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1599章 贱名好养活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众人抵达来城县的第二天,云家人才接到消息,知晓他们来了。

    黑蛋急冲冲的跑到驿馆,见了容棱张嘴就问:“姑父怎么不提前通知一声,我好去接你们,这一路过来,没出事吧?山路边的野匪可不少。”

    下船后容棱也想到上次云家人提过的州府附近不安全,但是那时再通知人来接肯定来不及了,故此他选了三个面相老实的车夫,一路警惕,倒也没出什么意外。

    容棱随意寒暄两句,便进屋去叫外祖父。

    纪南峥与祝问松一起下楼,黑蛋是年轻小伙,不识两位白发苍苍的老太爷,故此犹豫着不知怎么称呼。

    容棱介绍一番,黑蛋这才知道站在前面的那位,竟然就是纪老太傅!

    顿时满脸崇敬,腰板都挺直了不少!

    “我,我,我听我爹提过您,太傅大人果然气宇轩昂,温文尔雅!”

    纪南峥愣了一下,年轻的时候这种夸赞倒是常听,老了还是第一回。

    黑蛋也意识到自己词不达意,红着脸道:“我,我没念过什么书……”

    纪南峥一脸慈祥的道:“我们阖家而来,没有打搅你们吧。”“没有没有。”黑蛋急忙摆手,着急道:“我爹,我娘知晓姑父驾临,特地让我来迎接,不知太傅大人也在,我,我这就回去告知,家里的长辈们肯定很高兴!太傅大人,我

    爹,我爹以前还见过您呢!”

    纪南峥与狼族后人只有过一面之缘,就是收养纪淳冬那次。

    当时作为代表,将孩子和书正式交给他的,是一位长得干瘦干瘦的中年男人,那男人身边还有一群灰头土脸的小孩,听这黑小伙说来,那群小孩里,应该就有他的爹。

    故人重聚,纪南峥也有些向往,便道:“不用特地告知了,咱们一道过去就是。”

    黑蛋连忙应着,手忙脚乱的扶着两位老人家上了马车。

    西北之地通常都用骆车,但是马车也不少,这次是来接贵人的,黑蛋下了血本,用的是非常稳健的疆马。

    但来时没想到姑父家会来这么多人,故此他又连忙到附近的租车行,借了一辆车,将两个小娃娃,并一个白发苍苍的青年也驮上。

    车子到了目的地,依旧是宁公馆,黑蛋狗腿的扶着老太傅的手,一路领着众人进了公馆前门。宁太公这回比上次更热情,看到容棱先就笑开了,云承稚帮着容棱做事也有一年多了,期间也写过信告知亲族寻找遗址之事,来城县云家人,知道族外孙女与外孙女婿真

    的用那“宣传”之法,将寻找遗址的事给外包了出去,都觉得非常神奇,对这夫妇二人的好感,更是日益月增。

    宁太公的发妻姓云,但他毕竟是个外姓人,故此除了借出公馆供云家人阖聚,平日甚少参与云家内族的讨论,今日也是相同,将容棱等人带进了书房,他便自觉离开了。

    书房里的人,比上次容棱柳蔚来时更多,且热情得不得了。

    当黑蛋郑重的介绍了自己扶着的这位,就是纪老太傅时,房中霎时一静,接着,李老太就在晚辈的搀扶下,蹒跚的亲自迎出来,恭敬的对老太傅行了大礼。

    纪南峥看老太太身体并不算好,也不敢受这个重礼,连忙托着人,将人扶到椅子上坐下,又对其他人报以笑意,让大家不用这么紧张。

    但大家就是紧张,一向稳重端正的他三叔公,这会儿脸都红了,梗着脖子站出来,慌忙的道:“我,我,我能碰碰您的手吗?”

    纪南峥尴尬了,可看那晚辈一脸憧憬的盯着他的手指看个没完,也只能硬着头皮伸出手去。

    他三叔公连忙握住他的手,然后快速松开,兴奋的站到人后去,捂着自己的双手不放。

    这是入了什么魔怔啊。

    李老太见状只能解释:“那孩子自小习文,太傅大人又素富学名,故此他才……莽撞了,还望大人莫要怪罪……”

    纪南峥闻言不禁失笑,道:“我也不是文曲星,摸我的手可没用,若想学业进步,诗才绝伦,还需痛下苦功,多多钻研。”

    他三叔公忙狠狠点头,连连保证:“学生定当刻苦勤书,笃学不倦!不负太傅大人教诲!”

    大人们寒暄不停,小孩子们也有自己的交际圈。

    狗蛋捧着一盘酥糕,走到小黎面前,友好的递出去,道:“请你吃。”

    小黎笑着接过一块,咬了一口,道:“好甜啊,真好吃,谢谢你。”

    狗蛋收获了一个小朋友,雀跃的又把盘子递到小黎身边的女娃娃面前:“你也吃。”

    丑丑看了看哥哥,见哥哥同意,才拿了一块,小口小口的吃了一点,然后抿着唇,露出笑意:“谢谢。”

    狗蛋看小姑娘笑的这么乖,就问小黎:“这是你的妹妹吗?”

    小黎点头:“是,她叫容夜,夜晚的夜,小名叫丑丑。”

    “丑?”狗蛋愣了一下,认真的端详小女娃的脸蛋半晌,然后说:“我觉得她很好看,比我妹妹还好看,一点都不丑。”

    小黎喜欢听别人夸他妹妹,因此谦虚的道:“娘说,贱名好养活。”

    “贱名好养活”五个字,却把狗蛋吓着了,他人就慌了,赶紧自报家门:“我叫云墨,水墨的墨,不叫狗蛋!”

    小黎愣了一下,有些不明所以。

    狗蛋也没反应过来自己说了什么,只紧忙强调:“真的,真的,我真的叫云墨,你会写字吗,就是上面是个黑,下面是土那个墨!”

    小黎只好点头:“我会写字,知道是哪个字,我叫柳小黎,黎明的黎。”

    狗蛋呆了一下:“你和你妹妹,不是同姓啊。”

    “恩,我跟我娘姓。”

    狗蛋表示了解,点点头,然后道:“我今年十岁,我好像比你大?”

    “对。”小黎唤了声:“小墨哥哥。”

    这声“小墨哥哥”可把狗蛋给激动坏了,他脸都乐红了,连忙“诶诶诶”的应了三声,整个人都飘上天了。

    小墨哥哥,不是狗蛋哥哥,是小墨哥哥,简直好听死了!

    丑丑跟着哥哥说话,像只学嘴的鹦鹉,也跟着喊:“小墨哥哥。”

    狗蛋已经兴奋得不会说话了,他手足无措一会儿,然后一拍胸脯,保证道:“在这来城县里,哥罩你们!”小黎和丑丑都是有教养的好孩子,狗蛋却是在西北荒地行走多年的野孩子,两个乖孩子不知新认的小哥哥所谓的罩他们,是什么意思,但是这个小哥哥好像很豪迈,所以他们也乐于跟在小哥哥屁股后面,被他领着到处玩。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