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1606章 是不是过火了,真熟了?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丑丑,你问问阿碧,阿碧的家乡是哪里?”纪南峥开口。

    丑丑犹豫一下,重复了太爷爷的话,但笼子里的绿蛇并没有反应。

    丑丑看着太爷爷,扁着嘴说:“阿碧不吭声。”

    纪南峥料到会这样,冷着脸道:“那你告诉它,今晚就吃蛇羹!”

    丑丑没吃过蛇羹,不知道好不好吃,但她还是老实的给阿碧说了。

    然后就看到阿碧陡然扬起上身,对着笼子外的老人家嘶嘶的吐信子,一双眼睛冰冷危险!

    丑丑见状皱了下,拍了下笼子顶:“阿碧不可以凶太爷爷,太爷爷疼丑丑,阿碧凶太爷爷,丑丑就不喜欢阿碧。”

    小绿蛇似乎因为身份被拆穿,已经有点破罐破摔了,也不想跟小女孩装好朋友,就吐着信子,又对着小女孩也嘶嘶了两下。这下丑丑有点生气了:“太爷爷不会吃阿碧,但是太爷爷说话,阿碧要听,太爷爷是家里最有学问的人,娘都要听太爷爷的,阿碧不听话,阿碧就不是好孩子,哥哥说,不

    是好孩子的小朋友,晚上睡觉要被妖怪吃掉。”

    小绿蛇大概不耐烦与小女孩童言童语了,背过身子,拿蛇尾对着她,攻击似的上半身,也缓缓滑下来,将自己盘成一个卷。

    这下纪南峥还没说什么,丑丑反而生气了,跳下石凳,瞪着笼子里的小绿蛇说:“丑丑不喜欢阿碧了!”

    说完,迈着摇摇晃晃的步子,跺着脚往屋子里走去。

    纪南峥见状挑了挑眉,审视的目光定格在小绿蛇身上,然后他镇定的起身,提着笼子,去了厨房。

    一开始小绿蛇还自视甚高,一副绝不屈服的姿态。

    可当纪南峥吩咐人开始烧水,又拿了刨蛇刀出来比划,小绿蛇就开始不安了。

    它对这老人家吐信子:“嘶嘶嘶……”

    纪南峥也不搭理,眼睛根本不看小绿蛇,就盯着锅里的水,等着水开。

    小绿蛇嘶鸣得嘴都干了,吭哧了好一会儿,累了,就把自己卷成一团,贴着笼子一角,卡进角落,做出一副打死不出来的姿态。

    过了一会儿,它出不出来都不重要,因为纪南峥把笼子倒过来,把它直接拍进了热水里。

    小绿蛇疯狂扭动,眨眼就要腾出锅子。

    眼疾手快,纪南峥一把将木盖盖上,隔着盖子,“嘶嘶”的声音,依旧不绝于耳。

    蛇不容易死,你把它砍成两节,它都还得挣扎好一阵,因此过了大略一刻钟,纪南峥将盖子打开时,看到的小绿蛇,已经红透了,正奄奄一息的浮在水上,动都没力气。

    纪南峥拿了大漏勺,将蛇整个捞出来,又放进笼子里,隔着笼子看它。

    小绿蛇恢复了好久,都没起色,纪南峥有点拿不准,是不是过火了,真熟了?

    正在他犹豫不决时,那小绿蛇腾地立起来,用最后一口力气,对着纪南峥嘶鸣,似恐吓。

    纪南峥看它如此反而放心了,闲适的坐到一边的椅子上,漫不经心的哼小曲。

    等到再把小绿蛇提回去,让丑丑来翻译时,小绿蛇的态度好多了。

    丑丑还记着阿碧骂太爷爷,所以不爱和阿碧说话,但太爷爷叫她过来,她又要听太爷爷的,所以还是过来了。

    但这次她再问阿碧,家乡是哪里。

    阿碧就说了。

    “聊州,浦如县。”丑丑说完,迷茫的望着太爷爷,问:“那是哪里?”

    聊州比邻两江,在安江上游,离海境不远,一般的水匪海盗,也都在那边出没。

    到底是做过朝廷命官的人,纪南峥对仙燕国的地理风土很熟悉。

    “它的主人叫什么名字?”

    丑丑又问了阿碧。

    这次小绿蛇犹豫了很久,才吭吭巴巴的说了。

    “不拉?”丑丑说的时候,自己都觉得怪异。

    但说出这个音后,纪南峥却猛地抬眼:“木拉族?”

    丑丑连忙点头:“对对对,是这个。”

    木拉族不是仙燕国的民族,是与仙燕国隔海相望的真阳国的大族,而真阳国属于仙燕国的辅国,年年岁贡,对仙燕国非常尊敬。

    所以那些水匪,不是仙燕国人,是外族人?

    甚至可能是……真阳国的皇族子弟?

    纪南峥陷入了沉思。一个小国,对另一个大国俯首称臣,这不是多稀奇的事,只是这整个国家还不足仙燕国一个州府大的小国,竟然敢派皇族儿女,侵入别国领地,甚至到蛮夷四起的边关图

    谋不轨,这其中野心,可就耐人寻味了。

    纪南峥又问了一些问题,遭受过严刑的小绿蛇,没有多少挣扎,都老实回了。

    纪南峥便去找容棱,将前后与他说了,而后自己立马执笔,要给葛老将军通风报信。

    再说另一边,自宁公馆二次离开的楼青与楼雪,躲在了城中一个昏蒙的赌场。城里上下现在都是他们的画像通缉,再住客栈显然是不现实的,故此在黄赌毒中,他们选择了赌馆,这里烟雾弥漫,人声鼎沸,且人员复杂,三教九流,在这里躲藏,再

    合适不过。楼雪昨日被打伤,此刻已经包扎妥当,在赌馆一处角落,她与自己的师兄楼青耳语:“我们的计划失败了,样貌曝光,楼安,楼汉还失去联系,现在对方更加谨慎,我们得

    手的机会微乎其微。”

    楼青有些愤怒:“明明是那异族人偷走我们国中圣物,最后却反倒说得像我们意图不轨一般,仙燕国人,太可恶了。”“嘘。”楼雪按住师兄的胳膊,对他摇了摇头:“隔墙有耳,总之,师兄弟妹出事的出事,失踪的失踪,现在只剩你我二人,不管任务再困难,我们也必须完成,这是君上对

    我们的信任。”

    楼青点点头,又看着楼雪的眼睛,道:“今晚的行动,你别去了,我自己去就好。”

    楼雪皱眉:“人手已经不够,只有你一人,岂不是更加……”“阿雪。”楼青捉住楼雪的手,指尖摩挲一下:“你得活着,如果我也失败,你得活着回去,禀报君上。朝中因为圣物失窃之事,已经频频爆发政乱,君上只有你这个女儿。”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