、肝左叶、脾下囊,亦相同,这些情况,均这说明被害人的确属于正常性猝死,但其实,正常性猝死也分为好几种不同的致命方式,较大的一种情况,属于心血管疾病猝死,例如,心肌炎,原发性心肌病,高血压病,但以我目前的观察,被害者心

    脏方面倒没有这些病变情况,虽然也谈不上健康,但他确实没有心脏病史。”

    杜岷英听了半天,也就听懂了最后一句,他立刻问:“那他是怎么死的?”

    “我想开脑。”

    “呜呜呜呜……”孟夫人已经哭得快成泪人了。

    杜岷英只迟疑了片刻,便点头:“开。”

    开脑需要内力,头颅的硬度可不是说切就切的,况且还要最大程度保留尸体本身的颅部构造,那就更不能乱来。昨天虽然没解剖,但柳蔚一心怀疑的,都是孟奇是因心肌梗塞而亡,可现在看了尸体的各部位器官,她发现昨天自己的判断太片面了,致死孟奇死亡的原因,不在心脏上。

    额外拿了一把刀,柳蔚先给孟奇剃了头发,其实如果是她自己验尸,是不用全剃的,只要留出创口范围就够了,但这不是有这么多观众吗,总要让大家都看清楚。剃光了之后,孟奇的脑子就像个圆溜溜的鸡蛋,白白净净,又椭又大,孟夫人哭得上气不接下气,柳蔚则用那把开过腹腔的刀,沿着孟奇的顶骨到额骨,将其颅顶,圆润

    的打开一个盖儿。

    “诸位请过目。”打开后,柳蔚按照规矩,还是喊大家都来浏览。小黎一瞬不瞬的盯着,一脸的着迷;刑部原本的仵作脸有些白,慌忙摆手,表示不用客气了;杜岷英口味再重,也不喜欢闻脑浆味,便匆匆一瞥,算是知道了;至于其他

    人,互相推辞谦让一番,最后谁都没想去瞅上半眼。

    开了颅顶,又打开颞骨到枕骨,等将孟奇的整个脑袋都开出来后,柳蔚敏感的在孟奇的脑脊液上方,蛛网膜下腔的位置,发现了问题。“外伤性蛛网膜下腔出血,与自发性蛛网膜下腔出血,都是中枢神经系统疾病中,引起猝死常见又重要的原因,杜大人您走近一些,可看到了这里有暗黑色的淤血,这是由

    于动脉瘤破裂造成的情况,我现在初步可以确定,受害人的死,的确与他受伤有关,他因头部遭到外伤袭击,而导致动脉瘤破裂,从而蛛网膜下腔大量出血,最后死亡。”

    杜岷英听得迷迷糊糊,但他还是听明白了,孟奇是被打死的,是被打破了脑袋里的某个重要器官,随后死亡的。

    他立刻瞪向这位柳仵作。

    殴打孟奇的只有她儿子,现在证实孟奇的确因为被殴打致死,所以她的儿子,顺理成章就是凶手!

    她这个母亲,竟然可以大义灭亲,亲手指控自己的儿子?果然是专业的仵作!庄检察吏说得果然没错!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