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1611章 回国的方法,就藏在遗址里?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1611章 回国的方法,就藏在遗址里?

    这孩子,不就是昨日与他们交手的那个?

    身手矫捷,出手狠辣,招招致命,若不是他们昨日跑得快,楼雪岂是只伤一只胳膊,怕是命都得搭在这孩子手上!

    “爹……”小男孩是睡着被吵醒的,样子很不开心,还撅起了嘴:“你把他们带回来做什么?”

    容棱坐到院中的石凳上,小男孩便顺势跑到他怀里去,还把脑袋搭在男人肩膀上,没精神似的打了个哈欠。

    “发现些有趣的事。”容棱说着,将儿子抱稳了一些,道:“困了就进去睡。”

    小男孩没去,却目光冰凉的看向眼前两个生人,冷冷的说:“我不放心他们,他们走了我再睡。”

    这两人竟是父子?

    楼雪看向楼青,楼青也看着她,二人四目相对,眼底俱是惶惶。

    他们不知,这男人今夜的举动,到底是想做什么?对他们,又有没有恶意?

    院中的氛围,变得有些古怪,双方对峙片刻,屋中传出拖沓的脚步声。

    小黎耳朵尖,第一个听到了,扭头去看,就见穿着亵衣的丑丑,正扶着门扉,慢吞吞的走出来。

    小黎跳下容棱怀抱,过去将妹妹抱起来。

    “你怎么起来了?”

    丑丑眼睛红红的,因为没睡饱,看到哥哥,就自然的搂着哥哥的脖子,整个身体重量挂在哥哥身上。

    “嘘嘘。”她说着,看向院中两个生人,辨认了一会儿,似乎没认出,就迷茫的望着哥哥。

    “不相干的人。”小黎说着,抱着妹妹去了净室。

    等丑丑尿完,洗了手,被哥哥抱回来,在路上,她才反应过来,“啊”了一声,叫道:“是阿碧的主人!”

    小黎按了按丑丑的脑门,把她直接往屋里带,说:“别管这些,不关你事。”

    丑丑撅着嘴嘟哝:“哥哥,你把阿碧还给那个姨姨吧,阿碧想跟主人走。”

    小绿蛇此时被关在笼子里,丢在房间外室,路过房门的时候,小黎顺势瞥了眼,就见笼子里的绿蛇不安的一直游走,嘴里发出嘶嘶的声响。

    估计是感觉到主人就在附近。

    “我一会儿问问爹。”小黎没有擅自答应,院子里的两人是爹带回来的,爹肯定有主张。

    丑丑这就安心了,打了个哈欠,没一会儿就眯着了。

    小黎在屋里陪了她一会儿,见她真的睡熟了,就把被子叠起来,挡住床沿,自己下床又去了外面。

    院子里只有两人,小黎看到被自己打伤过的女子已经不见了,只剩下个青年男子与爹在说话。

    小黎走了过去。

    容棱正好也结束了话题:“天亮前,自己走。”

    男子恭敬的应了一声,对容棱鞠了个躬,然后看到他身后的小男孩越走越近,犹豫一下,也对小男孩鞠了个躬,小黎看着他,出于礼貌,只能微微颔首,算是回应。

    男子进了院中另一间房,小黎这才抬头望着爹爹。

    容棱伸手摸了摸儿子的脑袋,道:“去睡吧,他们快走了。”

    小黎疑惑的问:“爹,你要做什么?”

    容棱牵着儿子的手,将他带进房,见周围没有人了,才从怀中掏出一个巴掌大的小陶罐。

    小黎盯着那罐子,不解其意。

    罐子小小的一个,看似精致,用料却很粗糙,不是上等的瓷器,甚至不是中等的,像是用粘土随便做的,可周遭又镶嵌了不少宝石,瞧着华贵非常,又华贵得像一滩烂泥上,顶了个金元宝,总之不伦不类。

    “这是什么?”

    “木拉族圣物。”

    小黎抓抓脑门:“木拉?”

    “今夜顺道偷的,据说很重要。”

    “看起来……”小黎左右绕着瞧了一会儿,半晌,摸着下巴下结论:“像装酱油的瓶子。”

    “是很像。”容棱说着,将那罐子随意放到桌上,督促儿子:“快去睡,小小年纪,不要熬夜。”

    小黎爬上了床榻,内侧丑丑睡得很规矩,抱着兔子布偶,盖着软软的小被子,呼吸匀称。

    但小黎没有躺下,而是犹豫着跟他爹谈起心事:“爹,我们到来城县不是为了借阅云家典籍,好从中查出返回青云的办法吗?那这里发生的其他事,我们也要管吗?”

    柳蔚带着魏俦与钟自羽上了西进县,柳蔚的观点,是认为既然几次三番跨越两国的中转地,都是西进县,那西进县必然就是其中关键,故此,她决定抵达西进县,去探查周边地质地壳,从中研究出触发海龙卷,从而连接两个国域的原理。

    她的这种探查方法,属于大海捞针,容棱控制不住她,又知她心有挂念,故此没有拦她。

    可同时,容棱有自己的看法。

    容棱没有柳蔚那么多理论知识,换句话说,他没有柳蔚那么强的好奇心,同样是为了寻找回国之路,柳蔚倾向于抽丝剥茧,从大气层结构上,分析事故变化进程,就如她自己说,她不信鬼神,不信妖邪,只信万物皆有迹可循,有理可破。

    但容棱不同,他甚至不是柳蔚那种打破沙锅问到底的性格,他认为过程不重要,重要的是结果,容棱办事做事,向来追寻的就是个简单粗暴的结果。

    柳蔚的名字出现在狼族族谱里,其中关键还有外祖父。

    狼族前辈为何孜孜不倦,至死也要寻找那个子虚乌有的遗址?遗址里面到底有什么?遗址又与族谱有何关系?又与柳蔚有何关系?

    族谱里没有记载柳蔚母亲,甚至弟弟,只记载了外祖父与柳蔚二人,可同时,却又奇怪的提到了容棱,小黎,和丑丑的存在。

    恰好的,族谱里写过的人,又都因缘际会的来到了仙燕国。

    没有出现在仙燕国的人不曾记载,出现过的才被记载。

    云家人说,这些族谱来路不正经,有些内容,甚至是祖先们做梦梦到的。

    这种梦,如果就是一种预言,是不是就可以说明,他们来到仙燕国,是命中注定?

    同时狼族又在穷极一生的寻找遗址。

    遗址,他们,二者的联系是什么?

    如果,祖先早已预言到他们会来到,并且同时叮嘱后辈不间断的寻找遗址,那是否说明,回国的方法,就藏在遗址里?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