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全职高手  剑来  逆天邪神  魔道祖师  醉迷红楼  赘婿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1584章 把天捅了,你姑姑也会护你周全!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刑部大堂内。? ?“史惬,父亲乃亭江州正五品奉旨大夫,亭江州万府尹贪墨民脂,结党营私被上书表奏后,亭江州一干官员尽数下台,史大夫,亦在其中,你说,史惬这个名字,你熟吗?”

    柳蔚咄咄逼人的问话,令那第三名小厮惊慌失措。

    他哭着摇头,嘴里不住喃喃:“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我不敢说,求大人放过小人,求大人放过小人……”

    “大胆!”杜岷英厉喝一声:“刑部之上,怎容你蓄意隐瞒,不尽不实,说!到底怎么回事!再不说,大刑伺候!”

    一听要用刑,那小厮吓得面无人色,抖如筛糠,可尽管如此,他依旧咬得极死,就是不肯松口。

    柳蔚抬手,缓缓拦住了凶神恶煞的侍郎大人,叹了口气:“你不愿说,我替你说,史惬同样为太府荫监,与你家主子乃同窗挚友,案发时,他亦在现场,是不是?”

    小厮苦着一张脸,哽咽着点头,随即反应过来,又紧忙摇头。

    柳蔚知道这小厮心防未开,现在问什么他都不会说,不禁有些失望。

    正思忖着,堂下传来一声咳嗽。

    她循声望去,就见方才失踪的容棱,此时竟已回来,朝她轻轻点了下头。

    人已带来了。

    柳蔚心中一喜,目光往堂外看去,便见一名十七八岁的少年,正隔着三五役卫,朝她这里张望。

    柳蔚笑了一声,对杜岷英道:“在下有几位人证,不知主审大人可允其上堂?”

    “人证?”杜岷英几乎没有半丝犹豫的点头:“在哪里?叫他上来!”

    柳蔚朝堂外抬了下手。

    看守少年的刑部役卫之前就收了汝降王府侍卫的话,闻言便将身边的少年一推,把人推到堂内。

    “云承稚?”柳蔚看着对方问。

    小少年呆呆的注视着她,看了好半晌,才试探性的问:“姑……”

    话音刚出,却被对方抬手制止:“大和书院天石州,来城县学生,云承稚,是你吗?”

    少年点了下头,目光警惕的环视周围。

    “孟奇你认识吗?”

    云承稚捏了捏指尖,面上似有犹豫。

    “上月初三,乃是大和书院十日一轮的休沐日,你身在何处?”

    “我……我出门购书了,买了三本圣贤词册……”

    “在哪里买的?”

    “城西……广汉斋。”

    “何时去的?”

    “上午。”

    “哪个时辰?”

    “不,不记得了,大概……巳时左右……”

    “你在广汉斋,还见到了谁?”少年的回答到此顿住,他看了下眼前斯文干练的青年,又看了眼对方身旁,一身官服的侍郎大人,聪明的他,已经知晓这是哪儿了,也知晓自己被寻来的目的了,但他其

    实不愿沾染进这些官宦子弟间的纠葛,因此,他需要先给自己找条后路。“大人们的问题,学生若知晓,自该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只是学生的回答,或会因此得罪一些惹不起的大人物,学生出身寒微,身处异乡,若是遭人报复,只怕对不起故

    土的父母,学生不愿做这不孝子,故此恳请……”

    “你只管说就是了。”柳蔚打断他喋喋不休的唠叨,微扬起下颚:“今个儿就算你把天捅了,你姑姑也自会护你周全,你有什么好怕的。”

    “我姑姑?”云承稚眼底满是呆滞,盯着这青年,看了又看:“您,认,认识我姑姑?”

    柳蔚摇头叹气:“傻乎乎的,让你说就说,别磨叽了。”

    对外人或许还有三分耐心,但这个也算是本家子侄,柳蔚端起长辈的范儿,把人唬得一愣一愣的。云承稚是真的被唬住了,心里百转千回,又犹豫了好一会儿,才点头道:“那日在广汉斋,学生见到了许多人,因京里大小书院,太府,武校,都是按的圣历,十日一沐,

    故此初三那日,除了学生所在的大和书院,京中其他书院学子,也都有假,而广汉斋为京城较为有名的大书斋,休沐之日上书斋买书的学子们,自也多不胜数。”

    “孟奇也在其中?”柳蔚问道。

    云承稚咬了下牙,豁出去似的点点头:“在。”

    “他与谁一同去的?”

    “学生不认得那些人,但知晓他们都是太府监生,因为他们都穿的太府禄服,与其他书院学生的常服不太一样。”

    “你听到他们说了什么?”

    “他们说了很多话,但让学生记住孟奇这个名字的,却是因为那位孟监生,做了一件事。”

    柳蔚挑了下眉:“何事?”

    “他……他将书斋柜台的小二打了。”

    这个昨夜容棱就与她说过了,柳蔚并不惊讶,又问:“为何打小二?”

    “好像是因为孟监生要买的书缺货,他就拿小二撒气,将对方殴掉了一颗牙,才肯罢休。”

    “与他同行的同伴,就没拦着?”“拦了,但是拦不住,他的朋友说,孟监生这是前日小考失利,让先生责罚了,故此借酒浇愁,喝醉了脑子,才胡乱打人,后来他们赔了钱,也向小二道了歉,此事便不了

    了之了。”

    “那之后呢,你可有再见过孟奇?”

    “见过。”云承稚面上终究闪过担心,声音到此时小了一截:“在广汉斋后门的小巷里,学生看到,那位孟监生将书斋小二,堵在巷尾殴打。”

    柳蔚眼神微微冷:“是之前在柜台那个小二?”

    “对。”

    “为何又要殴打他?”

    “好像是因为,那小二让孟监生丢了面子,他便谴了侍从将小二掳过来报复……”

    “之后呢?”“学生手无缚鸡,本不想招惹事端,但见那小二实在可怜,便在巷子拐角大喊有衙差来了,之后里头窸窸窣窣一阵,学生再去看时,只有小二趴在地上呕血,其他人都不知

    所踪了。”

    “你救了那小二,然后呢?”

    “然后……”云承稚到这里,又不肯说了。

    柳蔚上前一步,逼到他眼前:“然后孟监生发现是你从中作梗,便上前惩治你,他打你了?”

    少年深吸一口气,面色微微变白:“是。”

    堂下一片哗然。

    孟奇的父亲孟泰一张脸又青又黑,面对周遭不断涌来的视线,他只觉得一辈子的脸,都在这一刻丢尽了!

    那个不孝子,那个不孝子竟如此目无法纪,而他这个父亲,竟然,竟然从不知晓!

    “看你现在手足俱全,无病无灾,看来他打得你并不严重?”

    云承稚重哼一声,冷着脸道:“他倒是想打,不过,别人拦住了。”

    柳蔚眼前一亮,对,就是这里,这就是所有事情的开始。“被谁拦住了?”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