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全职高手  剑来  逆天邪神  魔道祖师  醉迷红楼  赘婿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1602章 小黎验伤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无事。”容棱摸摸小黎的头顶,道:“辛苦了。”

    小黎摇头,认真的道:“爹,他们是谁?冲着我们来的吗?”

    容棱沉着脸,摇了摇头,片刻,他起身,牵起小黎的手,道:“去衙门验伤。”

    小黎一愣:“什么?”

    “你受伤了。”

    小黎摇头:“我,我没有啊……”

    “你有。”容棱声音很冷。

    半个时辰后,容棱带着小黎,在云家众人的簇拥下,抵达了来城县府衙,来城县县令一脸莫名的被拉了出来,然后就看到了一张牌子。

    “汝,汝降王督军令?”县令颤颤巍巍的抖了一下。

    “劳见贵州府尹。”容棱开口直言。

    县令哆嗦了一下,问:“大,大人这是何意?”来城县隶属天石州府,府尹衙门不在来城县,但县内若是来了大人物,还出了什么事,被迫惊动府尹大人,这就是他这个县令办事不利了,来城县令不知情况如何,自然

    壮着胆子,也要先问个清楚。

    “这是犬子。”容棱突然伸出手,将背后的小黎带出来。

    小黎懵懵的站在那里,仰着头与来城县令四目相对。

    县令沉默了好久,也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好。

    该夸小孩可爱吗?按程序夸,还是直接夸?有什么提示吗?

    就听容棱说道:“他在贵县,被袭重伤。”

    “重,重伤!”来城县一惊,顿时看向那小男孩,然后看了很久,见他的确白白胖胖,好胳膊好腿,声音就变得不确定了:“重,重伤吗?”

    “县令大人管吗?”清冷的男音直接问。

    县令能说什么,县令只能吭哧了一会儿,硬着头皮道:“管,管吧。”

    容棱对跟着前来的云九使了个眼色。

    云九立马拉着县令,到旁边道:“袭击小公子的人,就住在城北天意客栈,一共十九个人,有男有女,他们长得……”

    一刻钟后,十七张通缉令出来了。十七人是云九一开始探查到的十七个外地人,两人是之前在宁公馆袭击三个孩子的凶徒,但最后画像证实,原来宁公馆的二人,也是十七人中的其二,故此通缉令,最后

    就是十七张。

    ……

    另一头。

    楼?青一边护着受伤的楼雪,一边带着人,快速往宁公馆后面的小巷走。

    走到半路时,半身是血的女子揪住了他,狠狠一咬牙,道:“师兄,你回去。”

    看着气若游丝的师妹,楼青板正了脸:“已经损失这么多兄弟了,你不能有事。”

    楼雪摇摇头:“正因为已经失去这么多同伴,你才不能离开,守住那个地方,才能见到我们要见的人。”

    “可是……”

    楼雪握紧他师兄的手腕:“没有任何事,比任务更重要,包括我的性命。”

    楼青长吐口气,像是被楼雪说服了,眼神有些疲惫:“方才动手那人,分明是个孩子,却内力深厚,武艺不凡,宁公馆内藏龙卧虎,我在想,是不是出了什么变数。”楼雪也沉默了起来,片刻道:“无论是什么变数,我们必须迎难而上,几次交手下来,对方已经发现我们追的紧,这次,许胜不许败,楼安和楼汉已经潜伏进去了,这宁公

    馆是最后一道防线,你马上回去,随时接应楼安楼汉,不能让他们再出事。”

    楼青看着师妹胳膊上流出的鲜血:“你真的没事?”

    “没事。”楼雪摇摇头,轻推了楼青一下,转身,迈着踉跄的步伐,钻进小巷。

    楼青心底天人交战,最后对主人的忠诚战胜了儿女私情,他悄然无声的再次爬上宁公馆的墙头,隐蔽在无数茂盛郁葱的树植物中,往着偏殿小湖泊的方向蔓去。

    ……

    另一头,县府衙门内。

    来城县令听着云九的分析,脑子都涨大了,整个人都是懵的。

    “小九,你,你说的是真的?”过了好半晌,县令大人才找回自己的声音,可说出的话,却是磕磕巴巴的。

    云九叹了口气道:“是容大人说的,就是方才堂上那个,人家是京官,又是王府里的督尉,人家见识不比我们大?”

    “可,可我事前并未收到任何边关战报……”“不是西边的,是南边来的。”来城县位于西北之地,再往前面,就是两境关塞,如今西疆戈壁上,还有着大批防边军,时不时就要和关外贼军打上两回,云九压低了声音:“西边的阿尔族与我国领土相隔最短,后有沙漠五族支撑兵马,一直是我国西疆防边军的头号敌人,还好咱们军队实力强劲,又有葛老将军亲自镇守,天石州才有数十年

    安康之日,这次潜入城的这群外地人,的的确确就是异族奸细,但他们不是关外的蛮人,而是南海域下的海盗兵。”

    来城县令人都慌了:“南海域的海匪,与我们有何关系,干什么千里迢迢,横跨半个中原,跑到我们西北来?”“不知道。”云九道:“那两个袭击容大人儿子的匪徒,皮肤黑而偏紫,周身遍布刀疤,手指的部分,指甲都是劈了的,整个人粗糙干裂,孔武有力,容大人说,这些都是南

    海匪的特征,因为烈日的暴晒,与常年游于大海之上,他们的体貌特征,比起关外的蛮人,更加鲜明,故此一经交手,容大人就判断出了他们的来历。”

    来城县令小声问:“容大人和他们交手了?”云九没敢说交手的是容大人的儿子,就是那个看着干干净净,细皮嫩肉的小娃娃,他怕说了县令更加不信,只能撒谎不眨眼:“当然,正是容大人出手,才将他儿子从海匪

    手上救出来的,没听他说,那孩子身受重伤了?”来城县令迟疑了一下,看云九真的不像在编瞎话,就忍不住开始自我检讨,他觉得自己方才看到那小男孩活蹦乱跳的,就以为人家是装病,可能是太肤浅了,云九现在一分析,他就觉得,那孩子外表看不出受伤,或许是因为患的是内伤,内伤严重起来,可比外伤更损人寿命,这么想着,县令就有些愧疚,赶紧拍胸脯保证:“放心吧,本官着人掘地三尺,也必将那十七个外地贼人一一挖出!”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