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1620章 小黎轻轻一笑,深藏功与名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1620章 小黎轻轻一笑,深藏功与名

    三人一时都犯难了,小黎站在旁边,听出了前因后果,他倒是机智,轻笑一声,自信道:“我有办法。”

    三人同时看向他。

    小黎一脸神秘:“解铃还须系铃人。”说完,端着一碗热水,走进里屋,三人远远地,就听到小男孩清脆的声音响起:“娘,喝口水吧……哎呀……”

    “哐当!”

    三人一同走去,就看到里屋门口,小黎打翻了热水,碗掉在地上,摔成了八瓣。

    而被这巨响一惊,本来睡得好好的丑丑,揉揉眼睛,醒了。

    小黎表示自己没有烫到,并且主动的去拿拖把来拖地。

    柳蔚的注意力便集中到了迷迷瞪瞪的小女儿身上。

    丑丑陷在被子里,望着床畔的娘亲,短短的小手往上伸。

    柳蔚将她抱起来,半搂着问:“还难受吗?”

    之前丑丑下船时淋了雨,一路上山都面色不佳,进了屋子后脸就开始发烫,现在睡了一觉虽说没有继续发热,但柳蔚还是怕她头晕胸闷。

    丑丑把脸贴在娘亲胸口,摇了摇头,说:“不难受。”

    嘴里说着不难受,身子却没骨头似的赖在娘亲怀里,动都不肯动。

    柳蔚只得继续抱着她,两个月不见,她也想这丫头得紧。

    小黎这时进屋将地拖了,离开前,杵着拖把杆,笑了一声:“丑丑没生病真是太好了,丑丑你是没瞧见,方才你晕晕乎乎的,娘可担心了。”

    丑丑闻言,小脸红红的,短胳膊往上够,够住娘亲的脖子,牢牢的攀住,一脸依恋。

    柳蔚也微笑起来。

    小黎又问:“丑丑想娘吗?”

    丑丑点点脑袋:“想。”

    “那丑丑有什么话想对娘说吗?”

    丑丑呆了呆,看看哥哥,又看看娘亲,胖胖的手指揉了揉后脑勺,似乎不知道自己要说什么好。

    小黎提示她:“这段时间发生了那么多有趣的事,丑丑不想说给娘听吗?”

    “想的。”丑丑立刻回答,然后振奋的从娘亲怀里坐起来,看着娘亲的眼睛,道:“娘,我交了一个好朋友,它叫阿碧!阿碧可厉害了,阿碧什么都知道!”

    柳蔚:“……”

    小黎看丑丑已经上道了,便提着拖把扭头离开。

    出门后,见到门外还站着的三位长辈,小黎轻轻一笑,深藏功与名。

    晚上的炒蛇段没有如期上桌,碧绿的小蛇被放进了另一个铁丝笼子里,这笼子是柳蔚去找岛民借的,钥匙她亲自保管。

    丑丑并不知道大人们因为阿碧,白日曾发生过一场革命,她只是很话唠的拉着娘亲,把过去的两个月,发生在自己身边的所有鸡毛蒜皮的小事都拿出来说了一遍,说得天黑透了都不想睡觉。

    柳蔚好不容易将她哄睡着,出了房间,就看堂屋里,没有容棱的身影。

    婆孙二人的小木屋只有三间房,一间堂屋,两间寝房,现在突然来了这么多人借宿,屋子肯定住不下,最后大家商议后,就成年男性在堂屋打地铺,老弱妇孺分开两边睡寝房。

    堂屋里没有容棱,柳蔚就去院子里找,逛了一圈儿,才在后院的井旁看到他。

    此时天上的雨已经停了,空气中弥漫着黏腻冰凉的湿气,天边时不时还有闪电划过。

    柳蔚知道,现在的停雨只是短暂的,最迟明天早上,这场雨又会继续下起来,到时候情况又会变成什么样,现在没人知道。

    容棱注意到身后的脚步声,回过头来,就见柳蔚拢着一件薄衫,双手环臂走过来。

    待到走近时,容棱朝她伸出手。

    柳蔚盯着他那截手臂看了半晌,才一脸不乐意的牵住,任由容棱将她拽到井岸的石墩上,坐下。

    “你对现在的情况,是什么看法?”

    坐下后,柳蔚便直奔主题。

    这场突如其来的骤雨,是个关键,她现在有些想法,但需要结合容棱的看法才好实施,她不知道容棱是否有别的打算,如果是,他们就需要协调。

    容棱侧眸看着她,将她的手牵住,握在掌心,十指紧扣。

    柳蔚出言催促:“容棱。”

    “你决定吧。”容棱随口说着,而后抬眉看她一眼:“你不是有计划了吗?”

    柳蔚被他这笃定的眼神看得一乐,不愿意笑,但还是被逗笑了,她点点头,不再卖关子:“这雨不对,风也不对,白日我特地与师父谈过了,还问过国师,他们都觉得,这天气的确是有问题的,就这两日,我想,会有强台风袭来。”

    容棱尽管不太理解台风的构成,但也“嗯”了一声,目光看向前方:“我们要走吗?”

    “走不了,附近只有门石岛一块陆地。”

    “那你欲如何?”

    柳蔚坐直了些:“等。”

    “等什么?”

    “等台风过境。”

    容棱似乎明白柳蔚的意思了:“你想赌一把?你认为,这场风雨,能助我们回青云?”

    “怎么可能?就算假设我们真的可以如来时一般,通过海难回到青云国,但也不是这场强台风。”

    容棱挑眉:“哦?”

    “这是两回事。”柳蔚看着对方道:“第一,我根本不同意通过这种不确定的诡异方式穿梭两国,在我眼里,这个操作存在了太多不确定因素,这不是赌博,是赌命,我们都只有一条命,赌不起。第二,你我,包括外祖父,师父,所有人来到仙燕国时,都是通过魔鬼海进入,随后抵达两江,靠近西进县,但我们现在所在的是大江县附近,大江县与西进县一北一南,我们想要用同样的方式回去,那第一前提,坐标已经错了。所以这场强台风就算真的刮过来,对于我们回国,也没有任何价值。”

    “那你要等什么?”容棱问。

    柳蔚抬眸,看着山下,悠远黑暗的江水:“等大江县出现。”

    容棱沉默起来。

    柳蔚道:“大江县已经被淹没了,整个县城消失在水底,但我相信,只要存在过,痕迹就无法磨灭,我和你都找不到确切的大江县遗址位置,我们所看的地域古志最早的也是一百年前,而门石岛是距离当时的大江县最近的陆地,这就是我们全部的线索,可这其实是不够的,所以,我打算在这里等着,等到台风来临时,我要看看,看看这附近,哪里能浮现出大江县的旧影。”

    容棱险些以为自己听错了:“你觉得大江县会浮起来?”

    “当然不可能。”柳蔚奇怪的看着容棱:“我看着像这么不切实际的人吗?”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