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剑来  逆天邪神  全职高手  永夜君王  赘婿  金瓶梅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1604章 丑丑能听懂这蛇说话?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纪南峥将孩子小心放回床上,出来就要兴师问罪。

    祝问松赶紧抢先一步道:“纪大哥,丑丑真的有问题,我亲眼看到了,她给水里的那人送馒头,她一个两岁的孩子,怎么可能自己干出这样的举动?这实在是太奇怪了!”

    纪南峥质问的话卡在喉咙,犹豫一下,问道:“那你认为她这是怎么了?”

    祝问松摇头:“我不知道,就是不知道才想问她,结果这个小崽子,直接哭了,我感觉她就是不想回答才哭,这孩子不对,真的不对。”

    纪南峥沉默下来,过了半晌才道:“等容棱回来,告诉他一声。”

    容棱领着小黎回来时,已经接近傍晚了,先去了衙门,再去了城北的客栈,跟着衙差跑了一路,满城通缉人,忙活完后,天都快黑了。

    容棱来宁公馆打算接家人回驿馆,但因为丑丑睡了,宁太公便让他们今晚别走,就留宿在这儿,然后立马命人去收拾客房。

    祝问松趁机就把丑丑白日的行径讲了一遍,容棱听完后,果真脸色大变,小黎在旁听着,还有些懵懂:“所以,那两人又回来了?”

    “只有一人,男子。”即便隔得老远,但依照祝问松的武艺,足矣轻易确定湖底人数,甚至性别。

    小黎满脸复杂,看着一帘之内,正趴在床上睡得打呼噜的宝贝妹妹,不知该说什么好。

    无论在谁眼里,丑丑这个举动,都太奇怪,太奇怪了。

    因为丑丑没醒,大人们即便满腹疑虑,也没办法当面求证,这一夜,就这么稀里糊涂的过去了。

    第二日清晨,丑丑睡得早起的早,起来后,就看到床外侧的哥哥。

    她凑过去,拿胖胖的手指,戳了戳哥哥的鼻子,见哥哥没有醒,便小声小气的爬下床榻,趿着鞋子,挪到房门外。

    早晨的院落清净非常,丑丑迈着小短腿,一步一步走到院子外的小草坪前,不过一会儿,一条蜿蜒盘旋的小绿蛇,就沿着树枝,慢慢爬到了她的头顶上。

    丑丑高兴的仰头唤道:“阿碧。”

    小绿蛇对着她嘶嘶的吐信子。

    丑丑伸出短短的小胳膊,往上够了一下。

    小绿蛇顺势滑落到她的手掌中,然后沿着她的胳膊,将她轻轻环绕着。

    “阿碧,我给金鲤鱼送了馒头,但是师祖爷爷说金鲤鱼是坏人,我是不是做错了?”

    “嘶嘶嘶……”小绿蛇仰着头,继续对她吐信子。

    丑丑闻言便点点头,笑着道:“对,师祖爷爷没有养过金鲤鱼,肯定不知道金鲤鱼要吃馒头。”

    “丑丑!”清冷的男音自身后响起,丑丑一扭头,就看到爹爹满脸铁青,正朝她走来。

    丑丑下意识的唤,奶声奶气:“爹。”

    话音未落,她爹已步到她面前,伸手,掐住她胳膊上那条小绿蛇的七寸,指尖狠狠一扣。

    顿时,小绿蛇发出惊恐的嘶鸣声,整个身子七蜿八绕,攻击一般,对袭击它的人,仰起上身。

    容棱二话不说,捏住这蛇头,动作迅速的,就要抠出它的蛇胆!

    丑丑发现小绿蛇很难受,紧忙求饶:“爹爹,你弄疼阿碧了,阿碧都叫救命了。”

    容棱顿了一下,紧紧盯着脚边的女儿,沉默了片刻,才问:“你听到它喊救命?”

    丑丑着急的点头,道:“对!爹你听,它又喊了,爹,阿碧疼,阿碧疼!”

    一个时辰后,一只被关在笼子里的蛇,与一个被蛇迷惑的小女孩,被架在了房间的椅子上,面对众位大人的审问。

    纪南峥最先发问:“丑丑能听懂这蛇说话?”

    祝问松又问:“就像柳蔚和小黎能听懂珍珠说话那样?”

    小黎最后问:“蜘蛛可以吃蛇吗?小花这阵子胃口一直不好。”

    陷在宽大椅子里的小女娃,搂着怀里这个铁丝勾的小笼子,与笼中的小绿蛇,一样耷头耷脑,模样瞧着,要多委屈,有多委屈。

    “说话!”容棱冷喝道。

    丑丑抖着小嘴儿,颤了一下,然后期期艾艾的道:“昨,昨天,爹爹和哥哥出门后,我,我在草丛里,见到阿碧,阿碧……阿碧说,说它的主人,受伤了。”

    小黎挑起眉毛:“它的主人,是我昨天打伤的那个?”

    丑丑不知道,狐疑的低头看向小绿蛇。

    小绿蛇也听不懂人话,迷茫的望着小女娃。

    然后丑丑就小声气的给它翻译:“哥哥问,阿碧的主人是谁?”

    小绿蛇这才明白,轻轻的吐了两下信子。

    丑丑就缩着脑袋,看着哥哥道:“阿,阿碧说,哥哥昨天打的,就是它的主人。”

    小黎看向爹爹。

    容棱沉默一下,起身,将蛇笼子放到案几上,握住女儿的双肩:“从何时开始,你能听懂动物说话?”

    丑丑呆呆的眨了下眼,扁着嘴说:“一,一直都能听懂。”

    “第一次听到,是什么时候?”

    丑丑回忆了一下,有些记不清了,仰头看向她太爷爷。

    纪南峥愣了一下,面对容棱质问的目光,难得的有些磕巴:“我,我不知道……”

    祝问松倒是发现了问题,看着丑丑问:“丑丑是说,第一次听见,是与你太爷爷一起的时候?什么时候?”

    丑丑小声的嘀咕一声:“狼……”

    容棱瞳孔一缩。小黎也跳下椅子跑过来:“白狼?丑丑第一次说话的时候?对,当时我们一直不知道,丑丑为什么会叫狼,有人教她的,果然是有人教她的!是谁?丑丑,是谁让你叫狼的?”

    丑丑摇摇头,她已经记不起来了。

    小丫头很害怕,她眼眶红红的,无助的看着众人,问:“丑丑,是不是做错事了?”小黎忙将妹妹抱住,拍拍妹妹的背,道:“没有没有,哥哥只是想问清楚,丑丑可以和哪些动物说话,丑丑还记得小时候,院子里着火吗?是不是也是有人告诉你,所以你

    才告诉太爷爷的?”

    丑丑没吭声,就把脸埋进哥哥怀里,小孩子的记忆有限,太懵懂时期的事,她真的不记得了。

    容棱看女儿这样,也猜到事情前后,很多以前找不到答案的事,现在却一下子豁然开朗了。丑丑能听懂动物说话,就像柳蔚和小黎一样,他们是一家人,他们有同样的天赋,区别只在于,柳蔚和小黎,只能与珍珠产生心电感应,但丑丑的能力,显然远远超于她的娘亲与兄长。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